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吟遊人生】新年憶舊兩相歡

◎蔡富澧

 每一個腳步都是時間計算的單位,就像每一個日子都是生命醞釀的泉源。孩子說:「一年很快又要過去了!」是啊!歲暮年終,總是讓人不由得回想整年來的點點滴滴。是的,從年初的寒冷一路堅持往南走,如今又從南方的校園結束學期課程,暫時安居在北部的家園。每次出門和返家之間,心理上總有一些奇妙的感覺,南方是我生活多年的家鄉,北方是我自己建立的家園;這情景,離家恰是返鄉日,而回家卻正是離鄉時。

 十幾年來,留在臺北家中過年已經成了常態,每到年關,看著巷子兩側原本停滿的車子一輛輛開走,大街上的人潮漸次稀落,落寞反而成了都會中過年的正常現象,心理上有種難以適應的反差。這麼多年了,心裡仍舊認為過年就應該是一片歡樂繁華的景象,心底不由自主就會浮現記憶中南方家鄉過年的場景,那就是一幅童年無憂無慮的假期即景。

 南部人是熱情的,早年南部很少看到公寓、大樓,都是平房或透天厝,白天平常大家沒有鎖門的習慣,只要看門開著,隨時都可以走進去,若是陌生人隨便走進別人屋裡,也會有鄰居出聲詢問制止,或者家犬就狂吠著追了出來。一到了過年時節,出外工作的家人不分老幼全都返鄉,整個村子都熱鬧滾滾的,鞭炮聲從午夜十二點開始響起,往往延續至大年初一中午,到處都聽得到鞭炮聲,看得到白色的煙霧以及刺鼻的硝煙味,還有到處都是拜拜後焚燒紙錢的火光和紙灰,這時村子裡的空氣品質是不佳的,但不會有人在乎,因為那代表了一年難得的團圓和歡樂。

 村子裡總有些人彙整出一套套舞龍舞獅的道具,平常宮廟裡的慶典為諸天神佛熱鬧用的龍獅鑼鼓,應景拿出來正好為村民們討個喜氣,從村頭到村尾,挨家挨戶舞弄慶賀,沿路鞭炮鑼鼓響個不停,聲光效果充塞了耳目之娛,讓人打從心裡感到歡喜愉悅,這個時候,包個紅包答謝表演者也顯得大方多了,收到紅包,表演者臨去之際更是賣力大舞大跳一番,真是賓主盡歡,眾人歡樂!

 這一天大家早早放鞭炮,開門迎喜神,當然也歡迎親朋好友來拜訪走春,人氣愈旺代表來年也愈旺,當然,紅包也須準備得足夠才行。記得有一年春節初一的上午,大哥帶著我和弟弟,三個人從溪埔家裡走田間小路,經過幾公里的農田和荒野到鄰近的高朗村,去向一戶熟識的長輩們拜年,長輩一看到我們三兄弟,立刻拿出紅包,一人塞一個,再拿出年糕、年柑、應景的糖果,讓我們吃個夠,那個新年的上午,我們手裡有錢,肚子吃得飽飽的,再到街上逛了一上午,買了玩具槍和好幾包彈藥,就砰砰砰地一路打回家,真是過癮極了!

 童年及南方的過年記憶,都已經是好久遠的事了,但回想起來,心情還是很快樂!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