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戎裝名人錄】機智卻生不逢時的法國將領魏剛

◎雲陽

 馬克西姆‧魏剛是法國陸軍上將,一戰前擔任福煦將軍(後升任元帥)參謀長,長達5年。二戰初期,在1940年德軍進攻法國後,接替甘莫林擔任法軍總司令,但仍無力回天。在法國向德軍投降後組成的維琪政府中,擔任過一段時間的國防部長,曾與德軍合作,戰後遭到起訴。魏剛被認為能幹、機智、經驗豐富且精力充沛,只是運勢不佳。

 身世如謎

 魏剛於1867年1月21日出生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但父母不詳。長期以來,他一直被懷疑是墨西哥卡洛塔女王和阿爾弗雷德‧范德‧史密森將軍的私生子,或女王兄弟、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2世,和波蘭情婦的私生子。范德‧史密森被認為最有可能是魏剛的生父,因為兩人外貌極為相似。2003年,法國記者多米尼克‧保利聲稱,依其發現的證據顯示,魏剛的父親確實是范德‧史密森,但母親是奧地利總理梅特涅王子的女兒梅拉妮‧茲茨‧梅特涅。保利亦指出,魏剛出生於1865年,而非1867年1月。但魏剛始終堅持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在他的回憶錄中,僅有4頁提及青年時期的生活。

 魏剛在嬰兒時被送到馬賽,由1位寡婦撫養,6歲時,再被送到金融家大衛‧科恩‧德萊昂家中,由其監護撫養,直到成年。其後被法郎‧約瑟夫‧魏剛收養,成為法定的兒子,至此,魏剛始取得法國國籍。

 剛考入聖西爾軍校時,魏剛被視為比利時的外籍生,1887 年畢業後,先被派往騎兵團,取得法國國籍後,改至索姆爾騎兵學校學習和任教。

 晉升上尉後,魏剛因不願與部隊脫節,未進入參謀學院深造,此項決定影響他在索姆爾騎兵學校的教職。儘管未進參謀學院深造,但魏剛仍獲加入高級軍事學院的資格,從學院中獲得深入廣泛的戰略指導。

 一戰時為福煦將軍得力助手

 1913年,獲福煦將軍賞識,在其指揮的20軍擔任參謀長。1914年一戰爆發,魏剛先短暫加入第5驃騎兵團,26天後,8月28日,福煦升任第9軍團司令,魏剛隨之升任軍團參謀長,負責後續大部分的作戰計謀。1916年,魏剛晉升准將。

 1917年11月7日,在英國首相勞合‧喬治全力推動下,最高軍事委員會成立。 擔任帝國總參謀長的威廉‧羅伯遜將軍堅持,福煦已是法國陸軍總參謀長,不應兼任最高軍事委員會法軍常任代表。但法方希望福煦擔任法軍常任代表,增加在西線指揮作戰的影響力,後來雙方經過折衷,改由魏剛出任,因為他階級較低,不致對其他人造成威脅。然而因為魏剛是最高軍事委員會階級最低的成員,因此法軍在1918年將魏剛晉升為少將。

 1918年春,魏剛奉命擔任法軍最高統帥福煦的參謀長,直到夏末戰爭結束為止,一直是福煦的得力助手。

 推動法軍機械化見成效

 1919年波蘭與蘇聯戰爭爆發後,魏剛於1920年7月,以法國軍事聯盟團成員前往波蘭,支援剛成立的第二波蘭共和國,對抗蘇俄。魏剛抵達時,恰巧波蘭在華沙之役取得勝利,因此軍事聯盟團被認為是勝利的象徵。之後,魏剛雖有意續留波蘭,協助軍隊訓練並建立後勤供應制度,但是因為他被視為外來者而未受重視,8 月,獲波蘭頒發安撫性的勳章後,黯然離開。

 離開波蘭後,魏剛於1923年奉命擔任法國駐黎巴嫩首席軍事顧問,亦即殖民地總督,隔年調任敘利亞行政長官,但也只維持了1年,於1925年回到法國,擔任高級軍事研究中心主任,長達5年。

 1931年,魏剛升任法國陸軍參謀長、最高戰爭委員會副主席兼陸軍督察,並當選具崇高地位的法蘭西學術院院士。魏剛為推動法軍機械化付出相當大心力,在其努力奔走下,法軍於1932年建立新型騎兵師。1935年1月21日,魏剛在 68歲生日前決定退休。

 二戰時法國戰役未能力挽狂瀾

 1939年二戰爆發前,魏剛奉徵召恢復軍職,被任命為駐敘利亞和黎巴嫩法軍總司令。1940年5月10日,德軍發動法國戰役,迅速征服比利時、盧森堡與荷蘭,並從阿登地區入侵法國,法軍無力抵抗,指揮官甘莫林於5月18日遭到解職。魏剛於5月17日返回法國,接任參謀總長和法軍總司令,即使當時他已高齡73歲,仍表現出充沛精力和信心,試圖力挽狂瀾。但是他先取消甘莫林要求由側翼反攻德軍裝甲部隊的命令,造成兩天的延宕,這關鍵的48個小時,德國大批步兵追上裝甲部隊,並鞏固占領的土地。

 5月底,英國遠征軍和法軍由敦克爾克撤退,法軍精銳主力損失殆盡,魏剛靠剩餘兵力,沿著索姆河至埃納河,建立「魏剛防線」,希望擋住德軍攻勢。6 月,「魏剛防線」被突破,德軍橫掃沿海地帶,法國敗戰成定局。

 6月10日,義大利宣布對法國開戰,義軍翻越阿爾卑斯山進攻法國。魏剛為防止巴黎被戰火破壞,因此聯合一戰名將貝當元帥,宣布巴黎為「不設防城市」,建議與德國進行有條件的投降。法國與德國議和後,1940年7月,法國維琪政府成立,由貝當擔任總理,魏剛接任國防部長。9月,魏剛被任命為法國駐北非總代表和北非法軍司令,他在北非試圖說服法國年輕軍官遵從和議,放棄抗拒德軍,且壓制反德勢力。但是魏剛並不願意輕易屈服於德國,他在1941年5月底,公開反對在巴黎的海軍上將弗朗索瓦‧達爾朗與德國簽訂《巴黎議定書》,他認為該協議授權軸心國得以在法國殖民地建立基地,且如果盟軍攻擊這些基地,法軍將與軸心國軍隊合作,進行對抗。

 魏剛之所以反對德國使用法國殖民地的基地,並非為了協助同盟國,或是保持法國中立,而是為了維護法蘭西帝國的完整,並維持他個人在當地的威望。事實上,魏剛仍維持與德國有限度的合作,曾批准由當地法國駐軍運送軍事裝備給德國的非洲裝甲軍。然而,希特勒要求的是全面無條件的合作,魏剛的立場自然引起德國不滿,因此施壓維琪政府,將魏剛召回法國。

 1942年11 月,盟軍在北非登陸,德國人以魏剛試圖與盟軍合作為由,將其逮捕並監禁在德國,與甘莫林和其他一些法國第三共和國官員,一起拘留在奧地利提洛邦的伊特爾城堡。1945年5月,在「伊特爾城堡之戰」後,魏剛始為美軍解救。二戰結束,回到法國的魏剛被戴高樂政府以通敵罪交付軍事法庭審判,監禁於聖寵谷教堂;1946年5月獲釋,1948年5月宣布無罪,恢復名譽。誠如戴高樂所言「當5月20日魏剛接掌指揮權時,無疑已太遲了,法國戰鬥敗局已定。」此後,魏剛過著平靜的退休生活並大量著書,1965年1月28日,以98歲高齡在巴黎去世,留下回憶錄《過時的理想》等著作。

(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