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抗大國挑戰 美強化野戰砲兵能量(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蔡馥宇(譯)

(接上文)

 目標獲得 即時且精確

 對任何火力投射而言,如何即時且精確取得敵軍目標位置,是火力發揚效率的關鍵。在平叛戰爭中,最大困難是如何區分叛亂分子與一般平民,但在未來的傳統戰爭中,美國陸軍與其他軍種的感測器如何在高強度戰鬥下生存,將成為主要討論關鍵。

 現在美國陸軍主要使用一系列「雷射目標測距定位儀」(LTL),包括Vector21雷射測據儀、目標偵察紅外線地貌測距儀(TRIGR)、雷射目標定位儀與手持式雷射標定器(HLM)等設備。根據目前計畫,美國陸軍將在2025年以「聯合效應瞄準系統」(JETS)取代前述裝備,其能將最小目標定位誤差(TLE)從50公尺縮小至10公尺以內。JETS雖是陸軍主導計畫,但空軍與陸戰隊都有興趣接續採購,因為其精確度的提升,能進一步降低附帶損傷,並且提高聯合火力的殺傷力,且其內建數位接頭,能以相關通信系統直接把目標訊息傳給更高級別的指管系統。

 在空中偵察方面,當前美國陸軍極為仰賴無人機系統(UAS)用於定位與追蹤敵軍目標,其包括RQ-11「渡鴉式」、RQ-7「暗影式」與MQ-1C「灰鷹式」,分別由旅級以下、旅級與更高階單位操作,用於偵監敵情動向。

 美國陸軍曾在2010年設定無人機隊發展路線,預計在2025年之後,以一系列小型無人機取代RQ-11,但會以升級方式保有RQ-7與MQ-1C,但相關預算與發展方向調整,嚴重限制美陸軍的投資。

 此外,美國陸軍主要利用反砲兵火力雷達來搜索與追蹤空中物體,尤其是包括飛彈、砲彈與敵軍無人機,再藉此快速發現敵人,實施反火力射擊。目前美國陸軍已陸續部署數款新一代反砲兵雷達,包括旅級戰鬥部隊所屬砲兵營使用的TPQ-50輕型反迫砲雷達與TPQ-53快速反應能力雷達,另會在師級以上指揮部配備TPQ-64哨兵雷達。

 雖然在後冷戰時期,因為平叛作戰的需求,導致美國陸軍積極取得自身的情監偵能力,但傳統上美國陸軍會廣泛使用其他軍種偵知與提供的情資,尤其俄軍以BM-30多管火箭為首的砲兵火箭,甚至能從前述砲兵雷達最大偵知與定位範圍外發射,也進一步促使美國陸軍更加需要美國空軍、海軍、陸戰隊與太空軍等其他軍種,透過海基、機載、太空等載台,提升美軍整體聯合情監偵能力。

 美國陸軍是美國唯一未採購F-35的軍種,但其同樣會受到該型機強大情監偵能力的幫助,此外,美國海空軍也積極整合與打造新一代無人偵察機隊,以強化各方面的情監偵能力。

 不過在此同時,報告也認為在未來可能戰場中,聯合情監偵能量會因為敵方部署更加先進且複雜的防空系統與其他A2AD系統,出現無法預測的可能性。但可以確定的是,現在美軍各軍種無人機隊在高強度衝突當中,遠比美軍想像的脆弱,而新一代砲兵雷達雖然性能佳,但數量仍太少,成為美國陸軍必須優先解決的問題。

 能力差距 未來多樣化安全挑戰

 未來美國陸軍面對多樣化的安全挑戰,在面對各種戰區情境時,並不容易面面俱到,但仍有許多部分可以透過投資載具裝備、科技研發、組織調整與訓練強化等方面達成。

 整體砲兵射擊任務需要3個主要元素:感測、決策與攻擊;在感測部分,其從情監偵體系偵知目標開始,到持續追蹤、定位,以及攻擊後對其傷害程度評估等部分。

 在決策部分,包括從友軍單位提供目標情報開始,作戰指揮官研判與評估情勢,在協調、管理與消除相關衝突後,下達火力支援命令,砲兵指揮官授命後,透過人力或射擊電腦進行計算,最後對火力單位(從整個營到單輛砲車都有可能)下達射擊任務命令,最後由砲兵單位完成射擊。

 最後在攻擊部分,則是各火力單位載具、砲彈與武器系統的能力,乃至於操作這些武器的砲兵組織,是否能有效發揮其作用?

 透過檢視及比較,美軍與其潛在敵人在這3項元素的能力,美國在歐陸面對俄國,以及在朝鮮半島面對北韓時,都將遭遇嚴重困境,俄國在砲兵、火箭與飛彈射程上擁有先進技術的絕對優勢,而北韓則透過要塞化防禦與數量上的絕對領先,讓美國陸軍野戰砲兵在這2戰區內,容易面對壓過自身的火力攻擊。

 結語

 以下為此篇報告對於美國陸軍野戰砲兵未來的建議:

 一、增加可以快速部署的野戰砲兵單位數量:美國陸軍絕大部分常備野戰砲兵單位已被各旅級作戰部隊納編,如能增加更多支野戰砲兵旅,無論其操作的是傳統榴砲,還是多管火箭系統,將能在危機發生時,快速部署能有效發揚火力的單位。在此同時,美國陸軍也考慮在關鍵重要戰區,進行火砲裝備與彈藥的預置,這也是在衝突時,能夠在第一時間投入最多砲兵單位的方法與途徑。

 二、增加美國陸軍反火力情監偵能力的數量、偵搜距離,並強化其抗電戰能力:在可預見的未來,新一代TPQ-53反砲兵雷達,將是美國陸軍反砲兵火力偵測的主要裝備,美國陸軍應進一步改良以擴大其偵蒐範圍,以因應包括俄國BM-30多管火箭在內的長程間接火力,強化其抗電戰干擾能力,並採購更多數量,以避免敵軍發起攻擊,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失」。

 三、減少美國陸軍自其他軍種取得情監偵情資所需時間。

 四、為現役火砲與彈藥進行現代化:當前美軍砲兵、火箭與戰術飛彈的射程與潛在對手相較並未占據明確優勢,因此美軍需加強新一代火砲的射速與射程,並確保ATACMS飛彈的汰換計畫能及時完成,且量產足夠數量,以對抗潛在對手的新一代砲兵武器。

 五、確保其他陸軍地面部隊具備有效的目標獲得能力,並且強化美軍砲兵單位面對電子戰、網路攻擊,乃至於一般攻擊的生存能力。

 六、增進美國陸軍與其他盟邦、夥伴國家的作業互通能力:其包括增加聯合演習數量與深度,讓美軍在必要時能夠適應,甚至使用外軍裝備,而實際發生衝突時,也能提供盟邦有效火力支援。

 七、不間斷地滾動式評估野戰砲兵部隊的效能:此次研究主要重點是2025至2030年間,雖然現實科技、預算、建軍考量等各方面都會限制陸軍對新系統的選擇可能性,但持續評估下,可促使美陸軍野戰砲兵不斷研究,在中長期提高能力的技術與組織可能性。(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