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東掩西遮也過年

◎龍青

 南宋詩人洪平齋有一首〈歲晏〉:「得路只輪車易上,失時獨幅被難眠。淡黃齏飯茅柴酒,東掩西遮也過年」,詩意尋常,反而令人動容。試想平常人的生活,每到歲末,誰不是「東掩西遮也過年」呢?人間種種美好,最難脫卻煙火,母親日常幫我拾掇、燒燒煮煮,一年恍惚過去,跌撞曲折,卻也稀鬆平常。

 我記得兒時的春節,大街小巷總能聽到鞭炮聲,如今卻很少聽到,偶爾在夜幕下看到煙花,心中一驚,誤以為它是從過去的天空一路綻放到此時的天空。興之所至,我也會想要尋找孩子們經常拽在兜裡的摔炮,遍尋不著,反而悵然若失,彷彿童年隨之化為泡影。人世又變得明白無誤,只是眼前冷冰冰的一個存在。然而生而為人不就是為了讓這冷冰冰的存在變得溫暖,如同在長夜當中看到星辰?

 列夫.托爾斯泰說過,「我的生命不是我的,因此生活的目的不可能只是我的幸福,它的目的只能是那些賦與我生命的派遣者所期望的。而他所期望的是大家都彼此相愛,這也就是我的和眾人共有的幸福之所在」,每當除歲的爆竹聲起,我便懷有讓身邊人在新的一年都能幸福的願望;我相信生活的目的一定是大家都能夠幸福,即使我們經常感到悲傷,然而悲傷並不長久,它會和土壤一樣肥沃我們的心,並且讓幸福的種子發芽茁壯。

 我的母親對我沒什麼要求,她對我的愛往往變成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像空氣和水,不斷滲入我的身體,這種愛的滋潤,讓我也能夠不斷傳遞給自己的孩子,不知疲倦,永遠不去說教,而是默默地陪伴左右,所期望的正是你所賦與的。

 正月裡的第七天正是人日,女媧在這一天造出了人類。我們對自己在地球上的這種身分感到無比榮幸,印度作家巴山德說,「造化誕生為人,人不是屈服於造化,而是造化服務於人的意志。為某種比自己更好的東西而奮鬥,簡言之,愛最好的,是一種少見的優良品質,造化正是基於這種品質而創造了人,人可能完成造化之神祕的目的。每個人在生命中都有隱祕的目的,它推動著人超出有限的能力,盡可能地去達到它」。此時,我們可曾想過構成自己一生的每一年,都在超出造化對我們的塑造。

 儘管人類的進程和每個人的進程一樣充滿崎嶇,進化與苦難相伴隨,一年之終,英雄氣短;一年之始,雄心勃勃。人類經常東掩西遮,捉襟見肘,寒酸過,富裕過,驕傲過,卑賤過,然而我們總期待過得更幸福,所以這樣的意志不僅是人的意志,也是我們塑造出來的神的意志,直到有一天我們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