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戎裝名人錄】二戰英陸軍總舵手─艾倫·布魯克

◎雲陽

 早年生活

 艾倫‧布魯克(Alan Brooke)1883年出生於法國的英裔愛爾蘭家庭,家族擁有悠久的軍事傳統。布魯克直到16歲,都待在法國並接受教育,因此能說流利的英語和法語,亦通曉德語、烏爾都語和波斯語。

 布魯克早年的軍事生涯並不順遂,在72名伍爾維奇皇家軍事學院的新生,僅列第65名,算勉強獲得就學資格,但畢業時,進步到第17名。

 畢業後,少尉布魯克於1902年12月24日奉派加入皇家砲兵團。一戰期間,跟隨部隊在法國作戰,在1916年的索姆河戰役有傑出表現;1918年,布魯克成為第1軍高級砲兵參謀。一戰後,布魯克晉升少校並獲傑出服務勳章。

 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布魯克先後在參謀學院、坎伯利大學和帝國國防學院擔任講師,並自1930年代中期,先後出任許多重要職務。1938年,布魯克晉升陸軍上將,二戰爆發時,被視為英軍最重要將領之一。

 二戰初 任英軍主力部隊指揮官

 二戰爆發時,布魯克指揮納編在英國遠征軍下的第2軍。身為英軍主力部隊指揮官,布魯克對盟軍抵擋德國進攻的機會,抱持悲觀態度。他不滿意法國、比利時兩國陸軍的素質和作戰意志,尤其在視察部分法國前線部隊時,看到儀容不整的士兵和缺乏保養的裝備,更強化了他的質疑。他亦不信任英國遠征軍統帥─維里克元帥,布魯克認為,維里克過度執著於細節,缺乏廣泛的戰略觀。反之,維里克也不欣賞布魯克,認為他過度悲觀。

 當德軍於1940年5月10日發動對法國與低地國的進攻,僅10多天,德國裝甲部隊就橫掃西歐,直至英吉利海峽沿岸,大批盟軍遭到包圍。1940年5月下旬,英遠征軍第2軍力圖阻擋向海岸推進的德軍,為敦克爾克的盟軍爭取更多撤退的時間。

 5月29日,布魯克收到返英的命令,將部隊交由蒙哥馬利指揮。據蒙哥馬利表示,布魯克非常不情願在危急時刻棄部隊於不顧,甚至情緒激動到崩潰流淚。布魯克返英後,時任帝國總參謀長的迪爾元帥告知,他即將再度前往法國,指揮一支新成立的英國遠征軍。布魯克對此不表贊同,他認為,盟軍想在法國維持根據地的可能性已不存在。布魯克向戰爭部長艾登表達再增派援軍到法國,已無軍事價值,亦無成功希望。布魯克也在電話中向邱吉爾力陳,須從法國撤回所有英軍。邱吉爾最初反對全面撤軍,但最終被布魯克說服,結果總計約20萬的英軍和盟軍,從法國西北部港口撤離,為日後的反攻奠定基礎。

 布魯克於1940年7月奉命指揮英國本土部隊,負責防止德國入侵的準備工作。一旦德軍入侵,布魯克將成為地面戰的總指揮。布魯克特別注重發展機動預備隊,以便在敵軍建立灘頭堡前迅速反擊。布魯克在戰後承認,為拖延德軍登陸,甚至「曾考慮在海灘上使用芥子毒氣」。

 布魯克認為,一旦德國入侵,情況遠比「無助」更惡劣,英國將要進行一場艱苦的保衛戰。幸好,德國的入侵計畫,最後並未實施。

 1941年底 出任帝國總參謀長

 1941年12月,布魯克接替陸軍元帥約翰‧迪爾爵士擔任帝國總參謀長(CIGS),成為英國陸軍的總指揮。 

 之後的二戰期間,布魯克一直是英國首相邱吉爾和盟國最重要的軍事顧問。1942年,布魯克加入盟軍最高指揮單位─美英參謀長聯席會議,負責指揮整個英軍。他經由參謀長聯席會議,專注於大戰略的規劃,同時負責高階指揮官的任命和評估、兵力和裝備的分配,以及空中兵力的戰術與組織,以支援野戰指揮官的地面作戰。此外,他也負責督導自由法國、波蘭、荷蘭、比利時和捷克等國部隊的作戰行動,並向流亡在倫敦的各國政府報告。

 布魯克作戰規劃重點置於地中海戰區,希望能驅趕在北非的軸心國兵力,然後攻入義大利,從而打通盟軍在地中海的運輸,等盟軍準備就緒而德國兵力被削弱時,再伺機進攻。不過這種重視地中海戰區的觀點,與美軍早日反攻西歐的承諾形成對比,因此在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多次作戰會議中,經常引發激烈爭論。在英美同盟的前幾年裡,通常是英國的觀點居上風。在1943年1月的卡薩布蘭加會議上,盟軍決定由艾森豪將軍指揮進攻西西里島,這項決定將反攻西歐的時間延遲至1944年。

 身為總參謀長,雖然少有機會親臨戰區,但是必須指派適任的將軍指揮部隊,並決定動用的兵力和物資。對此,布魯克經常抱怨,許多本來可以成為優秀指揮官的軍官,都已在一戰中陣亡,這是英軍二戰初期曾遇到的困難之一。1942年初,他曾一度被舉任為中東戰場的英軍指揮官,但是布魯克自認比其他將領更了解如何與邱吉爾打交道而推辭這項職務。

 1年後,隨著戰局變化,布魯克認為已無必要再待在邱吉爾身邊提供諮詢,期待能夠指揮盟軍反攻西歐,因為布魯克認為邱吉爾曾三度答應為他爭取這項職務。然而在1943年8月的第1次魁北克會議後,決定將盟軍指揮權交付馬歇爾將軍,但馬歇爾又因為擔任美國陸軍參謀長而不能離開華盛頓,以致再委託給艾森豪。布魯克對此非常失望,認為邱吉爾顯然未全力幫他爭取,似乎不太重視,「好像是次要的事情」。

 身為帝國總參謀長,布魯克對盟軍的大戰略有關鍵影響力,尤其在西線,至少到1943年為止,當美軍投入規模還小於英軍時,戰事都或多或少按照他的規劃執行。其中,最明顯的影響是他反對過早登陸法國,讓「大君主行動」延到1944年6月才實施。而布魯克敏捷的思慮和不妥協的作風,也贏得盟軍將領一致尊敬。不過,基於曾與整個德國戰爭機器交手的經驗,布魯克顯得較為謹慎,因此有些美軍將領認為他過度保守,缺乏為爭取勝利所需要的進取心。

 與邱吉爾關係不睦

 在擔任帝國總參謀長期間,布魯克與邱吉爾的關係不算和睦。布魯克並不認同邱吉爾處理事務的習慣和工作方法,也對邱吉爾辱罵將領和干預戰略事務,相當反感。不過,布魯克仍舊佩服邱吉爾激發軍事同盟的方式,和願意承擔領導戰爭重任的精神。反之,邱吉爾對於布魯克也無好感,因為向來只有布魯克敢頂撞他。邱吉爾曾抱怨,當他拍桌怒視布魯克時,布魯克卻回敬以更強力的拍桌與怒視。不過邱吉爾的不凡之處,就在於僅任命布魯克為帝國總參謀長,且在整場戰爭中都容忍他。

 布魯克在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都維持寫日記的習慣,包括他所知道的一些戰爭內幕、他的戰略思維,和參與多次會議的軼事,還有他對盟軍領導階層的觀察和評論。該本日記在1957年首次出版發行,最受人矚目的是,布魯克在日記中對於邱吉爾的觀感,雖然有表達欽佩之處,但更多是對邱吉爾的尖銳批評和不滿。

 戰後熱愛大自然

 二戰後正式退役的布魯克,在多家大型官民營企業擔任董事會成員。不過,最膾炙人口的是,布魯克熱愛大自然,尤其鳥類,並因此成為鳥類學家,在鳥類攝影甚為傑出。他在1950年至1954年間擔任倫敦動物學會主席,並在1949年至1961年間擔任皇家鳥類保護協會副主席。

 1963年6月17日,布魯克心臟病發作,在妻子陪伴下平靜離世。

(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