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俄「中」競合角力 牽動國際局勢

◎鄒文豐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2012年執政迄今,已8度訪俄,與俄國總統蒲亭會面更逾30次,習近平稱蒲亭「是交往最密切的外國同事,是最好的知心朋友」,蒲亭表示,「雙方互信已達前所未有的高度」,凸顯俄「中」特殊的「戰略夥伴關係」。

 俄「中」在均受美國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的背景下,簽署「發展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聯合聲明及「加強當代全球戰略穩定」聯合聲明,展現彼此在國際政治利益核心的支持,包括北京在克里米亞、敘利亞問題上對俄支持,莫斯科在南海與臺海議題上力挺北京,以及在經濟發展方面,續推「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發展對接,並共同進行全球能源治理、開發北極航道等合作。

 惟俄「中」戰略夥伴是否真如此強固真誠?長久以來,始終是國際戰略學界關注的問題。自1989年前蘇聯總統戈巴契夫訪陸破冰,至2004年俄「中」完成邊境劃界協議以來,雙方關係持續穩定成長,交流領域也不斷擴大;但隨中共國際政經實力快速發展,不僅威脅俄國際體系地位,其對中亞、中東、遠東地區影響力的擴張,更使俄國心生警惕,中共在西伯利亞的資源掠奪甚已引發「新黃禍論」指控,基此,謹就俄「中」關係發展與矛盾因素進行探析。

 新型大國關係 各取所需

 蘇聯作為俄國前身,儘管蘇「中」於冷戰時期同為共產主義,但雙方關係並非一帆風順。如1960年代初,因意識形態扞格,致使蘇、「中」矛盾表面化,到1969年「珍寶島事件」爆發激烈衝突,為美國開啟「聯『中』制蘇」戰略契機;直到冷戰結束,俄「中」關係才逐漸回到常軌。1994年雙方建立「建設性夥伴關係」,1996年升級為「平等信任、面向21世紀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2001年再簽署「世代友好,永不為敵」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2004年最終解決全數邊界爭議,使關係趨向穩定。今年係俄「中」建交75周年,6月5日習近平赴俄進行國是訪問,聯合聲明指出,雙方認識到當前國際安全環境面臨嚴峻挑戰,決心深化戰略互信、加強戰略協作,共同維護全球與區域戰略穩定。綜觀習近平主政後,俄「中」關係確實明顯提升,但彼此親善,不同於冷戰時共抗西方的態勢,而是因為美國將俄「中」都視為「修正主義強權」,企圖聯手改變國際權力格局;為避免遭美逐一擊破,採取中共稱之「捍衛國際秩序準則與國際道義」之目的力量結合。

 俄「中」呈現的「新型大國關係」一改過去由俄國主導模式,而是中共挾龐大經濟體量,俄國擁特定科研優勢的各取所需互動型態,即使雙方不斷互推「中國年」、「俄國年」活動,但難以改變的是彼此「政熱經冷」格局,固然俄「中」政經合作十分密切,卻也暗埋各有所圖的伏筆。

 中共崛起 俄積極靠攏謀利

 俄國雙頭鷹國徽的設計源於帝俄時期,意味要同時放眼西方,也要面向東方。然過去東方既非俄國安全之所繫,亦非威望所在,故在戰略排序上總落後西方,甚至南方;冷戰後國力中衰,此情形更為明顯。時至今日,西方仍是俄國外交重點,亦是地緣政治壓力源頭,但在世界政經重心正往亞太轉移,以及中共「崛起」背景下,遠東地區對俄國的重要性與日俱增。為突破長年在遠東難有作為的困境,俄國於2016年版的《對外政策概念》報告中指出,將積極參與亞太區域整合進程,落實西伯利亞與遠東的開發,並於亞太建立全面、開放、透明、平等的集體安全與合作體系。

 俄國面向東方的戰略,分別以遠東的「東方經濟論壇」與中亞的「歐亞經濟聯盟」為重心,主要為反制烏克蘭危機後西方的制裁,並帶動經濟發展,成為俄國再起的憑藉;中共雖透過「絲綢之路經濟帶」響應,卻引起俄國懷疑;中共表示「『中』蒙俄經濟走廊」,旨在促進中共東北與俄國遠東的整合;惟俄國始終擔心無法控制進程,因「絲綢之路經濟帶」取道中亞,有邊緣化亞俄地區之慮,更可能損及俄國在中亞地威望,並與「歐亞經濟聯盟」競合,但礙於中共是目前少數能提供充足資金的來源,方為選擇接納。

 因利結合 外密實虛的夥伴

 綜觀俄「中」關係發展,以經濟互補與利他為主軸,維持雙方信任與善意很大部分,是來自戰略利益所需與國際權力平衡。特別是美國現階段外交政策對俄「中」構成的敵意,在此種「反中抗俄」策略操作下,俄「中」勢必需要繼續「抱團」,而其他居次的相互威脅因素則被隱蔽了,概述如下:

 一、俄「中」間長達4千餘公里的邊境,加上雙方在遠東人口與經濟發展差距過大造成的區域摩擦,使當代「遠東黃禍論」始終無法消弭,尤其陸企於西伯利亞掠奪資源,已引發當地居民強烈反感。

 二、俄國除在中東、北極等地區與尖端軍事技術上較中共具有優勢外,整體實力已大不如前,許多議題也都由中共主導;然從俄國亦有意擴大對非洲經略可知,其並未能接受淪為隨從的夥伴關係。

 三、中共近年積極在中亞、遠東與北極地區的政經擴張,觸動俄國敏感神經,當失去合作條件的同時,恐引發俄「中」的質變。

 然而處於劣勢的俄國,在一定時間內仍能與中共周旋,在於其立場足以左右「一帶一路」布局,如「6大經濟走廊」有3條與俄有關,而「冰上絲綢之路」亦有賴俄國支持;另在國際政治上,中共亦有大量事務需要俄國配合,顯示即使美「中」進入戰略相持,中共亦將續與俄保持戰略協調,「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結語

 儘管俄「中」在不同議題各有步調,但無可否認,雙方各方面的合作關係也日益緊密。然世上沒有永恆的朋友,乃為國際政治定理,則俄「中」團結究竟有無二心?又會否出現兩者間的權力平衡?勢為影響國際政治未來發展的重大因素。(作者為淡江戰略所博士班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