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軍現代化重整 企圖擴大影響力(下)

◎蔡馥宇(譯)

(接上文)

 俄羅斯海軍戰力

 冷戰結束後,俄國海軍雖繼承絕大部分蘇聯海軍遺產,其領導人也一再公開宣稱,俄國海軍仍具備強大的全球影響力。實際上,俄國海軍因為經濟與政治因素,面臨長達15年的衰退期,直到現在,能遂行的任務範圍依舊有限,且無力執行遠距投射與制海任務。

 即使如此,俄國海軍仍能有效執行3項重要任務,戰略嚇阻、海岸防禦與短期海洋存在示威行動。其中,又以海岸防禦為俄國海軍最重要的任務。俄國海軍執行的海岸防禦,本質上為保護俄國關鍵戰略區域,如克里米亞與喬治亞間的黑海沿岸、波羅的海沿岸、科拉半島、巴倫支海與鄂霍次克海沿岸等海岸線,免於來自敵海上平台的攻擊或兩棲進攻。

 在此情況下,俄國海軍不再大舉建造大型遠洋水面艦艇,改為建造新型小型水面作戰艦艇,如巡防艦與巡邏艦等,不只比傳統飛彈驅逐艦與巡洋艦更便宜,也無須太多船員即可操作;加上武器進步後,新一代反艦巡弋飛彈與防空飛彈,也能安裝在這類小型艦艇上,讓其甚至能夠「以小搏大」,對抗敵方主要水面艦艇。

 除此之外,俄國自2008年起,高調派遣少數艦艇赴加勒比海或地中海等地,執行遠洋巡航任務,主要為象徵性質,傳達「俄國已重回海洋」訊息。

 總體而言,俄國海軍雖有部分相當先進技術,但受到現有任務局限,以及整體規模、戰備與能力的限制,恐難支應參與高強度衝突行動。不過俄國已積極興建新一代巡防艦與巡邏艦,並且將在未來10年內大量服役,用以保護海岸要地,且這些小型作戰艦艇都配備射程2000公里的3M14巡弋飛彈,能協助打擊地面目標。

 俄國戰略火箭軍

 俄羅斯的戰略力量,不只包括傳統「核武鐵三角」,即戰略轟炸機、飛彈潛艦與陸基洲際彈道飛彈,還包括長程傳統打擊、國家級網路與電子戰、太空與情監偵能力等部分。

 在使用核子武器政策上,俄國2014年12月更新的相關準則直言,俄國在「因應敵方使用核武或其他戰略武器,乃至於對俄國本身與其盟邦發起大規模攻擊,進而威脅其存續時,將保留使用核武的權力」,這等於降低俄國「動用核武門檻」,甚至代表俄國威脅可能會在局部或區域大規模傳統武器衝突中,使用「預防性」核子武器。

 依據「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New START),俄國有公開與報告其部署戰略核子兵力數量的義務,俄國在2018年2月的報告數字中,目前有1444枚戰略核子彈頭,其中779枚正部署在載具中,527枚則在軍火庫中。不過,英國「原子科學家協會」的數據則顯示,俄國部署318枚洲際飛彈(配備1138枚彈頭)、11艘潛艦上有176枚潛射飛彈(配備768枚彈頭)與68架戰略轟炸機(可投射約616枚彈頭)。會出現這類數字落差,在於「原子科學家協會」是以載具最大可攜彈頭量進行計算,但實際上美俄雙方都已不再以最大可攜彈頭數配置投射載具。

 在此同時,俄國估計仍保有大約1000枚戰術核子彈頭,其包括核子魚雷、防空飛彈;而在美俄退出《中程飛彈條約》(INF)體系後,俄國可能會重新配備這一類的武器。

 俄國的軍事改革

 自蘇聯解體以來,俄國進行一系列改革努力,但每個未竟全功,目標也不甚明確。目前最成功的,是從2008年喬治亞衝突後至今的改革,是由時任國防部長塞久科夫啟動,現任防長蕭依古接續執行,包括俄國軍隊結構的重組與現代化,以創造更有效率的作戰力量。

 不過實際上,受到預算與各類政經情勢限制,俄軍其實並未大幅縮短與北約的戰力差距,無論在現代裝備數量、兵力與教範準則方面,依舊有著落差。因此,改革計畫有很大部分著眼於「現代化」裝備,與提升一般部隊的戰略反應能力。

 即使如此,俄國仍透過北約參與的數場衝突與戰爭中,學習空軍戰力與精確武器的重要性,加以非線性戰爭、非接觸式戰爭與資訊化戰爭等概念,促使俄軍更加重視原本不會考慮到的因素,包含媒體、宣傳、電戰與網路戰工具等,進而有效支援軍事行動。

 值得注意的是,俄國在許多對外發言與論述上,都將自己視為「防禦方」,其最關切的是,如何「擊敗入侵俄羅斯家園的敵人」,因此,俄國在國境近郊發展許多堡壘形式的防禦體系,如庫頁島、克里米亞與加里寧格勒等地,足以建立更廣泛的緩衝地區,但對近鄰而言,這無疑擴大了俄國對周邊的威脅感。

 俄式安全戰略另一個特點,就是偏好以緩衝國做為安全疆界的緩衝體系,但這類緩衝國需要提供俄國基地,並且接受由俄國提供的安全保障,而此舉也進一步讓俄國具備對外侵略的基地。

 結語

 雖然俄國武裝部隊整體發展情況,其實不如宣傳程度,但倘若俄軍對波羅的海國家與其他北約盟國發起攻擊,依舊能對北約構成一定程度的挑戰。俄軍現在具備營級與旅級聯合兵科作戰能力,並且在砲兵火力與野戰防空系統具有優勢;但另一方面,俄軍兵力規模較小,在大規模作戰的整體能力,也不如常執行高階實兵演習的北約。

 截至目前為止,俄軍仍在執行現代化改革,並且全面汰換麾下所有的舊型載具與裝備,這一波現代化預定將在2020年代末期完成;但即使如此,俄軍也不太可能就此完成徹底的轉型,所以俄國海軍還是陷於欠缺遠洋投射能力的困境中。

 從整體經濟情況而言,俄國是歐洲強權,但欠缺全球大國的樣貌;如果排除核子武器,俄國在軍事上,也只是歐洲區域強權,而非美國的全球競爭對手。

 即使面臨政軍等方面的限制,報告依舊建議美國與北約的政策制定者,應持續追蹤與認真考慮強化軍力,以因應俄國對於歐美與其近鄰的持續威脅。(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