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盡情燈火照圍爐

◎莊雲惠

 日子像停不下來的陀螺,日復一日轉呀轉,豬年到了尾聲,「今歲今宵盡,又見一家春」,過了今夜,將迎來金鼠年。

 除夕既是辭舊,也要迎新。據記載,最早提出「除夕」一詞的是西晉《風土記》一書,記述了當時民間習俗:除夕夜互相贈與,稱「饋歲」;酒食相邀,稱「別歲」;長幼歡聚,彼此祝福,稱「分歲」;整夜不眠,稱為「守歲」;還有燃放爆竹以避邪驅鬼,趕走「年」獸等。各種習俗代代相傳,即使到了現今科技快速發展的文明時代,仍是中華文化最重要的節令,備受重視。

 對我來說,除夕是另類忙碌在時間河流漾動,水花激越,看似光鮮華美,卻點滴在心頭。婚前,依照娘家客家習俗度過:採買年貨,做鹹甜年糕、發糕、蘿蔔糕,準備雞鴨魚肉各種牲禮,自製紅糟浸泡肉品,熬煮芥菜做為長年菜……整日忙不停。婚後,則依循婆家閩南習俗過節,因為人口較少,牲禮、年菜簡單許多;最讓我感到新奇的是,豪氣的芥菜不見了,變成了小小一株連根的菠菜,說是南部的長年菜。

 二十多年了,我還是難以把袖珍的菠菜和粗獷的芥菜,這種南北差異卻同名為長年菜聯想在一起。我依舊懷念從小到大認定的長年菜,就是將新鮮芥菜放進熬過肉骨後的高湯燉煮,作法簡單,卻是自己的最愛。它在我心田生根、開花,是搖曳生姿的唯一。直到嫁做人婦,才知道臺灣雖不大,南北距離僅三、四百公里,習俗卻大相逕庭,讓我感到詫異,更有些落寞!我再也無法在除夕夜大啖兒時年菜,以及伴隨成長,流瀉著鄉音、蘊藏著親情,還有數不盡甘苦與共經歷的美食記憶了。

 以前母親總不忘叮囑每人要吃一碗長年菜,因為它是傳統習俗必備的年菜。心想,其中滿含對子女的祝福,希望能長壽健康,過得幸福快樂!同時也感佩,原來先人在平凡平淡的生活裡,為了生存續命努力求得溫飽之餘,不斷發揮想像力,讓許多看似普通的事物注入不凡的意義,賦與不同內涵,增添了雋永情味,豐富了生命光彩,也讓後代子孫有所依循。

 年歲漸長,經常會無端陷入回憶之中,心念與外物相接感通!許多片段曾經是生活的一部分,後來成為心底珍藏的瑰寶,在感到沮喪或糾結時,它們就以一種深情的凝視,熟悉又親密的張望,在無言中流淌萬般溫馨,鼓舞著我再次勇敢前行!一如記憶裡長年菜的香醇滋味,總是在除夕夜重新被喚起,縈迴於腦海!

 帶著存藏的美好送走舊歲,迎向嶄新年華,並告訴自己:要把日子過得靜和豐實,有滋有味,讓「盡情燈火照圍爐」,「家人歡笑說年華」的歡愉不斷延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