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手

◎偌堯

 男人的五根指頭又粗又肥,軟軟的掌包覆女人白皙小手,當他輕輕收攏圓凸指肚,便如脅挾她敏感纖細的神經,牽一髮動全身。

  初次見面時,女人在飯桌上觀察男人,眼光從臉龐掃落胸膛,正常人都會不太好意思繼續往下細看,尤其在說話者滔滔不絕時,但他莫名蠱惑她,或者是容貌、或者是聲線、或者是學養,女人無法將目光移開,先深呼吸再吞了一下口水,便眼巴巴盯著他的手——那團不符比例、膨脹厚實的肉——男人最不具企圖性與侵犯度的部位。

 左手無名指上沒有婚戒,女人發現後像著迷般,跌入無人之境,慢慢檢視起小細節,在西裝袖口左腕下若隱若現的,是頗具知名度的R牌名錶——成功人士標準配備——想在商場立足,這六位數花費可是真省不得。

 那右手呢?比較玄妙的是,有些光澤閃閃發亮,「那是什麼?」女人忍不住打斷男人。

 「綠髮晶手排,招財的;黑曜石手珠,擋煞的……。」男人平常至少戴這兩串,運勢比較差兩手各會掛個幾條,「我還有一大座紫晶洞,專門來消磁。」數一數,他因不同功能性,大手筆買了十多條各色水晶交替著使用。

 多見了幾次後,女人禁不住好奇,「這真的有效嗎?」邊說邊以食指指腹戳了戳他右腕的五色石,「欸?妳不能亂碰啦!」男人的反應有點浮誇,彷彿女人這動作觸發某塊與他的深度連結,「會沾染我的晦氣喔!」

 那時,他們正處於曖昧階段,離開密閉空間與相熟同伴後,男人總會以機敏探得險境的警覺與受情勢所逼的因緣巧合,幾度順勢拉起女人的手,「過馬路看前面啊!」、「小心,要撞到車了!」牽著牽著,兩手相連倒成了一種習慣,只要並肩,便會自動貼在一起,再也放不開。

 第一次接吻前,女人又忘情凝視男人的厚實,她請他攤開手心,下意識撫過深長的掌紋,男人低垂著頭身體微縮了一下,「我就這裡不好看,很腫。」他忽然抓住她游移的指頭,傾向前吻了她。

 「不如買一樣的給妳?」男人試著將拇指與中指扣成不規則的圓,玩鬧似地丈量女人手圍。沒料想到女人竟有自己的主意,「你也戴戒指嗎?」她滿臉期待,他卻毫不遲疑搖搖頭。

 幾個月過去,兩人關係更緊密了些,女人在男人癱趴她肩背時小心翼翼開口,「我想去看金尾戒,也選個送你?」他爽快回了聲「好」,馬上沉沉睡去。

 這事有段時間沒進展,直到男人大病一場,忽然有天主動提起,「妳只是說說罷了。」這話讓女人大驚失色,連跑幾家傳統金店,尋尋覓覓找到了合適款式,男人卻在前往試尺寸的路上焦慮發了脾氣,「不能改天嗎?」

 女人垮下臉,轉頭想離開。最後,他們還是買了同款金尾戒各自套上左右指,用幾分鐘前分別在提款機領的現金。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