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出走到碧潭

◎莊雲惠

 原本寒風刺骨的天氣,這天難得晴空萬里,溫煦的冬陽擊敗濕冷,帶來有如陽春般亮麗情韻。

 「煜煜陽光動」,璀璨晶光耀,惹得「『詩』心滿園關不住」啊!午後,我決定揹起背包,搭公車轉捷運,來到新北市新店碧潭風景區。選擇造訪碧潭,只因它離家近,不想浪費塞車的時間,就放慢腳步,獨自以漫遊的心情,搭乘大眾交通工具,走向熟悉的景點。

 碧潭周遭依然遊人如織,但與我無關。獨遊是一種自我釋放,隨興梳理情緒,不想與人交談,也無需顧慮同伴心情,雖有點孤僻,卻是必要的沉澱;唯有在此時此刻,那個久違的自己才能慢慢浮現出來,那個心嚮往之的桃花源才會漸漸勾勒清晰。

 長風徐徐,水面有許多天鵝船緩緩行進,可以想見小小船身承載了多少歡愉啊!我腦海浮現前輩詩人晶晶數十年前書寫《碧潭》的著名詩作:「那微波閃著陽光的文字/在潭面寫詩/小舟如一把利剪/剪碎滿潭詩篇」,也許當時詩人也像我一樣,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佇立碧潭邊,凝望青山倒映水面,小船划過粼粼潭水,不絕的光影爍耀猶如清歌般輕輕唱進心扉,湧動的浪漫緒意牽動靈思,而寫下了雋永詩篇!

 長久以來,碧潭一直是新北市著名的景點。對我來說,只因地利之便,而成為可以群遊或獨行,可以久留或暫歇的後花園;可以讓我擁抱青山綠水、花英草色,或看看紅男綠女,感染躍動的活力;也能嗅聞空氣散發的植物香氛,沾染濕潤的水氣,讓身心徜徉於大自然的氣息裡……它是我在緊湊的生活節奏裡,為自己尋得的休止符,看似停頓卻是整理,以進行一場靜和唯美的心靈工程。

 有時,我也納悶,何以不能免俗地墜落忙碌的窠臼:繁忙的工作、奔波的行程、爆炸的資訊……無止境的循環,日復一日、周復一周,催促著自己必須去完成。我像是背負沉重行囊的趕路客,匆匆忙忙疾行於現實。只是,我無法忘情文學的召喚,不能抵禦藝術的吸引,甚至唯恐一不留神遺失了最初的夢願;因此,總是小心翼翼地在時間隙縫裡尋覓一個靜謐空間,把心事悄悄安置,任情思恣意飛揚,讓那個隱藏於現實的自己,盡情遨遊於不受干擾的山水之間。

 當我懷藏著詩情畫意悄然出走,這小小脫軌是偷得浮生半日閒的大大喜悅!我且走且看,感知繁華人間的躍動生機,靜享山光水色交相輝映的景致,欣賞由陽光、綠波,還有快意天風聯袂展示的絕美,領受著簡單卻珍貴的幸福。

 這時,傳來街頭藝人在薩克斯風樂聲中高唱的美妙歌聲,我閒坐岸邊,靜靜地沉醉聆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