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說年菜話團圓

◎鄒敦怜

 一個多月前,她正在趕報告的時候,網頁跳出訂年菜的訊息。那時,她詫異地問自己:「一年又過了嗎?這麼快呀!」

 她總會回想幾個難忘的年夜飯。

 剛結婚那一年,因為婚禮辦得倉卒,兩家人都鬧得不愉快,他們小倆口乾脆參加一個從小年夜一直到大年初四的旅遊團。來到熱帶的度假小島,參加度假中心提供的水上活動、空中跳傘、叢林騎大象……度假村裡許多外國遊客,沒有多少人知道那幾天是華人的新年,新婚夫妻也玩得忘了吃年夜飯。

 之後,她開始生養孩子,可惜與婆家還是有隔閡,婆家是個非常龐大的家族,年夜飯總是席開三桌以上,來來往往的人有九成她都不認識,健談的她在年夜飯時顯得形單影隻。落寞的春節氛圍在她生老二時獲得解脫,老二是在農曆十二月二十四出生的,年夜飯時她還在醫院裡,正當的理由讓她可以不用出席那個人數眾多的圍爐餐會。從那一年開始,每到年夜飯,她都只負責把小孩打理好,並訓練孩子該說哪些吉祥話,然後交由另一半帶回婆家。

 她的忙碌都在把另一半和兩個小孩送出門之前,她得準備禮物、紅包,並把小孩打理好,只要把人送出門,她就擁有大約八個小時的空檔。獨自一人在家的年夜飯,她其實一點也不覺得孤單。她會為自己準備輕食、咖啡、糕餅、水果,選定好看的書籍、影片。年終最忙碌的時節,那幾個小時的無憂無慮,是她那幾年的期待。

 幾年前開始,因為弟弟、弟妹工作調動,娘家的年夜飯常常只有弟弟或弟妹帶著小孩回家。她顧不得太多顧忌,第一次對媽媽說:「今年,你不要準備太多菜,我幫你預定幾道。」她知道媽媽喜歡自己做年菜,一道簡單的肉捲,超市賣一條一百元,媽媽親手做的,是從泡軟洗淨豆腐皮,把荸薺、香菇和調味好的絞肉拌勻,捲好、蒸熟、慢慢油煎而成,太費工了。媽媽只有一雙手,要獨自準備七八道菜,想想實在辛苦。去年,媽媽的手受傷,她訂了整桌的年菜,只要加熱就可以上桌。

 今年,娘家的人口變動更多了,弟弟的孩子們長大,遠渡重洋留學,弟弟提早宣布過年期間要公出,當然弟妹也在異鄉忙碌。她看著那則年菜訊息,想的不是今年要訂哪個商家的年菜。她撥了通電話回娘家:「今年年夜飯,我帶你們到餐廳吃吧!」

 她總是不拘繁文縟節,誰說年夜飯女兒不能回娘家呢?俐落的在工作空檔訂好了娘家附近的餐廳。儘管小時候那種濃濃的年味已無處尋覓,但她總是記得父母曾經給與的,關於過新年、發壓歲錢的美好回憶。想到今年將有的特別年夜飯,她忍不住哼起小時候媽媽教會她的兒歌:劈哩啪啦鞭炮響,過新年、穿新衣、戴新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