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不當介入 文藝充斥政治味

◎黃秋龍

 我國金馬獎不僅是臺灣電影業界最具代表性與影響力的電影獎,也是史上最悠久的華語電影獎,並享有「華語奧斯卡金像獎」之美譽。就在第56屆金馬獎,去(108)年11月23日登場之際,「中國電影金雞獎」卻一改過去於9月舉行的慣例,將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頒獎典禮,刻意延至11月23日在廈門舉行,與金馬獎撞期。導致中國大陸電影「被迫缺席」,不得參加金馬獎,更使兩項頒獎典禮,充滿濃濃政治味。事實上,識者認為此係中共政治力之不當介入,顯然已背離當前習近平高唱的兩岸融合發展與人類文明對話內涵,值得正視警惕。

 解構中共切割金馬獎、金雞獎

 針對中共抵制金馬獎,金馬獎影展主席、我國導演李安,向媒體表示,「金馬獎像是華語電影的大家庭,我們雙手永遠是張開的,只要是華語電影都歡迎」。然而,回顧當年中共在1978年,始採取改革開放政策,金雞獎則晚至1981年才成立,並始終被外界認為官方色彩濃厚。然去年改制後,則展現成為國際電影大獎典禮的企圖心。由於其日期調整,從2年1屆改為每年舉辦,不僅被認為是將矛頭指向金馬獎,事實上,也反映出中共黨人從未將「文藝歸文藝,政治歸政治」,理解為「文藝不應該涉及政治」。眾所周知,中共向來最注重文藝在政治宣傳中的作用。1942年抗日戰爭期間,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即提倡文藝介入政治,為工農兵服務。2014年,習近平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時,亦認為「文藝要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這個根本方向」。概括而言,「文藝歸文藝,政治歸政治」,經常成為中共要求別人「不得用文藝講政治」的藉口。

 臺灣金馬獎、中國金雞獎、香港金像獎,向來被列為「三金」。事實上,「中國金雞獎」被視為中共宣傳機器,大多數有理想的電影人或「嗤之以鼻」;香港金像獎有區域限制,要有一定比例的香港人參與才可參選。

 相對的,金馬獎不但歷史最悠久,評審標準最「純文藝」,而且參選條件最寬鬆。只要華語片就可以參加。正因為金馬獎最具有融合華語世界相互對話的文明條件,才使它成為最具權威性的華語電影頒獎禮。很多大陸電影從業員,都以獲得金馬獎為榮,不少藝人也因為在金馬獎上而一舉成名。例如,演員涂們在2017年摘下金馬影帝前,並非一線演員,獲獎後才身價看漲;誠如出生於我國的紀錄片知名導演傅榆,當時的剴切表述:「金馬獎是個有影響力的華語電影獎項,它一直迴避兩岸政治紛爭,從而為兩岸電影工作者開展交流提供了空間。」然而,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卻有選擇性的批評傅榆言論,枉顧傅榆在族群融合與文明對話上的豐富生活經驗與專業貢獻。

 金雞獎淪為「為政治服務」的作法,恐怕只會讓活動更顯黯淡。中共藉大陸市場利誘,不僅脅迫外企與金馬獎切割,而且還將「一個中國」政策無限上綱。顯然,中共如此向國際社會的擴張式政治操作,等同於讓兩岸文藝交流危機升級,既與「深化兩岸融合發展、保障臺灣同胞福祉的制度安排」相背離,也違背了文明對話的價值內涵。

 文藝交流擴張成政治危機

 事實上,政治與文藝是可以相互涵容的,因為,文藝本質上是一種思想情愫與文明價值的表述,但有時卻無法不涉及政治題材,甚至,在某種意義上,政治題材才是文藝最能觸及人心的主題。中共硬是將文藝交流擴張成政治危機,將會伴隨潛在的負功能,流失國際好感與斲傷兩岸融合。

 去年10月,中共19屆「四中全會」才以「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主題,其中決議宣稱要「完善促進兩岸交流合作、深化兩岸融合發展、保障臺灣同胞福祉的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再從所謂融合發展來說,可溯源自2014年11月,習近平在視察福建宸鴻科技(平潭)有限公司,首次公開提出兩岸融合發展的表述,指出:「兩岸同胞同祖同根,血脈相連,文化相通,沒有任何理由不攜手發展、融合發展。」再者,中共去年還將文明對話,列為重要外交主場活動,其旨在「推動不同文明、不同宗教交流互鑑、取長補短、共同進步」,「要加強不同文明交流對話,加深相互理解和彼此認同,讓各國人民相知相親、互信互敬」。由上可見,兩岸電影文藝的交流,從中共角度而言,應該是以「兩岸融合發展」、「保障臺灣同胞福祉的制度安排」,以及「文明交流對話」才是上乘,奈何,卻將文藝交流擴張成兩岸與國際上的政治危機。

 結語

 基此,為了促進兩岸與國際電影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呼籲中共需要遵守普世原則。例如,政策制定者需要對公民社會有信心;支持文藝創作自由;接受文化差異,而不質疑普世價值觀;容忍跨文化分歧,尤其是與規範和價值觀相關的分歧。如此才能將兩岸電影交流,落實對應所謂的參與感、體驗感和獲得感。(作者為元智大學兼任副教授 )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