:::

副刊

【轉角小確幸】此物最相思

◎楊崢

    傷口隱隱作痛,但她還是想跑跑。

   一次兩次,原本跑不動也不願意跑的她,強迫自己一定要跑出去。

   第一次跑,跑了一個多小時,迎著風,肺都要炸開,但眼淚乾得很快。跑得慢,但Keep Running。

  已經過去了半個夏天和一個秋天,時間依舊前進。

  隔壁同事很久的女人說是厭倦了每天捏著嗓子,要找一份可以呼吸流動的空氣和可以遇到男人的工作。

 看著突然清空了的辦公桌,她也想著是不是該改變自己的日常。

 那天在樓梯間她踩空了腳,手上那一箱紙跌到一樓,膝蓋擦破了皮。

 晚上她有點發高燒,翻來覆去睡不著,點亮燈看見自己腫得像碗公的膝蓋。

面速力達母拿來塗了厚厚的一層,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從小到大,不管牙痛、蚊子咬或扭傷,外婆總是會幫她塗面速力達母,那沁涼的味道刺激了味覺,像一首只唱給她的安魂曲。

 早晨起床後她就想跑步,清晨的公園塞滿了人,她繫緊鞋帶就跑出去,繞著人行步道,繞過一個又一個的人和狗,但膝傷仍隱隱作痛。

 難得在平日排假的她跑步後去了市場,水柿黃橙橙地削好裝在乾淨的塑膠袋裡向她招手。

 她找了賣雞肉的阿婆,兩隻土雞腿付了三百元,打算今晚燉一鍋四物湯。

 她買了菠菜、小黃瓜和空心菜,還挑了一袋馬鈴薯。

 等公車時,她想著三天連假該做些什麼,她突然很想念在家時,每個星期天早上外婆都會從市場買回家的燒餅。突然,好想念那個味道。

 公車遲遲不來。旁邊一個阿嬤也帶著小孫女吃著紅豆餅等公車,小女孩嘴角沾了一點紅豆泥,看起來很討喜。

 她從包包裡拿出面紙遞給阿嬤。

 「快向漂亮姊姊說謝謝。」阿嬤連聲致謝。

 小女孩接過面紙,童音和著豆泥香。「謝謝漂亮姊姊。」

 她回了一個真心的笑容。

 「怎麼沒有請姊姊也吃一個?妳看,袋子裡還有兩個。」

 小女孩看了一眼袋裡,想了一下伸手進去挑了一個遞給她。

 「這個是紅豆的,因為阿嬤喜歡吃奶油的,所以把奶油留給阿嬤吃。」

 「我喜歡紅豆,但是我吃了妳就沒有了,所以妳留著,看著你吃,我覺得很香,就像姊姊自己吃一樣。」

 「唉唷,怎麼會說阿嬤喜歡,要先問姊姊喜歡哪一種口味呀!」阿嬤急著拿起袋子給她,「小孩子比較不懂禮貌,妳挑一個喜歡的來吃。」

 她笑笑搖了手,「我剛在市場吃了一碗粉圓,太飽了,謝謝您,我真的吃不下,留給您和妹妹吃就好。」我們相視而笑。

 遇見有禮貌的人,感覺很舒服,即使吹著入秋的風,也不覺得微涼。

 她的阿嬤已過世好幾年,她也一直被教育要當個有禮貌的孩子,不知過去的她,是不是在路人眼中也是個有教養的小女孩。

 好想再回島上吹吹東北季風,咬著鹹香的燒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