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愛的爆竹聲

◎楊崢

 航空公司關閉了,回家的路又難了一點。

 三姊妹還是順利地訂到了年後回鄉的票,舅舅一家除夕夜回去,年初五才離開,剛好錯過。

 很好的行程安排,這樣外婆才不至於一下子張羅好幾家子,忙得太累。

 外公外婆只有舅舅和媽媽兩個孩子,除了舅舅和外公外婆,她們沒有別的親人。

 其實她們三姊妹最怕的就是舅媽,說敷衍太過分,但實在拿不出真心面對。

 舅媽是舅舅的第二任妻子,兩任妻子都比舅舅年紀大。

  舅舅和第一任妻子結婚的時候,擺了兩桌宴請雙方家長,三姊妹看著比舅舅高的舅媽只覺得美、有氣質,直到後來表弟出生,舅媽的憂鬱症嚴重了,她們才發現原來世事無法完美。

相差九歲並不是分開的原因,無法走出自己的牛角尖才是有情人終究要分離的關鍵。

  新舅媽嫁進家門後,她們與舅舅的距離就遠了,新舅媽原本已經有兩個孩子,後來又生了一個表弟,舅舅也漸漸地不送大表弟到她們家玩,血濃於水的感情,似乎就淡了。

 媽媽過世的時候,舅舅讓表弟來陪她們守夜,四個孩子抱成一團啜泣,都哭著想念自己的媽媽。

 媽媽過世後,三姊妹依然留在桃園完成各自的學業,外婆三天兩頭寄魚貨包裹,冰箱冷凍庫滿滿都是老人家的愛,外公過世後,有一陣子外婆還動了搬來與他們同住的念頭。

 媽媽過世那年大姊姊高中剛畢業,沒有繼續升學,就到連鎖速食店上班。媽媽留下來的錢不多,她們細細的分好了兩個妹妹念書的費用,發現媽媽還有些零星的負債,於是兩個小的假日也在附近活魚餐廳打工,幫忙分擔一點生活開銷的壓力。除了太想念一個人拉拔她們長大的媽媽之外,日子過得似乎也沒有嚴冬。

 每年春節都要回到島上去,之前媽媽過年幾乎都要留守,所以她們一向習慣趕在學校寒假結束前回去一趟。

 今年比較特別,老二老三也都上了大學,大姊還帶了一個客人要一同回去見外婆。

 「外婆好,我是大姊的高中同學,以前外婆來桃園的時候,我有幾次遇見過您。」

 「我記得我記得,你爸媽工作忙,你經常下樓來我家吃飯,還有誇過我煎的魚很香。」

 「我到現在還是很想念您的煎魚啊,所以這次就求了三姊妹帶我一起回來找外婆吃魚。」

 大姊姊用力踢了他一腳,他佯裝好痛,扭曲了眉眼,外婆則笑了。

 當然沒有那麼簡單,多年的同學有了感情,要繼續走下去之前,一定要來見過長輩。

 和往常不同,這年的過年氣氛濃了些,少了思念與痛心。

 習慣被打破,有時候不是壞事;之前她們習慣一起想著不在的親人,今年她們擁抱了即將加入的新成員。

 這個年,過得有爆竹聲。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