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抗大國挑戰 美強化野戰砲兵能量(上)

◎蔡馥宇(譯)

 美國國家安全戰略重新著重在大國競爭後,美國各軍種與兵科皆重新檢討其作戰能力,是否適應高強度作戰行動,其中美國陸軍野戰砲兵戰力特別受到美國陸軍重視,並且委由智庫蘭德公司進行研究分析,青年日報節譯如後,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此篇報告主要支持者是美國奧克拉荷馬州希爾堡的野戰砲兵學校,其主要目標是對針對2025年、或未來美國陸軍旅級、師級的野戰砲兵能力進行評估,以確定其是否能滿足陸軍本身或聯戰單位,在直接支援、長程打擊、反火力射擊,乃至於目標獲得與射擊任務指管的能力。

 大國競爭的挑戰

 2001年的911事件,改變了世界,也改變了美國陸軍。在超過10年的時間,美國陸軍焦點愈來愈集中在平叛行動上,這嚴重衝擊了美國陸軍的裝備、準則、訓練與兵力結構。

 尤其自2013年開始,俄國、中共、伊朗與北韓等國家,讓美軍重新意識到傳統戰爭的可能性,但美國陸軍檢討其戰備狀態時,美國陸軍發現大多數中、低階單位、官兵在面對高強度聯戰行動嚴重欠缺訓練、裝備與知識。

 因為在平叛行動中的美國陸軍野戰砲兵,普遍都駐紮在獲得加強防禦工事的前進作戰基地內,並且獲得空軍定翼戰機與陸軍旋翼機,乃至於一般部隊巡邏支援,其主要任務也是在與敵軍接觸時快速且有效地朝目標投射少量火力,因為敵人數量往往極為有限。這導致當前美軍砲兵的戰技與思維,在科技進步的情況下,反而低於911事件前的水準,反觀美國的潛在對手國家,卻在這段時間取得長足進展。

 俄國是美國最主要的潛在對手,其對於烏克蘭、波羅的海地區與北歐、東南歐的威脅,乃至於潛在可能的侵略行為,皆構成嚴重安全挑戰。倘若俄國對波羅的海地區發動攻擊,美陸軍野戰砲兵不只需要重新建立攻擊、抵消,或防禦俄國A2AD系統與砲兵火力,才能在潛在衝突中,站穩腳步,爭取求勝。

 中共則持續擴大在東亞與東南亞的軍事影響力,除傳統熱點臺海衝突外,亦有可能因為東海與南海領土爭端引發衝突。在傳統用兵思維上,美國陸軍與其野戰砲兵在這類戰場被視為「無用武之地」,但倘若美國陸軍獲得中程以上飛彈,將讓其具備參與打擊共軍的任務。

 伊朗無論就地緣戰略、歷史衝突、宗教差異等方面,都是當前美國在中東最大敵人,且可能會利用再次關閉荷莫茲海峽等方式,對西方與中東其他國家施壓,美國與潛在盟軍則會反擊,迫使其重新開放海峽。雖然乍看之下,其主要是海空行動,但倘若作戰任務長期化,陸軍砲兵極有可能在該區參與打擊行動,支援美軍在該區對伊朗陣地的突擊行動。

 至於已對峙超過60年時間的南北韓,倘若北韓對南韓發起侵略戰爭,首波攻擊勢必是以部署在38度線以北超過3000門的火砲與多管火箭。為除去此一威脅,美國與南韓邊界守軍勢必要利用,包括美軍野戰砲兵在內的陸空所有力量反擊,但相對的,北韓早已將這些火砲要塞化,也大幅減損美軍火力投射的效益。

 報告也提到撰寫當時(2016至2017年間)在敘利亞與伊拉克進行中的抗「伊斯蘭國」(IS)戰事,雖然其作戰本質10餘年來,美軍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的平叛戰事十分接近,但其需要的火協、高精確度射擊等要求,依舊是美軍野戰砲兵的重要挑戰之一。

 目標、反制與威脅

 雖然在前述的可能威脅想定中,陸軍野戰砲兵或多或少都占有一定程度角色,但在考慮任何戰場前,都先需要考慮以下3個要素:射擊目標設定與優先順序、敵方可能反制措施與對我火力造成的影響,以及我方砲兵單位面臨的威脅為何,以及如何透過訓練與裝備現代化減輕敵反制與威脅。

 在目標制定方面,一般野戰砲兵常獲令射擊的敵目標,包括敵軍部隊、敵間接火力單位、敵空防系統、敵後勤體系、敵指管單位、敵情監偵載具,或裝備、敵電戰設施或載具、敵航空單位、敵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或其他具戰略意義載具。

 敵方可能反制措施方面,潛在對手可能會利用偽裝、欺瞞與誘騙等傳統欺敵措施部署假目標,並在部署前述會被砲兵單位視為具價值目標時,透過分散與機動等方式,減少遭偵知的可能性,以及強化被偵知與打擊後的生存性等方式,減損我方砲兵打擊的效益。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科技進步,新一代的偽裝科技,除反制傳統光學偵測系統外,亦能降低紅外線與雷達感測器的效率。

 在砲兵受到欺瞞,對假目標進行火力射擊時,不只浪費彈藥,也同時暴露自身位置,招來反火力射擊。北韓則採用截然不同的方式,加固砲兵陣地,甚至將其要塞化,讓美韓聯軍無法輕易打擊其陣地,這也是反制措施的一種。

 新一代的電子戰,則以多種方式影響砲兵火力發揚,包括利用電子反制措施保護具價值單位,避免被我方偵知,或妨礙甚至破壞前進觀測與射擊指揮所的通信,進而降低我方砲兵火力投射效率。

 最後在威脅部分,一般陸軍野戰砲兵單位面臨的最大威脅,往往是「同業」的反火力射擊,尤其是倘若敵方將有效砲兵火力與反砲兵雷達整合後,將成為強大且有效的反火力殺手。為因應此威脅,現在的砲兵透過強化火砲機動性、增長火砲射程、快速解算射擊諸元、縮短進出陣地時間等各種方式,進行砲兵與砲兵間的對抗。

 在此報告討論的各種情況中,美軍最有可能面對的反砲兵火力,來自俄軍,其最強大且最有力的反砲兵系統,應為BM-30「龍捲風」式300公厘多管火箭系統,每輛9A52發射車能發射12枚,搭載包括子母彈頭、地雷彈頭與氣爆彈頭在內的各型火箭,其經現代化後的大型砲兵火箭,能將243公斤的彈頭投射至25至90公里遠處,如果是輕量彈頭增程彈,則能達120公里射程之譜。

 除BM-30之外,俄國陸軍舊型的BM-21同樣深具威力,雖然欠缺精確導引能力,但其能夠有效打擊40公里外的目標,能夠快速且有效地對美國野戰砲兵構成重大威脅。(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