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春夢了無痕

◎文景

 我們常感嘆世事如夢,又覺得人在臨終時回顧一生,彷彿一場春夢,夢醒時一切都了無痕跡。大家都聽過、也常說「春夢了無痕」,卻很少深究它從何而來?其實它是蘇東坡的詩句,而且這首詩是「和前韻」而寫的,換句話說,這首詩之前還有一首同韻詩。

 〈正月二十日,往岐亭,郡人潘古郭三人,送余於女王城東禪莊院〉:「十日春寒不出門,不知江柳已搖村;稍聞決決流冰谷,盡放青青沒燒痕。數畝荒園留我住,半瓶濁酒待君溫;去年今日關山路,細雨梅花正斷魂。」這首詩的〈題記〉裡寫道:「往岐亭,郡人潘古郭三人,送余於女王城東禪莊院」,蘇東坡往岐亭訪友,訪的是陳慥(就是以怕老婆聞名的陳季常),一路上,有三位在流放黃州時結識的「民間友人」作陪相送,蘇東坡曾介紹這三位:「潘子久不調,沽酒江南村。郭生本將種,賣藥西市垣。古生亦好事,恐是押牙孫。家有一畝竹,無時客叩門。我窮舊交絕,三子獨見存。從我於東坡,勞餉同一飧。」說明這三位「民間友人」在東坡被貶謫流放時仗義相助的交情,非同一般。

 第二年的正月二十日,東坡與潘、郭兩人到郊外踏青,東坡忽然想去年也是正月二十日訪陳慥的往事,於是寫下了:「東風未肯入東門,走馬還尋去歲村;人似秋鴻來有信,事如春夢了無痕。江城白酒三杯釅,野老蒼顏一笑溫;已約年年為此會,故人不用賦招魂。」詩的末句「故人不用賦招魂」的「招魂」,意思是不要像古人般的,寫些「憶往、招魂」的詩賦。說明東坡的豁達,儘管受〈烏台詩〉案牽累被貶官、流放,但他總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不因自己罷官而愁眉不展,時時想讓家人和朋友都能得到安慰,這是蘇東坡的本性,也是他的詩文能廣為後世頌揚、流傳不輟的原因。

 東坡似乎很喜歡在正月二十日出遊踏青,這首〈六年正月二十日復出東門仍用前韻〉寫道:「亂山環合水侵門,身在淮南盡處村;五畝漸成終老計,九重新掃舊巢痕。豈惟見慣沙鷗熟?已覺來多釣石溫;長與東風約今日,暗香先返玉梅魂。」這首詩相較於前兩首,明顯看出東坡「想要終老黃州」,他在此處已有「五畝地」足以維持溫飽,同時也和江邊的鷗鷺「混熟了」,每天坐在江邊垂釣,石頭也被自己「坐暖了」,儘管心裡有了「終老黃州」的打算,但「長與東風約今日,暗香先返玉梅魂」,心中仍盼著朝廷能再任用,他還想要為國家盡一分心力。

 這就是蘇東坡,一個心中只有國家沒有自己的詩人,蘇東坡病逝前曾寫下一偈:「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繫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二十四個字,就把一生交代清楚,真是豁達!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