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聚散總尋常

◎琹涵

 有些人和我們緣深,於是有更長的時間相處,甚至是至親好友;有些人的緣分卻短暫,只有一照面的歡喜,之後或許就是別離了。

 然而,無論緣深或緣淺,都不會是永恆,緣聚緣散都屬尋常。

 我在臉書上見到他的照片時,模樣早已無從記憶,名字卻是極為熟悉。有一次,我終究忍不住提問:「我們是不是曾經見過?」他回說:「你曾經與陳老師到過我的辦公室。」但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那一年,我定居臺中的大學同學想在他那兒出一本散文書,文字早已底定,封面卻一直遲遲無法拍板定案,因電話裡說不清楚,最後決定當面商議。他的高效率是我很欣賞的,彼此只花了幾分鐘就說定了,甚至還讓我們看到即時列印的彩色封面。其實,對雙方來說,都只是驚鴻一瞥。

 在臉書上相遇時,我知道他喜歡攝影,還曾經欣賞他的風景照片,略帶幾分憂愁的氣息。我直言無隱,他則自承比較憂鬱,彼此的交集並不多。

 後來,我的畫家朋友想出畫冊,我請他幫忙。當所有的畫作整理好以後,他客氣地親自前來拿取。我見到他時,簡直驚呆了,因為與記憶裡的印象很不一樣。十年前他是個精壯的男子,此刻的他卻斯文有禮,我驚呼:「你瘦了一大圈!」,他說因為後來常去游泳,瘦了二十幾公斤,也游出了健康。老闆成了帥哥、型男,真心替他高興。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我曾經問過他:「是家族企業嗎?」

 他說:「不,我是白手起家。」

 閒聊後才知道,原來他的父親年歲大了才結婚,生下他後,童年時母親離世,沒有手足,他和父親相依為命。他讀大三時當老闆,創業前父親就已辭世,看不到他往後的輝煌表現。細想來,他這一生孤寂坎坷,所有的困境都必須自己努力面對,幸好後來他娶妻賢德,兒女都能平順長大,力爭上游。

 和他比起來,我的人生未經風霜,會不會也因為這樣,我常不夠勇敢和果決。我在溫室裡成長,風雨都離我太遙遠了,我的生命蒼白而且軟弱,人生的成就也顯得平凡。

 他臨離去時,我開玩笑地說:「十年不見了,老闆成了大帥哥。」

 記得王觀的〈卜算子.送鮑浩然之浙東〉:「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欲問行人去那邊?眉眼盈盈處。才始送春歸,又送君歸去。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碧綠的江水,就像佳人流轉的眼波;重疊的青山,也像美人聚攏的眉峰。真想問問那些遠行的人到底要去哪裡?應該是像你一樣,急著要去好山好水的地方吧!唉!才剛送走了春,如今又要送你回家鄉。朋友,回鄉時,如果還趕得上江南迷人的春色,千萬要住下來和春相隨與相伴!

 送別的詩詞多半憂傷,這闋詞不只優美,連惆悵也顯得輕微。真心祝福他,擁有更美好的未來。

 很高興能再見到他,尤其知道他走在一條更好的路上,還有什麼比這更令人感到振奮的?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