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中」貿易戰未歇 我應掌握經濟發展契機

 經過近兩年互相加徵關稅的貿易戰之後,美國與中共15日在美國白宮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全球股市近期已上漲反應此一利多,各國憂心貿易戰引發的全球經濟放緩陰霾也消失。但值得特別注意的是,此一協議只是貿易戰的「休止符」,而非句點與終章。美國務卿蓬佩奥協議後受訪時表示,仍視北京為美國最大對手,並援引《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直言中共為長期的挑戰。顯示雙方的貿易關係仍有一段長路要走。

 中共副總理劉鶴日前率領的貿易代表團赴美,與美國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這個協議可說得來不易,從美國總統川普在兩年前對大陸發動貿易戰之後,兩國可說是「打打停停」,幾次透過「川習會」,讓貿易戰降溫展開談判,甚至一度接近達到簽署協議階段,但最後仍功虧一簣,貿易戰持續升級擴大,全球貿易與經濟都因此受拖累,因此,這次兩國終於簽署貿易協議,對全球經濟而言,當然是值得慶賀的正面消息。

 從這個分為八大部分的協議內容來看,中共縱然不能稱為是「輸家」,但無疑是退讓更多。例如在未來兩年要增加對美採購2千億美元,承諾更多的市場開放、保護智財權、不干預匯率承諾等。原先中共一直要求的取消全部加徵關稅,也未被接受,只有一部份加徵關稅降低,大部分都維持原來的加徵關稅。而從協議內容來看,對大陸方的要求亦遠遠多於對美方的要求,其退讓非常明顯。不過,劉鶴宣稱,雙方回歸正軌,是為未來創造有利條件;川普則在協議後推文表示,美國現在處於第二階段開始的有利地位。顯示雙方各有考量。

 從兩國的經濟規模、貿易結構來看,這個結果並不意外。兩國如發生貿易戰,經濟規模大者必然占優勢;美國經濟規模(GDP,國內生產毛額)約20兆美元,大陸不到14兆美元,只及美國的三分之二,打起貿易戰原本就吃虧;再以貿易結構看,大陸對美出口超過5千億美元,從美國進口尚不到2千億美元,享有的順差超過3千5百億美元。打起關稅戰,當然美國占優勢,中共根本沒有回擊的籌碼。

 只是,在貿易戰中,中共成功找出美國、或是說川普的弱點,就是農產品貿易與美國農民的選票。大陸早已是美國農產品出口最大的市場,每年從美國進口近3百億美元的農產品,其以斷絕進口農產品作為對美的報復,確實效果顯著。美國政府為此不得不發出數百億美元的農業補貼,原本是川普「鐵粉」的農業州,對川普的支持也受到影響。

 這也是為什麼川普為何在今年11月的總統大選前,必須盡快與中共達成協議,而且要求大陸大幅增購美國農產品的原因。川普原先一直強調要讓大陸經濟有「結構性改變」、如果不是一個好協議不如不簽,但為了連任的選票,川普明顯已退讓,把要打破中共「國有企業」體制、政府補貼等所謂「結構性改變」議題,全部留到第二階段談判中;而第二階段的貿易協議,依照川普的說法,要簽也是在大選之後。

 從整體脈絡來看,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後,今年內、也就是在11月美國總統大選前,雙方應可相安無事,因為川普要專注於連任,難度高的問題都放在第二階段談判中。

 但等到明年大選後,一來中共答應增購2千億美元的承諾不易兌現,再起爭端的機率高;二來第二階段談判,牽涉到國有企業與補貼的「結構性改變」難有結果,北京不可能犧牲其核心利益,更不可能改變其經濟乃至國家體制,因此兩國為此爭端必將再起。如果屆時川普順利連任,再無後顧之憂時,中共即使再拿農產品購買為武器,也未必能讓川普就範。

 此外,要注意的是,即使簽署協議,兩國的科技戰仍未罷休。美方禁止美國企業出口產品給大陸企業的「實體清單」名單愈來愈長,中共當局與企業也全力提升科技自主性,希望能盡量「去美國化」。這個態勢目前尚未看到緩和,同時全球供應鏈的調整亦將持續。

 中共與美國長期的競爭、抗衡,對臺灣而言,既是挑戰又是機會。簽署協議後,預料今年大陸經濟可望緩和原本的下行趨勢,對臺灣經濟會有幫助;而供應鏈調整持續,臺灣仍可收臺商回流潮之利。

 析言之,面對挑戰,我國對內的考驗,是如何落實回流的投資,提升產業競爭力;對外則除了化解國際經貿邊緣化的危機外,更大的風險是如何在美「中」兩大經濟體的爭鬥中,尋得臺灣最大的利益。權衡與拿捏之間,將考驗我們的智慧。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