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AI軍事應用 強化戰略嚇阻力量(上)

◎李華強(譯)

 人工智慧(AI)是當代顯學,但其並非萬能,應用上有其局限性,科幻電影呈現的諸多綺想場景,仍需時良久方能實現。美國能源部智庫勞倫斯利佛摩國家實驗室下轄全球安全研究中心,撰文分析AI當前發展與其對軍事用途之影響,青年日報特節譯如后,以饗讀者。

(編按)

 前言

 AI刻正以驚人發展態勢,引發國安領域的高度關注;聚焦的重點,除將AI視為等同於火、電、核武等劃時代革命性技術外,另包括甫問世即迅速運用在美國經濟各行各業,以AI為本的相關技術(如社群媒體等具轉型效應的科學應用),以及美國潛在敵人積極發展類似能力的旺盛企圖心。誠如19世紀海權戰略家馬漢所言:「掌握海洋者就能掌控世界。」俄羅斯總統蒲亭亦主張,操縱AI者「將成為世界的主宰」;中共主席習近平雖未高調宣示,但也志在2030年前將中國大陸打造成主宰AI的強權。就在「史波尼克時刻」悄然降臨之際(Sputnik moment;指前蘇聯在1957年率先發射環繞地球軌道衛星,震撼美國各界,刺激美、蘇展開太空競賽的事件),憂心美國疏於防備、無從掌控AI威脅,恐落人後的批評也隨之四起。若果真有AI軍備競賽,對美國安全的影響為何?AI可能打破戰略平衡,重演過往藉由遠洋海軍和核武取得優勢的前例?當情勢失衡、嚇阻失效時,戰爭將緊接而至嗎?若戰爭涉及AI導引武器時,勝算又為何?

 AI、大數據和機器學習

 回答上述問題前,有必要回顧AI在科學和商業領域的應用。對於AI的近乎歇斯底里狂熱,源於世人對組成AI的眾多技術多一知半解;至少到目前為止,當論及AI,以及對於不同技術將在未來如何演進成顯著軍事戰力時,國安單位仍無共識。

 「人工智慧」這個術語,係用以描述一系列鬆散相關的現象,通常與運用電腦,從「大數據」中一點一滴收集資料有關;此與通行全球的術語「異度」(cyber)蓋同,後者已成為囊括網路、軟體、硬體、自動化、工業控制、駭客、網路霸凌、網路戰、社群媒體等包羅萬象事物的總合代名詞。如今,「人工智慧」已取代不同詞語代表的獨特涵義,造成認知混淆,在其宣稱的革命性效果方面,誇示的情況尤其嚴重。

 在當前絕大多數的應用上,AI包括用以形塑「態樣辨識軟體」的演算法。一旦結合高性能電腦運算能力,數據科學家就能從龐大的收集資料中,篩選或搜尋有價值資訊;「類神經網路」不僅大幅提升演算法辨別與組織態樣的威力,更針對所欲結果,「訓練」其連結特定態樣的能力。多層次的類神經網路,亦即深度學習類神經網路,就是促成當前「機器學習」、「監督學習」,以及「強化學習」的推手。然而,這些不過是AI進展的冰山一角;受惠於日新月異的軟體、硬體、資料收集與儲存等技術,AI也包括語言處理、知識表徵、推論式推理等能在數據洪流中精準檢索的驚人發展。

 AI的應用概可分為狹義與廣義2大類。前者指獨特的問題解決工具,用以執行特定局限性工作;後者則包括旨在模仿或重製人腦功能的技術。兩者之間落差顯著,大多數專家同意前者取得的成就,但要達到許多廣義AI提倡者遙想般複製人類推理能力的境界,則顯然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儘管IBM的沃森(Watson)、Google的「深思」(DeepMind)與其他類同實驗,都在複製人類推理能力上取得突破性進展,但仍遠不能、可靠地重現人腦多重面向之思維能力。人類的想像力,誠如未來學者們所稱的「奇異性」(The Singularity),能在特定時刻「藉由融合我們創造的情資,加乘出10億倍的有用情資。」

 就在廣義AI激發引人奇想的半機械人、星際大戰、機器人軍隊等科幻小說情節時,狹義的AI早已問世,且行之有年。無論是商業界或科學界,AI都應用廣泛,尤其在「富數據」(data-rich)研究領域,包括基礎研究(如物理、化學和生物)和應用科學(醫學、航空與環境研究)。數據科學有助於各方面科學發現的快速進展,甚至改變長久以來遵行的方法論標準與實踐作為。跨足商業應用的AI,大大提升市場研究、消費者行為、物流、品管,以及其他富數據領域的預測性分析。AI結合機器人,開啟工業世紀的新頁,對於勞工和管理造成深遠的社會影響。就這類應用而言,AI本身並非全新的革命性顛覆技術,而是發展成熟、可維持且增益效能的技術;數據分析則非新鮮事,不過更上層樓。

 就上述科學與商業應用來說,AI結合既有以數據為中心的體制,透過辨識態樣,進而洞悉需求與獲益的全球經濟各領域,如網際網路、健保、社群媒體、工業製程、運輸等,成為跨領域的力量加乘器。物聯網展現的網際間連結現象,則製造更多數據,提供AI演算法更多得以揭示隱藏利基的契機。

 AI對未來軍事戰略與戰術影響

 如同許多新興技術,AI也具備軍事潛能;許多專家認為,演算法戰爭是新一波軍事事務革命的最重要推手。美前總統歐巴馬第2任主政時期,國防部推出的「第3波抵銷戰略」就將AI視為中心要務,列為多項政府倡議的重心,據此加速新興技術的發展。2018年6月,美國防部成立聯合人工智慧中心,並在2019年2月發表《人工智慧戰略》。2018年5月,白宮成立AI特別委員會,另在2019年2月與國防部同時發布總統執行令《維繫美國在人工智慧的領導地位》。

 美國防部和情報界,也大幅增加對AI的預算支應。針對與民間直接對應,但顯然不同於實際作戰的軍事應用,如物流、計畫和運輸,AI支援的數據分析,早已在國防和情報界中應用多年。然就軍事作戰的應用而言,則概分為兩大類:一類主要對戰爭的戰術/作戰層面造成重大影響,另一類則衝擊戰爭的戰略層面。前者指戰鬥方式造成的戰術/作戰影響,包括特定武器和編裝構想;戰略性則定義為「足以造成力量失衡後果的超乎尋常行動」,故戰略層面主要對應強權之間的重大衝突。然而,就算是戰術層級的行動,也可能擴大衍生戰略層級效應。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