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東情勢緊張 德黑蘭無力開戰

 美國日前在伊拉克民兵包圍與攻擊駐巴格達大使館後,突然發動空襲,擊斃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蘇雷曼尼,和伊拉克民兵領袖穆罕迪斯,引起伊朗激烈反彈,揚言發動報復行動。伊朗同時宣布退出核武協議,並增加離心機數量;伊拉克國會也做出決議,要求美國撤出伊拉克。中東情勢急遽惡化,衝突升高的可能性大增。

 在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時期,曾與歐洲國家共同努力,促成伊朗達成核協議,也打算從中東撤軍;隨之又改採「亞太再平衡」策略,將戰略重心轉移到亞洲。雖然川普以中共為主要假想目標,並以貿易戰、強化對印太國家外交與軍事同盟方式,確保美國掌握全球議題主導優勢,但中東議題仍是美國背上芒刺。顯然,川普對於伊朗問題解決的標準,並不滿足於歐巴馬政府的核協議,所以宣布撤出核協議,並希望對伊朗提出更嚴格制裁措施,以斷絕伊朗對敘利亞的援助;以及對伊拉克、葉門、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境內勢力的支持。

 事實上,美國對伊朗發動攻勢,並非川普隨興而為,主因中東地區發生的多起攻擊行動,經調查發現都源於伊朗的支持,因此早想斷絕這種模式。例如去年5月,位於阿曼灣的運油船舶突然遭到攻擊,4艘分屬挪威、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企業的油輪,被「不明物體」擊中,雖然無人員傷亡,但股市與石油市場都受到影響。美軍調查後指稱,是伊朗或其代理人所為;隔月,又有日本與挪威企業的2艘油輪,在阿曼灣北部伊朗海域,遭到攻擊而爆炸,造成傷亡。美國再次指責伊朗為幕後主使,劍指德黑蘭的氛圍明顯升高。

 即使如此,因為美國並未採取反制軍事行動,遂使伊朗攻擊行動更趨惡化。去年9月,一批無人機突襲沙烏地東部省的石油重鎮阿布蓋格煉油中心與胡萊斯油田,導致國際油價飆漲,創下1991年第一次波灣戰爭以來,漲幅最高的紀錄。雖然已有葉門反抗軍勢力,出面承認攻擊行動,但美國國務院、國防部共同認定,伊朗才是幕後主使者;並揚言「不排除發起嚴懲伊朗的軍事行動」。而此次攻擊,不排除就是對主導者蘇雷曼尼的制裁行動。換言之,這是美國監控已久,確定掌握目標行蹤後,才由川普下令的軍事行動。

 既然美國對伊朗發動攻擊,是計畫已久的軍事行動,也評估過可能的後果,部分觀點認為「可能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即與戰略環境變化不符。目前伊朗民情激憤,但是談的是「情緒化驅逐美國人」,或「讓美國人躺在棺材回國」,也就是沿襲過去反美、報仇,而不是發動戰爭。因為一旦發動戰爭,伊朗未必是美國對手;日前與伊朗舉行聯合軍事演習的中共與俄羅斯,也無意願聯合伊朗與美國開戰。更何況伊朗因為制裁案,戰機、軍艦與戰車多半已經老舊;俄羅斯與中共受限於國際制裁,也不能提供新型武器給伊朗,這使得伊朗戰爭持續力受限。

 對俄羅斯而言,一個處在孤立、反美又沒能力開發自己資源的伊朗,最符合莫斯科的利益。未來可能會提供政治支援,或在某些國際機構會議中相挺。俄羅斯將會很樂意,看到美國陷入中東戰爭泥淖,也藉此轉移美國對俄羅斯在烏克蘭議題上的關注;俄羅斯也不願意與美國對抗,獨自承擔戰爭風險。所以可能聲明對伊朗持續支持,但不會想要參與美國與伊朗的衝突,甚至會劃清界線,以免因為伊朗,與敘利亞阿賽德的關係而被牽連。

 對中共而言,雖然伊朗是中東石油的最大購買國,並在中共「一帶一路」倡議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中共官方一直認為,應該避免陷入中東的動盪。中共雖然與伊朗共同舉行演習,但並不代表願意捲入日益嚴重的中東局勢。因為過去中共曾經趁美國出兵伊拉克時,對東南亞國家展開攻勢,因此也不排除中共會藉美國與伊朗衝突,扳回因為美國印太戰略所產生的地緣戰略利益損失,或者加緊展現對周邊領土主權議題解決的軍事實力。也可能為轉移自身內部的多重壓力,趁機出兵奪取戰略利益。

 以美國目前軍力與戰略指導,不太可能同時進行兩場戰爭。但在伊朗對美國開戰力有未逮,俄羅斯與中共不支持且有所顧忌下,美國仍有能力管理不同區域的衝突。相關各方若誤判情勢,妄圖火中取栗,恐將得不償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