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印度軍購策略與區域戰略角色

印度採購俄羅斯製S-400防空飛彈,也已支付採購頭期款8.5億美元,第1套系統將於2020年交付。(取自達志影像/路透社)
印度採購俄羅斯製S-400防空飛彈,也已支付採購頭期款8.5億美元,第1套系統將於2020年交付。(取自達志影像/路透社)

◎吳明鴻

 日前印度提出價值53.4億美元的訂單,採購俄製S-400防空飛彈系統,新德里當局在這起主要防空裝備的採購計畫與俄合作,表面上看似公然與美「唱反調」,但若仔細推敲印度長年軍購脈絡,即可窺見不尋常的政治手腕和意圖。

 土國也買S400美反應大不同

 同樣購買S-400的土耳其,遭美國迅速斥責並制裁,2019年7月更被排除在F-35戰鬥機計畫外。白宮明確表示,由於此筆軍購具高度敏感性,不可能讓土耳其繼續參與F-35的技術聯合開發。

 現代化的聯合防空系統,都具備高度機密性質的電子情報搜集功能,對特定防區的長期戰略部署影響甚大。因此,美製F-35不可能與俄製的任何防空系統並用於同一國。面對土耳其的「背叛」,美國的態度一直相當強硬,並表現出對其選擇「極度失望」。 

  同為美國傳統盟友的印度,也與俄簽訂採購S-400合約。美方雖以違反《通過制裁打擊美國對手》法案為由,宣稱要對印度實施制裁,但後來印度防長希拉曼表示,印度採購S-400一事可能取得美國諒解且豁免制裁。

 美方態度的差異,主因印度是美國「印太戰略」的主要參與者,對於美國在南海與印度洋、南半球的戰略布局關係深遠。此外,白宮方面明瞭,印度在軍備採購政策上採取「多元化」策略,目的在平衡美、俄、歐各國在南亞的利益。為了著眼於印度為數龐大的軍備更新換代市場,美國也不乏為印度量身訂製新世代軍備的計畫。

 軍購當籌碼 遊走歐美俄

  就軍備外銷市場的吸引力,現階段印度的價值遠高於其他歐亞各國,印度曾刻意透露,對於購買美製F-35A感到興趣,但尚未獲得美國認可,成為該計畫的「國際合作夥伴」。與此同時,新德里當局也對F-21(印度版Block 70 批量F-16E/F)和F/A-18E/F表現出採購興趣。由於印度空軍未來有多達百餘架戰鬥機要更新換代,所以新德里的政客以軍購為籌碼,增加對歐美廠商的議價空間,以及壓制國內反對派政治勢力的挑戰,這種把軍購和外交巧妙聯繫的策略,一直讓印度的掌權者一再運用,部分軍工企業也從中獲利。印度採購法製的達梭「飆風」(Rafale)戰鬥機隊,從126架縮減成36架就是明顯的例子,導致印度在國際軍備市場的信用風評不佳。新德里還承諾以31.2億美元的價格,購買超過400輛T-90S主力戰車,這些戰車將在印度生產組裝,但須由俄羅斯製造的引擎和傳動系統組成。

 從二戰後的歷史背景觀察,印度一直試圖在不完全選擇俄羅斯或美國的情況下,保持對軍購的選擇。上一個世紀也採用為數龐大的英、法製造的軍備,因此,一直成為軍備外銷大國的角力場域。印度也明白這種特殊的「國際地位」,始終對三軍使用的裝備採取多元化採購策略,從中牽制住歐美對印度的長期關注,連帶為新德里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加分。

 目前,印度在其空軍戰備序列中使用俄羅斯Su-30MKI、法國「幻象」2000H、英國「美洲虎」和自行研製的戰鬥機「光輝號」,還在某些空運機種採購美國的C-17A,印度海軍也是以美製的P-8I為定翼巡邏機的新型主力,所以當局在短時間內,不會進行機隊系統整合和簡化的工程,以免減損了在國際政治牌局上的籌碼。

 印度在美「印太戰略」角色吃重

 作為印度在印度洋地區的關鍵戰略合作夥伴之一,美國在泛太平洋的長期盟友澳大利亞與印度的聯繫和合作,將成為「印太戰略」的基石。美國將藉此開展一系列高層軍、政界活動,來展示雙邊關係的廣度和深度。早在2018年12月20日,當時的澳洲國防部長潘恩就曾公開發表評論,自2014年11月簽署安全合作框架以來,澳洲與印度的關係已大幅擴展,更致力於進一步加強這種夥伴關係,其實這種「准同盟」關係的安全合作關係也有利於美國的「印太戰略」基本布局。

 澳洲官方在美國屬意之下,將和印度共同致力於建立一個「和平與安全」的區域,並維護國際規則下的全球秩序,以期箝制中共在南海和印度洋的擴張。但澳洲至今尚未與印度簽署任何正式雙邊的國防事務合作協定,也還沒有任何軍備採購往來,僅在於有限的幾場地區性聯合軍演活動而已。

 回顧2019年,擔任澳洲國防軍「遠征行動」的聯合特遣部隊,計有5艘澳洲皇家海軍艦船,包括直升機船塢登陸艦在內,澳洲陸軍和澳洲皇家空軍的裝備和人員偕同歐美軍艦,自由航行通過印度洋和南海航路。這些搭配美國「印太戰略」的巡弋,從美國的戰略利益觀察,有必要未來協請印度派出機、艦加入,以便壯其聲勢,符合美國在二戰後在全世界遂行「預防性外交」的一貫布局策略,加強圍堵中共和俄羅斯在南海和南半球的擴張。

 美藉結盟 讓印依賴美製裝備

 在此之前,美國和印度的較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僅有偏向山岳作戰屬性的「戰爭準備」和純粹空中戰術演練的「印度對抗」。美國實際的作為,是2019年度的「印太奮進」聯合演習,編列定期邀請澳洲和印度2年一次的雙邊海軍演習,加強美國透過澳洲致力於與所有「印太國家」聯合促進區域海上安全合作的承諾。澳洲國防軍也藉此對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斯里蘭卡、泰國和越南進行港口訪問,參加一系列海上聯合演習,試圖以印度為前哨站,區隔東協成員和中共的軍事合作與採購。

 此外,美、澳兩軍代表,未來不僅將參加東協國防部長會議,也可能邀請印度參加星、馬、澳、紐、英「五國聯防」年度海空演習,和「團結之盾」這種東協的定期演習。這些軍事活動未來一旦讓印度參加,將會加強美、印之間「印太戰略」的軍事聯繫和部署,而印度的軍備市場也將更為倚重美製裝備,這種影響深遠的戰略利益將遠高於印度採購S-400單項防空系統。

(作者為退役空軍機工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