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暖流

◎楊崢

 這一波寒流來來去去,她已經感冒兩個月還沒好。斷斷續續發燒一個月,然後是無止境的咳嗽和流鼻水。

 原本還生龍活虎,沒想到這個禮拜開始就像力氣被抽乾一樣,病懨懨的沒有生氣。

 向公司請了一天病假,病假不支薪,但還是要就醫證明,拖著高燒的頭暈,她還是騎了摩托車出門。

 診所裡大排長龍,她從八點等到十點才看了醫生,不到兩分鐘就結束問診。 一模一樣的藥包,七彩斑斕的像病菌在示威。

 離開診所已經十一點了,咳了一晚沒睡,她都不懂這病假是請來休息還是請來折騰的,病情沒有好轉,頭更暈了。

 摩托車停在麵攤邊,她點了一碗貢丸湯,請老闆娘多加點胡椒粉,她要用熱湯來澆死病菌。

 芹菜末浮在熱煙裡,很暖很香,可惜她聞不到。

 不知道哪個研究還是哪個報導,說裸睡比較暖,所以她打算今晚把睡衣脫了再鑽進被窩,不要再被暖氣機都驅趕不了的陣陣寒意冷醒。

 辦公室的同事打來,問了她兩件工作上的事,叮嚀她要多休息。

 她也想,但是連賴床的機會都沒有。

 喝完湯,她想著自己只剩下回家的力氣了,熱湯給的那一口暖氣怎麼都覺得馬上就要消失。

 遠在高雄的男朋友選在這時候打來,她靠在機車邊上,猶豫了五秒。

 熱戀了一個月就分開,高雄、臺北兩地的工作讓他們難得見上面,原本每日都要打的電話,變成兩三天一次,再變成想到才一次。

 都是這樣的,遠距離愛情實在太難維持,但她工作忙,也不想處理分手這件事。

 她接了電話,對方興高采烈地說有三天假,要回來臺北,問她要不要一起去看展覽。

 「我感冒了,沒力氣。」

 「不是病了一兩個月了,怎麼還沒好,有認真看醫生嗎?」

 「剛又去診所看了,開了一樣的藥,明明症狀就不太一樣。」她用力地咳了起來。

 「要去掛胸腔內科啦,妳的聲音聽起來支氣管都發炎了吧,去省桃,乖,聽話。」

 聽什麼話,自己男朋友是醫生,卻連幫忙看個藥都難,她還要到處奔波。

 「好。」什麼都不想講,她現在只想回到家裡,什麼都不管地把自己扔到床上。

 洗了澡,想燒熱水喝,發現飲用水沒了,剛剛出門也忘了帶水桶去裝。不行了,她最後的力氣就是掉了兩滴眼淚在被窩裡。

迷迷糊糊的她記得關掉了手機,翻了兩次身,然後不知道過了多久,被泡麵的味道叫醒。小套房裡,那個一百八十二公分的人盤腿坐在和式桌前吸著泡麵。

 「分我一口湯。」她伸出了手,瞥見兩桶水立在電視機旁。

 「不要不要,我有幫妳買了粥,喝粥比較健康。」他忙把小電鍋裡煨著的粥盛出來。「瞧妳病成這樣。等我實習結束,我趕快請調回北部,好歹初一十五吃素有人陪。」他又開始一些不合時宜又不知胡說八道什麼哏的碎念。

 這下,又離分手遠一點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