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一江山浴血奮戰 可歌可泣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黃國真

 民國44年1月18日,一江山戰役爆發,逾萬名共軍以超過10倍兵力,配合優勢海空軍火力支援,向我僅有千餘位守軍的一江山發起攻擊(如右圖,取自一江山烈士殉國60周年紀念集);共軍在61小時12分鐘之內,先以飛機轟炸,又連續用岸砲與艦砲猛烈砲擊,1分鐘內500發砲火,落在面積僅有1.2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一江地區司令王生明將軍率領守軍,與登陸犯敵激戰,指揮若定,始終固守要點,並發起多次逆襲,最終彈盡援絕,在20日最後以「一顆手榴彈留給自己」的壯懷,引發殉國,守軍盡數成仁,一江山終告陷落。縱觀此戰役,國軍官兵在兵、火力劣勢下,仍能痛殲數倍共軍,亦因其戰況之慘烈,讓原本默默無名的彈丸小島,勇留壯績,瞬間揚名於世。因一江山英烈展現衛國決心,死守中華民國主權、國格和軍魂,感動世人,促成美國國會通過《福爾摩沙條款》,授權美國總統派兵保護臺、澎,並迅速通過《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強化武力;中共則鑑於強占一江山付出慘痛代價,亦未再輕易發動戰事,穩定臺海局勢。

 王生明率部血書明志 誓死奮戰

 一江山分為北江與南江,位於浙江外海上大陳北面,距離12公里,為大陳防衛司令部下轄前線。一江山在國軍進駐前,原為無人岩石島,水源缺乏,也無法鑿井,官兵僅能用降雨蓄水及涓滴泉水飲用。千餘守軍以坑道為家,大陳物資因風浪過大供應不上時,常以鹽水拌飯果腹,還需面臨共軍砲擊、構築工事,但官兵同島一命,戰鬥意志極為堅強。一江地區司令王生明上校(追晉少將),治軍嚴謹、清廉,與部屬同生死、共患難,率部戍守前線,強固工事,更膺選為第5屆國軍戰鬥英雄第1名。

 民國43年,浙江東南沿海周圍東箕、頭門、台州灣口、浪磯山等地已為共軍占領,一江山為大陳之門戶,共軍大舉增兵浙海前線,亟欲掠取一江山,以掃除其向大陳全面攻擊之障礙。中共為展開首次陸海空聯合作戰,成立浙東前線指揮所,由張愛萍擔任司令員,以萬餘兵力,傾巢進犯一江山。

 因應共軍瘋狂肆虐,圖謀一江山,在戰事爆發前,王生明將軍率官兵以血書明志,並由政治部主任孫剛甫中校教導守軍唱軍歌,由廣播器傳達至離一江山最近之頭門島,讓當面之敵感受守軍堅強戰志;孫剛甫並對全體官兵授課講解「革命軍人成功成仁的要義」,堅定守軍戰鬥意志,致使誓死奮戰到底,慨然取義。

 官兵視槍如命

 蔣故總統經國先生於戰前曾多次赴大陳地區視導防務,軍人之友社亦赴一江山勞軍,每位官兵均收到2瓶汽水作為慰勞品;在當時水源、物資匱乏的一江山,區區2瓶汽水極其珍貴。經國先生曾在壕溝裡看到機槍堡內儲放4瓶汽水,好奇詢問官兵為何不想飲用汽水,弟兄則回答,「汽水不捨得喝,到了作戰時,在緊要關頭真正沒有水喝的時候,我們再喝這瓶汽水。」經國先生在另一次南江視導時,發現卡賓槍擦得很乾淨,並用全新毛巾包裹起來,便要求這位官兵將洗臉毛巾拿來讓他看,結果發現居然使用一條又破又舊的毛巾,他詫異問道:「為什麼不拿新的毛巾洗臉,而要用來包槍呢?」這位官兵回答:「槍比我自己重要。」官兵慷慨赴戰精神,讓經國先生印象深刻。

 彈盡援絕 寧死不屈

 駐守一江山多為浙籍子弟,對中共深惡痛絕,青年志士保鄉保命,先後加入游擊隊,甚至父子兵、兄弟兵、夫妻兵同時出現於戰場,皆在一江山力戰殉國。戰役期間亦有不少女性官兵,巾幗不讓鬚眉,展現不遜於男兒的抗敵決心,如4位女性醫護人員蔣桂花、黃鳳英、項小蘭及陳花玉,在槍林彈雨中,為搶救受傷同袍,不幸殉國;另有一江山游擊女英雄尹桂香,在彈盡援絕,面對共軍勸降不屈,最後投海自盡,展現愛國心。

 一江山因距離臺灣本島甚遠,在物資匱乏條件下,守軍官兵意志不但沒有被擊垮,相反的,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益加堅定,也造就戰役期間,可歌可泣的壯烈事蹟。

 美方態度轉趨支持

 一、強化民主國家結盟

 1月20日,國軍在一江山浴血奮戰失守,美軍親眼見證官兵誓死抵抗共軍侵略的慘烈程度,讓美國對中華民國原本的觀望態度轉趨積極支持。1月28日,美國國會迅速通過《福爾摩沙條款》,授權總統認為必要時,可使用武力協防臺灣與澎湖;2月9日,美國參議院以64比6懸殊的比例,通過《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至3月3日中、美雙方於臺北北中山堂舉行交換儀式,《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正式生效,共同對抗外敵。

 二、大陳撤軍 充實本島防衛力量

 一江山戰役結束後,國軍決定將大陳地區軍民撤離至臺灣本島,從2月8日起執行「金剛計畫」,由美國第七艦隊提供所需船艦,由我海軍執行撤離行動;2月15日則另執行「飛龍計畫」,由我海軍自力將南麂島部隊撤至臺灣,從兩處撤回本島的3萬餘名兵力,進一步強化臺灣防衛作戰的實力。

 三、粉碎共軍登陸侵略美夢

 一江山戰役,雖然國軍以失守告終,在戰術上失敗,但是在戰略上卻是成功的,因為從大陳撤回臺灣的兵力,強化防衛作戰實力,加上共軍於一江山傷亡慘重,也了解到登陸作戰遠比想像、計畫中的困難與複雜,因此民國47年的八二三戰役,共軍僅能以火砲砲擊金門,不敢輕易嘗試登陸作戰,成功護住金、馬,為臺海往後一甲子的和平安全,提供最有力的保障,在保衛臺海及民主自由世界,發揮極大的效果,也贏得世人尊敬。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王生明將軍哲嗣王應文曾說:「守軍官兵與整座一江山,幾乎是被炸得體無完膚,我父親引爆手榴彈後,什麼都沒有留下;當我後來第一次登上一江山時,原本希望可以找回我父親的遺骸,但在指揮所遺址內,除了遍布的彈孔,什麼都沒有,我找了幾顆染著血漬的石頭,當成我父親的遺骸,當時指揮所內一定不是只有父親1人,石頭上也絕對不是只有父親1人的血漬,但他們都是與父親為國犧牲、奮戰至最後一刻的烈士,同樣應受到後人的追思與尊敬。」

 南宋文天祥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昂然就義,成歷史典範。無數一江山英靈,他們曾以「我死國生」大義,以行動付諸實現,確保國人今日的安定與繁榮生活,所以我們更應維護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成果,持續傳揚先烈為國犧牲奉獻的精神,萬世流芳。(作者為政治教育訓練中心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