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懷舊的春節

◎林瓊珠

 初冬,二舅仙逝,但他留下的溫暖和愛,我相信一直都會在。

 小時候,除了除夕圍爐的澎湃大餐和壓歲錢之外,我們最愛初二跟著媽媽到舅舅家作客。

 舅舅白手起家,經營一家小型鐵工廠,舅媽熱情好客,煮得一手道地臺菜,逢年過節祭祀拜拜,總得跑好幾個市場,備妥各式應時食材,甚至曾有專業大型蒸籠,我媽跟她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於是除了一桌滿滿菜餚之外,還有各式瓜果、蜜餞、零食,豐富大器,就是古早「吃到飽」的概念啦!

 舅媽總是大方熱情的布菜,甚至娓娓道來菜餚的來歷與作法,簡直就是家傳得意的食譜,聽得我目瞪口呆,嘖嘖稱奇!而且母親娘家親族幾乎全員到齊,人聲沸騰,熱鬧極了!飯後就是歌唱時間,很早很早以前舅舅家就有家庭版全套卡拉OK,長輩們唱懷舊老歌,年輕人唱流行歌,小孩在一旁嬉鬧伴奏,若干年後,家族中居然有個表弟唱歌唱到要出唱片哩!

 後來,舅媽有了年紀,媽媽不忍她張羅餐食勞累,我們也就不便再打擾。有一年,我乾脆找一家口碑不錯的餐廳設宴,換我們姊妹宴請舅舅一家,那一次新春聚餐氣氛融洽和樂,兩位慈藹長輩和表弟妹都到了,賓主盡歡,其樂融融。

 但人生總不免起落坎坷,待人忠厚誠懇的舅舅最近幾年飽受病魔折磨,很是辛苦。我們姊妹也曾連袂去探視他,他雖然消瘦許多,但笑容依舊,還是一直熱絡招呼我們用餐吃飯,那瘦弱的身體承載沉重的病情,一逕無畏無懼,他只是淡淡地說:「就是發生碰到了,只能面對……。」

 那一次聚餐,是阿姨們準備的,豐盛依舊。大家一樣有說有笑,雖然大家都知道舅舅的病情不樂觀,但看到他那麼勇敢,我也只能在心中祈禱,希望老天不要讓這樣的好人受太多折磨,分給他一點悲憫寬貸,讓我相信人間還有是非公道。

 然後,舅舅離開了,過年時我們去探望舅媽,也整理家族的舊照片,看時間的流沙雕塑我們曾有的容顏,以及沉澱靜定後的人生瑣碎,其中更有舅舅溫潤的眼神與笑容,於是,我知道:他留下的溫暖和愛,一直都會留在親人的心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