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AI軍事應用 強化戰略嚇阻力量(中)

◎李華強(譯)

(接上文)

 AI對戰術和作戰的影響

 管理並運用現代戰爭中排山倒海而來的巨量情監偵數據,自然成為AI應運而生,以及美國防部「行家專案」(另稱驗算法戰爭跨功能小組)設定的目標。美軍前國防支援作戰情報局長夏納翰中將指出,「行家專案」是「橫跨整個國防部激發AI燎原火勢的星星之火。」儘管該專案的初始任務,係協助定位「伊斯蘭國」(IS)戰士,但影響遠勝於此。多重領域戰爭涉及的龐雜巨量資訊串流,唯有透過AI方能善加運用;誠如在平民世界中氾濫普設的各型感測器,混合式戰爭已成為另一種軍事版本的物聯網,伴隨而來的巨量資訊,亟待評估各項戰術與戰略威脅和契機。即時處理海量資料的能力,確實代表顯著優勢,然未能有效、正確解讀資訊,則將招致災難。

 要迅速處理在多重領域運作的各式載台回饋資訊,仰賴2大軍事基礎優勢:速率和有效範圍。較敵移動更快,可強化我攻勢機動力,且敵更難攻擊我方;能自更遠處打擊,同樣有助於奇襲,並降低我暴露在敵火力之風險。這些都是前次軍事事務革命的核心要素,並在波灣戰爭中獲得印證。AI則能促成即時分析戰場動態、快速打擊,同時盡可能降低我暴露在敵火力下之風險。

 一、無所不在且無所不能的自主載具

 新一代自主載具,係AI軍事應用的優先選項,大多聚焦在陸、海、空無人系統的導航功能;太空與水下載台,同樣也獲益於AI導引系統。以近年來各界高度關注的「無人機群」為例,AI就是其核心要角。AI驅使的導航軟體,佐以琳琅滿目的感測器支援,不僅讓無人載具順利穿越敵境,甚至能以複雜的不同型機編隊,在多重領域同時作業,另配備齊全武裝執行複雜戰術任務,同步即時回饋瞬息萬變的敵蹤。自主載具和機器人,儼然掀起戰爭革命。

 誠如近期美國防科學委員會的研究顯示,整合的戰場管理與指揮、管制、通信、情報戰力(BMC3I),正適用於發現和標定部署之飛彈陣地,另可用來對抗俄羅斯和中共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A2AD)的關鍵要素,如旨在發掘美國在歐、亞洲陸、海上脆弱處的若干系統。AI致能的上述戰力,除鎖定空間定位目標外,亦有助於導引和協調不同載台間動能效應,可對抗當前敵A2AD作為。依此觀之,戰術層級AI之統合效應,可形成戰略層級扭轉戰局的利器。

 二、大數據為主的模型、模擬與兵棋

 對於研究核子和傳統武器的模擬和兵棋工具而言,AI已穩定提升其能力。從早期格拉斯同對核效應的計算,到美智庫蘭德公司對核議題做出的豐富研究,量化研究法向來都是核武系統發展的根本所在。

 AI促成科學家模式模擬核效應,在不需核測試的情況下,確認核儲存的可靠度。幾乎所有的主要武器系統,從噴射機及船艦,到太空船與精確導引彈藥,都已視模擬和模型化為設計過程的關鍵一環。在設計全方位的多重領域體系,滿足戰鬥管理和複雜任務時,勢必仰賴大量的模型與模擬,例如設計、規劃與管理太空戰場覺知系統時。在生產方面,AI早已融入新穎生產方法的品管作業,如積層製造(即俗稱「3D列印」)。

 AI同樣豐富了涉及多元角色互動的戰場模擬和兵棋作業,兵棋手得以增加與修改兵棋參數,探討動態情勢變化(如武器、效應、盟邦、干涉作為等)對結果和決策流程的影響,並用來解析這類兵棋的結果。以上都是漸進式學習的例子,除非結果對決策流程造成負面影響,否則不太可能造成戰略意外或破壞穩定。

 三、聚焦情報蒐集和分析

 人員、信號、開放來源、量測與信跡、地理空間、電子等類情資洪流不斷湧入,在在仰賴分析始可供決策者參考,故不難想見情報界刻正面臨的資訊過載挑戰;這是個環繞著數據打轉的問題,也正是AI與機器學習可大展身手的舞台。例如,勞倫斯利佛摩國家實驗室專案,運用類神經網路探究多模式資料組(影像、文字與視訊),搜尋(武器)擴散活動的關鍵指標。機器學習同樣可結合開放來源的貿易、財務資料,以及多重形式情資,俾發掘非法技術轉移、擴散活動網路,以及企圖逃避偵檢的擴散作為。上述結果有助於分析員提報決策者,並支持反擴散政策與行動。

 機器學習將是全方位分析員的得力工具。來自於不同來源、位置與管道的資訊,日漸成為了解全球安全環境現況的必備品。隨著決策仰賴的資訊與時俱增,運用AI解決情蒐和分析的問題,將有助於戰略穩定。

 人工智慧應用對戰略的影響

 AI的若干軍事應用,影響遠超過戰場;用以定位和鎖定戰略資產的AI,甚至能左右戰略嚇阻的邏輯思維。

 一、完善情監偵體系

 對軍方而言,運用AI判別目標是再自然不過的起點;擷取由衛星與無人機蒐集而來的影像和資訊,搜尋如飛彈、部隊、情資等具軍事重要性的事物。在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NGA)領銜下,各界正戮力導入AI,俾滿足軍事和情報需求。目標判別只是個開端,情監偵才是多重領域戰場覺知的關鍵所在;隨著戰場不斷擴及陸、海、空、太空、網路等涵蓋全球的領域,戰場覺知的重要性也水漲船高。

 二、戰略資產的精準目標標定

 AI致能情監偵,除可定位、追蹤、鎖定敵一系列武器系統,亦能打擊航艦、機動飛彈與核武器等戰略資產。此戰力及對其存在的認知,可能打亂長期以來對嚇阻穩定的假定,尤其是可能對敵報復性武力採取癱瘓反制打擊時。若同時具備能「發現、解決、終結」敵大部分戰略資產的攻擊武器,以及可擊落敵殘存報復性武力的防禦系統,將危及建構在相互保證毀滅的嚇阻基本認知。

 三、有效飛彈防禦

 AI強化的目標標定與導航能力,為一系列戰術與戰略防禦系統帶來光明願景,尤其是彈道飛彈防禦系統,藉此精進目標獲得、追蹤與識別能力。然而,結合強大的攻擊與防禦戰力,也引發對於奇襲可能撼動戰略穩定的諸多疑慮。

 四、人工智慧引領的網路

 網路具備與生俱來的數位主場優勢,是應用AI最佳舞台,繫於AI演算法的Google、Facebook等社群媒體即為明證。大量以電子格式呈現的數據資料,正是AI處理強項;AI引領下,從事探勘、對照,並駭入電腦網路,可對機器學習提供有用資訊,包括發現網路弱點、個人資料、檔案、來往關係,以及其他有助攻擊和防禦訴求之有用資訊。中共將AI應用在監視目的,就引發各界對其侵犯隱私和民主的諸多批評。

 就攻擊而言,AI有助於定位並鎖定特定節點或個人帳戶,俾收集、擾亂,或傳播假訊息;對國家指揮基礎設施與網路發動攻擊,恐造成災難性後果。就對應的防禦來說,AI可協助偵測侵入行為,在民間和軍事作業系統中搜尋蓄意破壞活動。無論攻、守,AI都同樣有所助益,但兩者都可能帶來正、反不同的戰略效應。(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