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擬購新飛彈巡防艦 強化作戰力(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鄭智懷(譯)

(接上文)

 五、合約中的保證與擔保

 GAO在2019年8月報告中指出,海軍在FFG(X)計畫的合約中運用保證,而非擔保的作法將導致成本上升。不過,CRS在針對海軍與海岸防衛隊船艦建造的研究報告則指出,使用擔保的機制,並不一定對造船成本與品質有所幫助,而要考量採購的情況,決定是否將其納入合約之中。

 此報告認為,在合約中納入擔保機制有其價值,但並非一定必要,而是要考量政府於採購過程中的需求。事實上,廠商在進行合約談判時,也可能將相關費用加入報價,而導致成本上升。此結果將無助政府對於成本的控制。

 至於是否要將擔保機制納入合約,則可以從下述3點檢視:(一)成本:取決於解決工程初期問題的風險程度與支付費用多寡,以及在合約中納入此機制的費用是否符合效益。(二)目標:端視政府是要避免解決相關問題而支付高額費用,或是要降低解決問題的成本。而追求前一目標則會不利於後者的實現。(三)法規:現行的採購法並無強制規定應採用何種機制,而是依造合約需求,以及成本效益分析的決果決定。

 海軍則表示,招標書已釋出、無法進行相關修改。不過,在合約中已包含解決工程問題的責任限制條款─保證期為18個月,且額度為500萬美元。此外,合約也列入海軍得以要求高於500萬美元的無限責任制條款。最後,海軍會接納GAO的建議,並會在建造FFG(X)的首艦之前,便將擔保機制納入合約之中。

 六、增購近岸作戰艦以應對其延誤

 國會另一個可能提出的問題為,是否應在2020財年採購額外的近岸作戰艦,來應對此計畫可能的延誤。

 支持者認為,正如GAO報告所述,海軍造船計畫中的首艦建造進度,通常會產生長期延誤。因此,如能透過正在運作的近岸作戰艦生產線採購額外的近岸作戰艦,便能以合理成本應對此計畫延宕所帶來的問題。

 否定方則認為,海軍對額外建造的近岸作戰艦沒有需求。且在還未確定計畫延遲是否將對海軍或DOD造成衝擊的情況下,此替代方案將使海軍,或DOD在2020財年的其他計畫所能運用的資金隨之減少。

 七、選擇潛在廠商的影響

 (一)造船廠

 由於近岸作戰艦的建造計畫即將結束,假使承造近岸作戰艦的2家船廠未獲得建造FFG(X)的合約,則將面對造船能量流失與失業率的問題。因此,此報告提出2項替代方案如下:

 1.將建造合約轉至2個或3個造船廠(包含一個或全部的近岸作戰艦建造船廠)。2.將其他大型水面艦最後的組裝工作,由其他船廠轉移至近岸作戰艦建造船廠。

 因1.方案將在之後的「建造廠商的數量」進行討論,故不作重述。2.方案計畫不僅能使近岸作戰艦建造船廠,得以維持造船能量,並保留相關技術人員,同時也能加速海軍實現「355艘艦隊」的計畫。

 (二)零組件供應商

 由於FFG(X)的合約可能由外國廠商獲得,美國造船供應商協會便提出質疑,表示美國海軍過去將美國製造的零組件指定為政府供應裝備,或承包商裝備的標準裝備。不過FFG(X)的合約並未對重要零組件的製造,與供應作合適的安排─意即排除國外廠商,並由美國廠商獲得相關合約。因此,此項合約的缺失,將會導致國內工業能量流失,並且難以恢復的後果。此外,RFP中也沒有確定壽期成本,並將其從初期的採購成本中分離出來。這樣的作法,將導致海軍未來操作FFG(X)時,缺乏可靠的後勤維修,並將付出高昂成本。

 對此問題,報告認為,無論是美國或其他國家製造的零組件,皆已被納入彼此的軍艦中,且要求獲得FFG(X)合約的外國廠商修改其設計,以納入美國製造的替代性零組件將會增加計畫執行的風險。此外,現行的法規已規定某些特定部件,須由國內廠商承造。

 八、建造廠商的數量

 國會對於是否按照海軍原始規劃,以單一造船廠建造FFG(X),或是改將訂單分散至2個或3個船廠(包含一個或全部的近岸作戰艦建造船廠)的問題也有所關注。過去FFG-7的建造便是由3個船廠進行,且以每年8艘的採購進度執行計畫。

 支持由多家船廠執行FFG(X)計畫者主張如下:(一)每年交艦的速度由每年2艘增至4艘或更多數量,將會加快海軍SSC的建軍計畫;(二)允許海軍利用競爭控制造船價格,同時確保品質與準時交艦的問題;(三)透過多樣化的FFG(X)的構型,將使得潛在對手的防禦計畫趨向複雜化。

 反對者主張如下:(一)若使贏得合約的船廠承造低於預期的船艦數量以減弱相關的競爭,從本質上而言,或許更能保證承造近岸作戰艦的船廠獲得部分FFG(X)的訂單。(二)大幅增加FFG(X)的年度採購金額以加快採購速度的做法,將壓縮海軍與五角大廈其他項目的資金;(三)以2種或3種設計來降低生產成本的做法,將導致海軍須維持相應數量的後勤系統,增加日後營運與後勤的成本。

 九、 FSA改變的可能性

 國會可能提出的監督問題之一,是FSA改變對FFG(X)採購數量的衝擊。假使FFG(X)採購數量改變,則將影響此計畫的年度採購率,以及承造FFG(X)的船廠數量。

 對此,海軍相關官員在接受訪問時,指出艦隊結構轉型的必然性,以及FFG(X)計畫在此轉變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水面作戰部主任博克斯少將指出,SSC取代LSC成為海軍艦隊建設的核心是未來的趨勢,且相關的研究指出這是正確方向。海軍作戰部副部長莫茲中將認為,FSA可以協助海軍進行必要的轉型─擺脫LSC為主的艦隊結構,轉向以靈活的SSC為艦隊組成的核心,並且透過新型SSC與LSC建造計畫,達到戰力平衡。如此的轉變也更能反映當前分散式海上作戰架構。FFG(X)計畫成功的表現,無疑成為此轉變重要的基石。

 十、持續運作決議案的衝擊

 目前,聯邦政府包括DOD在內的許多單位的運作資金,來自於之前的數項持續運作決議案(以下簡稱CR)的撥款。不過,其中的H.R.4378決議案之規定─禁止開始新的採購計畫,包含將現有的計畫推至新階段,使得FFG(X)計畫可能會受到負面衝擊。

 根據相關研究,目前CR是國防部在財年初期的重要運作資金。假使國防部在2020財年的前90天內執行FFG(X)計畫,則該計畫受到的影響微乎其微。如前所述,FFG(X)計畫的DD&C,將於2020財年的7月,也就是第4季度執行。

 對於CR限制性條款的影響,海軍也表示,其採購、保修等相關活動,確實因此受到阻撓,而無法順利進行。由於CR所帶來的不確定性,FFG(X)計畫的執行仍需要各方協調,而此不確定將為此計畫帶來相應的風險。(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