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庚子年說鼠趣

◎林瓊珠

 說起華人社會的過年,實在可以去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因為農業社會種作沒有例假休息觀念,只有在年節時可以喘口氣,於是可以從除夕鬧到元宵,處處充滿民俗的趣味。尤其十二生肖輪流值星,每一種動物都是有稜有角,或威猛、或馴良、或機敏,擬人性格鮮明,加上習俗傳說推波助瀾,更是趣味盎然。

 今年是庚子年,子為鼠,是十二生肖之首,小小的鼠輩竟能獨佔鰲頭,民間穿鑿附會的故事,都說是老鼠狡猾佔了老牛的便宜,可見多數人對老鼠還是沒有好感,所以總得撥亂反正排遣一下。老鼠這種動物,生來不討喜,獐頭鼠目是其一,形容猥瑣,不登大雅之堂;其次穿牆打洞,晝伏夜出,伺機覓食更是宵小行徑。所以有關老鼠的成語,不是抱頭鼠竄,就是蛇鼠一窩,再不然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不過老鼠雖然膽小,但靈動敏銳,生命力十分頑強,也不是一無是處。心理學家、生物學家經常以白老鼠進行實驗,藉以研究行為心理學及開發疫苗藥物,這群鼠輩為科學殉身,是人類科學文明的開路先鋒,值得大書特書。

 再者,鼠類近親遠親瓜瓞綿綿,也有惹人憐愛的花栗鼠、天竺鼠等等,迪士尼甚至創造出米老鼠這樣的超級卡通明星,紅遍全世界,變成家喻戶曉的夢幻偶像。我小時候還看過太空飛鼠,飛天遁地,好不神氣,完全顛覆華人對鼠類的印象。

 其實,老鼠惹人嫌,說穿了,也只是牠們的生物本能衝撞人類生活罷了,即使如歐洲中世紀的鼠疫浩劫,應該也不是老鼠策動的恐怖攻擊,而是大環境作祟,種種因緣聚合成的災變規律,不能完全歸咎牠們是罪魁禍首。老鼠與人類的恩怨糾葛,從《詩經》的〈魏風.碩鼠〉一路纏鬥,然後牠們成精成怪,變成《西遊記》中逼唐僧成親的老鼠精,到今天,戰鬥還在進行,看來這場惡戰還是會繼續下去,此恨綿綿無絕期啊!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遇到鼠輩都是除之而後快,大文豪蘇東坡曾說:「愛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我想,這才是悲天憫人的最高實踐,真正的民胞物與,物我合一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