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同心協力冷靜應對 打贏抗疫勝仗

 蔡英文總統日前赴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慰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防疫人員,對於所有殫精竭慮主導我國防疫大作戰的醫衛戰士,除代表全體國人致上誠摯謝意,並表示,沒有他們竭盡心力任勞任怨的付出,臺灣不可能應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威脅。正因這群優秀的防疫隊伍,我們才有高度信心因應未來的抗疫挑戰。

 從中國大陸蔓延至全球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已引起全世界恐慌,程度不亞於2003年時的 SARS。自中共公開承認疫情後,許多國家開始派專機接回僑民,取消飛往大陸的航班,並出現民眾搶購口罩、乾洗手、酒精等防疫用品;全球股市大跌,企業被迫停工,一些產業傳出斷鏈危機;經濟學家預測大陸今年經濟成長率達不到保6目標。鑑於大陸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勢必受到影響,而此次公衛危機導致的社會和經濟危機,更使得武漢肺炎的威脅進一步擴大。

 根據最新統計,目前除了我國之外,已有包括日本、泰國、新加坡等近30個國家傳出疫情,確診人數超過3萬例,死亡人數逾800人,超過2003年爆發的SARS,且病例數仍在不斷增加中。由於疫情擴散,導致世界衛生組織(WHO)上月30日宣布,大陸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武漢肺炎之所以引起各國及世衛組織重視,在其傳染速度非常快,若不能及時防堵,即可能在短期內造成大流行,這也是引起全球恐慌的主因。

 面對感染源迄今不明,且具有「無症狀傳染」特性,我國與大陸僅一水之隔,面臨的威脅與壓力可想而知。國際專家將我國與泰國並列為大陸之外兩個最危險的國家,但到目前為止,我國對疫情的控制表現卻非常好,這主要呈現在兩個指標,一是我國確診病例目前維持在10餘人,不僅低於泰國,也低於鄰近的日本、南韓、新加坡及澳洲等國,且首例確診者已經痊癒;其次是我國並未出現社區感染,目前所有確診病例都是境外感染或家戶感染,使疫情保持在可控範圍,鑑於兩岸民間互動頻繁,這個成績非常不容易。

 此防疫成績奠基於3個主要原因。首先,我國對疫情防制的反應非常迅速,在中共通報武漢出現不明肺炎後,我國即宣布武漢直航抵臺班機須登機檢疫,入境旅客也被要求申報健康狀況;接著疾管署在今年1月,正式公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為第5類法定傳染病,依法必須通報,較日本政府列為「指定感染症」的速度更快;翌日,疾管署更直接宣布,提升武漢市的旅遊疫情至第二級警示,當時中共對外通報的確診案例僅41例。

 其次是全體檢疫及醫護等防疫人員謹守工作崗位,不辭辛勞的投入。中共公布疫情時已近農曆年節,我國首例出現在大年夜前3天,接著除夕當日出現第2個確診病例,主要防疫人員幾乎都放棄春節假期,堅守抗疫防線。他們承受壓力之大,從衛福部長陳時中在記者會上落下男兒淚,即能充分感受;正因為他們能貫徹工作倫理,方能遏制武漢肺炎的大舉入侵。再者,是 2003年我國抗SARS的經驗,以及我國先進的醫療衛生技術。前者讓我國在面對這波疫情時能援引過去經驗,這也是我國防疫反應快過日本的原因;後者讓我們有充分能力因應疫情,同時防止病毒擴散。

 雖然我們有堅強的防疫堡壘,但誠如蔡總統所言「面對疫情,仍然不可掉以輕心」,目前武漢肺炎尚未達到高峰,傳染源仍不明,足以對抗的疫苗和治療藥物都還在研製中,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確診案例和死亡人數也在增加。這意謂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我們必須提高警覺,該做的衛生防護一點都不能馬虎。雖然如此,我們也無須過度恐慌,根據目前資訊,武漢肺炎傳染性雖強,但致死率比起SARS的10%與MERS的30%,相對較低,過度恐慌只會降低防疫準備,例如國內出現的瘋搶口罩情況,就可能使真正需要的人買不到口罩,而威脅到他們的健康。

 從安全角度來看,武漢肺炎屬於非傳統安全的一環,需要建立一套針對性的因應及防衛機制。目前為止,在政府各部門井然有序的政策指導,以及所有防疫第一線人員的努力下,我們打了一場成功的遭遇戰,但要贏得最後勝利,仍須強化有形(機制及物資)及無形(心理及意識)的防疫力量。鑑於過去及目前的成功經驗,我們有絕對的信心,能夠再度贏得這場抗疫戰爭。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