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計中計

◎鄒敦怜

 老奶奶犯牙疼,一吃東西就哀哀叫,牙醫說除了須徹底治療蛀牙外,還得重做假牙。她一向怕痛,每次看醫生都得好好哄騙一番,不過這次還遇到更棘手的問題,她說什麼都不肯再去看牙醫。

 兩個月前親妹妹過世了,年紀剛滿九十。妹妹住附近,平時身體一點毛病也沒有,也是個能彎腰下田的老人家。過世前的晚餐還吃得特別開心,睡覺時突然沒了氣息。不識字的她,唯獨認得妹妹和自己的名字,從妹妹的訃聞送到家裡開始,她的心情就很悲傷。

 妹妹猝逝,讓她耿耿於懷。原因是政府來臺時戶籍調查,當時承辦人員把她和妹妹的名字誤植弄混了。她原本名喚幼妹,妹妹叫滿妹,在戶口普查後登記的兩人名字正好對調。鄉下婦人本來就不太需要用到自己的名字,就這麼將錯就錯,她領到那張寫著妹妹名字的身分證,只有家裡的長輩及姊妹倆彼此稱呼,會用上真正的名字。妹妹比她小六歲卻突然離世,讓她覺得一定是地府陰司勾魂時只認名字沒看清楚。

 只是當她把憂慮說給兒子聽時,那個剛從小學校長退休的兒子竟然哈哈大笑地說:「地府陰司勾魂的事,我保證是不可能的,妳想太多了啦!」兒子的保證沒讓她安心,心中疑慮沒得到安撫,她沒睡好火氣大,原本的牙痛在妹妹喪禮後變得更嚴重。

 她在某天中午吃飯時,牙痛得暈了過去。迷迷糊糊中被兒子載到醫院,她聽到醫生與兒子詳細討論,隱約聽到昂貴的報價。那金額讓她心疼,又想著自己應該比妹妹早離世卻還活著,很想振奮起來說不要浪費錢了,可是疼痛加上被安置在牙醫躺椅上,讓她完全沒力氣多說什麼。只覺得有涼涼的感覺透過手臂傳來,接著她就完全失去意識。

 等她醒來,竟然已經在自家的床上,床邊圍滿了子孫,大家都看著她。「怎麼了?」小孫子拿一張粉紅色的紙給她,她從許多文字中找到自己身分證上的名字─吳滿妹,問了:「這什麼?」家人說這是她的訃聞,幾天前她斷了氣,連訃聞都印好了,但不知為什麼竟然醒過來……聽到這兒,她頓時安心了,弄錯了就會放回來,所以妹妹去世並不是陰司勾錯,而是真的大限已至。想到這兒,她心安不少。幾天後製作的假牙送到,她勉為其難戴上,假牙竟然那麼好用,她努力加餐飯,所以長胖了,看起來也更健康。

 沒有人會告訴她的,關於那張訃聞的事。那只是小孫子從電腦裡下載的圖片,除了名字改成她的,其他的內容都沒改。獨一無二的訃聞,只為了讓從牙醫診所回家、剛從麻藥醒來的奶奶看一眼。她說著關於地府陰司勾錯魂的擔憂,兒子轉述給孫子們聽時,小學六年級的小孫子大概花了十分鐘就完成「道具」,沒想到效果竟然出奇的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