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博戲怡情鬧新春

◎盛宜俊

 四季遞嬗流轉,在彈指間,又要送走豬年,喜迎金鼠年到來。

 平日認真執教,謹慎做人處事,難免勞心傷神。如今新春乍到,萬象更新,正可利用年假期間舒緩身心,以洗滌整年來沉積的疲累。

 除夕全家團圓圍爐,初一走春或拜訪親友,初二陪妻子回娘家省親,是我歷年來一貫的既定行程。雖然初二回娘家總是人車擁擠,特別是住得遠的娘家,往返一趟常會耗費許多時間,但對嫁出家門的妻子而言,卻能再次重溫出嫁前被寵愛的甜蜜歲月,我想她必定是歸心似箭。

 我喜歡過年陪妻子回娘家,只因妻子的娘家在鄉下,那兒的年味比都市濃烈。村子裡還保留著最原始的柑仔店,店內陳列了各式各樣的過年童玩,是我兒時的回憶;也有販賣傳統手工的年糕店,味道和我外婆做的一樣香甜。

 妻子娘家祖厝是一座三合院,兩邊廂房內的家具陳設古樸,有著石屋木梁、紅璃磚牆結構,屋脊瓦片層層疊疊,最是古色古香。廳房前有寬闊的廣場,因妻子娘家長輩曾務農,故早期做為曬穀場之用。如今已無人務農,偌大空地變成娘家晚輩們嬉戲玩樂的遊樂場。

 每年初二午餐團聚後,三合院空曠的廣場上,便會開始擺上一張大圓桌。圓桌中央放的是從廚房裡拿出來的大碗公,碗公裡還預置了四顆骰子,只要見此場景,一場家族博弈遊戲便將登場了。

 倒是家族長輩們會事先對晚輩耳提面命,說春節期間的博弈遊戲純屬娛樂,過完年後人人都得認真讀書和工作,絕不可耽溺其中。

 於是無論年齡大小,人人面前都會擺些限額的零錢,然後依次在碗公裡投擲骰子,再視點數多寡以論輸贏。但見四顆骰子在碗內交錯翻轉,起落間伴隨著旁人的呼喊么喝聲,就讓人聽得血脈賁張又激動。

 經幾輪廝殺過後,有人贏得零錢堆疊如山,也有人輸到一文不剩的。然而晚輩們輸錢也不必難過,大人總會將贏來的錢再發還給孩子們當作壓歲錢。所以博弈遊戲對妻子娘家而言,大人們圖的是節慶趣味,小孩們賺得的則是紅包,人人皆大歡喜。

 我又開始期待了,希望今年再當個散財童子,讓孩子們都能在新年春節裡玩得盡興又歡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