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輪值北約先鋒 波蘭展擴軍企圖

 波蘭自今年元旦開始,正式接任北約「高度戰備聯合特遣部隊」(VJTF)的輪值國,將下轄多國組成的「聯合兵種旅」,擔負北約第一線戰備,隨時對危機做出立即反應,以保護北約成員國的安全。無獨有偶,就在2019年的最後1日,美國海軍第2艦隊,同時宣布具備「全作戰能力」可以隨時協助北約對抗俄國威脅。北約在2020年的一開頭,便大舉展現軍威,並且得到強大的海上兵力加持,此舉自是劍指俄國。

 北約在2002年成立「北約快速反應部隊」(NRF),希望藉以對應反恐作為,與南斯拉夫等南歐區域安全問題。2014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的同年,北約峰會便決定擴編NRF的兵力,並創立VJTF作為首波快速反應戰力,另外還編組「初期增援戰鬥群」(IFFG)與「後續支援戰鬥群」(FFG)等戰力,以作為VJTF的後續增援兵力。而美軍的第2艦隊,在2011年9月時,由於歐巴馬政府認為當時的俄國已不具威脅,因此予以解編。但在川普上台後的2018年,即宣布要重建第2艦隊,並快速於15個月內完成全作戰能力,重新擔負大西洋與北冰洋的巡弋。

這些武力的存在與強化,就如同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的聲明所指:「作為防衛先鋒的VJTF,應對北約集體防衛做出重大貢獻,在北約任何一位盟友遭遇威脅時,這支部隊都能迅速反應。在目前俄國擴張影響力、北約面臨前所未有的安全挑戰時期,VJTF的重要性已經與日俱增。」 充分說明「有實力才有和平」的硬道理。

 而今年開始擔任北約戰備輪值國的波蘭,更是雄心萬丈,希望能力保北約東部防線。波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曾經慘遭德、俄兩國瓜分,戰後成為俄國的附庸。首都華沙更是共產軍事集團「華沙公約」的總部,直接面對西方北約組織的軍事壓力。由於波蘭在地緣戰略上,位處中歐的關鍵位置,戰史上不斷面對東西兩面軍事強權的擠壓。法國、普魯士、俄國歷來的多次征戰,無一不是「借道」波蘭,非但無法左右逢源,更因而多次遭到亡國大禍。1989年波蘭擺脫共產一黨專政,隨後修憲將「波蘭人民共和國」改名為「波蘭共和國」,才成為現今的民主國家。因此波蘭更加堅信,只有仰賴堅強的國防實力,才能確保國家獨立與安全。

 當前波蘭經濟已然穩健成長,國力屬於北約新成員國中的前段班,得以持續擴張軍事支出。2019年,波蘭向美軍採購120億美元軍備武器(約新臺幣3670億元),包括32架F-35匿蹤戰機、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以及「高機動多管火箭系統」(HIMARS)。華沙當局展現防衛決心,也已準備好在區域政治與安全議題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而在國際政治上,波蘭則屬於「新歐洲」陣營。長期以來,波蘭不滿由德、法兩國主導的「舊歐洲」框架,因此積極尋求扮演區域領袖的角色。相形之下,德、法兩國在2019年初簽訂「亞琛條約」重申兩國的友好關係,在外交、軍事、經濟議題上,採取「德法一體化與合作」的立場,外交上也承諾在歐盟的重大議題上,會採取一致立場,在聯合國也將以德法共同體的模式運作,共同進退;軍事上設立「法德防衛及安全理事會」,將建立「歐洲軍」,採取聯合部署、派遣;經濟上則設立「德法經濟區」,以擴大兩國的經貿利益。種種作為,凸顯德法兩個力求確保歐洲領導權,並制衡美國影響的意圖。

 在政治、軍事的總體思考下,華沙進一步宏觀思考安全議題,面對來自東方俄羅斯的威脅,戰略選擇是力求與美國交好,不僅向美國大幅軍事採購,刻意避開德法兩個同為歐盟的老牌軍備大國,更主動出資邀請美國駐軍協防。其深層的戰略思考,與二戰時曾被德國入侵,而和波蘭同盟的英、法,卻僅擺譜「假戰」、見死不救的歷史陰霾與不信任之外,更不願見到21世紀的歐洲事務,仍由德法主導。

 在波蘭強烈的企圖心之下,歐洲各國的態度又是如何呢?事實上,義大利便公開倡議,力主與波蘭合作共創「歐洲之春」,並藉此來抗衡「德法軸心」,以創造歐陸平衡。由此觀之,可以說歐洲大陸現在正面臨重要的「戰略十字路口」,除了外有俄國大敵當前蠢蠢欲動、內有英國脫歐爭議以及新舊歐洲的核心之爭,更有親美的大西洋派等多重因素同時並立。因此,波蘭的戰略角色,除了是要運作新歐洲思維,更擺明了想要擔當東歐區域領袖的格局。此時此刻波蘭開始擔任北約防衛先鋒的戰備角色,將會是華沙當局問鼎歐陸權力的試金石。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