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伊朗動盪不安 成強權競奪戰場

遭美軍擊殺的伊朗指揮官蘇雷曼尼葬禮,號稱有上萬民眾出席,場面哀戚,形同國喪;隨中東情勢緊張,未來伊朗為謀求最大利益,恐引入俄、「中」勢力,以地緣政治取代傳統軍事競逐。(本報資料照片)
遭美軍擊殺的伊朗指揮官蘇雷曼尼葬禮,號稱有上萬民眾出席,場面哀戚,形同國喪;隨中東情勢緊張,未來伊朗為謀求最大利益,恐引入俄、「中」勢力,以地緣政治取代傳統軍事競逐。(本報資料照片)

◎鄒文豐

 中東強權伊朗因國內汽油價格突然暴漲,2019年11月15日引爆全國反政府示威,大規模抗議活動伴隨民怨怒火一路延燒,更有逾1千5百人死於軍警鎮壓。由於伊朗是「漂浮在石油上」的國度,人民無法接受長期經濟困頓,德黑蘭為轉移民眾不滿的焦點,推詞遭美國高強度經濟制裁,為彌補財政缺口故開放油價上漲。但事實上,伊朗將大量資金挹注在革命衛隊、支應敘利亞內戰,以及補貼伊拉克、葉門民兵等方面,才是導致財政惡化的主因。

 今年1月3日,美軍於伊拉克巴格達襲殺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雷曼尼,中東情勢瞬間緊張,也給予伊朗一定的政治獲利,於各地號召多場大型反美活動與號稱百萬人參與的追悼儀式;未料,6日遊行現場發生數百人傷亡的踩踏意外,革命衛隊即於8日凌晨,以彈道飛彈攻擊美軍駐伊拉克阿塞德與艾爾比基地,俾同時兼顧緩解社會壓力及作勢報復美軍的謀略所需。

 但在8日行動數小時後,伊朗防空部隊在德黑蘭上空擊落烏克蘭國際航空PS-752航班客機,且直到11日才一改強硬態度,承認此空難係革命衛隊造成,再度引發大批憤怒民眾上街抗議,甚至高呼最高領袖何梅尼下台負責。鑑於伊朗近期與美軍事對峙,已使《伊朗核協議》瀕臨破裂,加諸該國內部情勢動盪,恐讓當局更加冒進,中東複雜情勢不容樂觀。

 美斬首伊朗將領 震驚國際

 美國2018年5月8日退出《伊朗核協議》後,又與伊朗陷入對峙僵局,隨美方加壓經濟制裁,將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伊朗回以製造波灣地區緊張;儘管德黑蘭從未證實,但咸信去年波灣油輪與沙烏地阿拉伯煉油廠遭襲,均與其密切相關,且伊朗曾擊落美軍無人偵察機,且革命衛隊於中東各地活動更以美軍為首要目標。

 去年12月28日,受「聖城旅」資助及訓練的伊拉克民兵組織「真主黨旅」,以火箭攻擊美軍駐伊拉克基地,導致1名美國公民死亡。美軍旋於次日空襲該組織據點,並造成多人死傷,卻也引發逾萬伊拉克民眾包圍美使館,抗議美軍逕行動武;為避免危機惡化,美軍即向中東增兵。局勢詭譎之際,美軍以「聖城旅」預謀襲擊美方資產為由,對伊朗負責指揮國際活動的重要將領蘇雷曼尼發動斬首攻擊,不僅震驚國際,中東戰火彷彿一觸即發。

 不過,伊方雖矢言對美展開「強烈報復」,惟對照其採取實際行動前,先由外長宣稱會以相稱、成比例方式回應,又透露攻擊時間、地點,使美軍能及時迴避;事後再透過瑞士等各方表示已完成相稱措施,不尋求升高對立或戰爭。顯示德黑蘭為保全顏面,維持政權穩定與區域影響力,固然只能強硬回擊,但反應係經縝密計畫,看準美國亦不願開戰,旨在傳達有能力打擊美國在中東任何目標,點到為止,讓雙方都有台階可下,使局勢稍稍緩和。

 伊朗核協議成各方談判籌碼

 另一方面,原本已搖搖欲墜的《伊朗核協議》,則被伊朗視為談判籌碼與報復工具,1月5日宣布,將不再受限縮減鈾濃縮作業的承諾,但仍會與國際原子能總署合作,並提出倘若美國取消制裁,將會續遵守協議。

 對此,相關各方態度微妙,如中共即表示,伊朗受外部因素被迫減少履約,但也展示克制態度,明確表達完整、有效執行全面協議的意願,所以並未違反《核武不擴散條約》義務;反將矛頭指向美國,認為其單方面退出協議,無視國際法,是對伊朗「極限施壓」禍首,因而與俄國立場一致支持伊朗。法、德、英等西方國家雖評估若伊朗繼續違反協議,最遲2年即可製成核彈,仍積極斡旋美伊衝突,盼協議得以延續;惟面對美國以汽車關稅相逼,3國乃於1月15日正式指控伊朗違約,並啟動「爭端解決機制」;伊朗則批評此舉犯下「戰略性錯誤」,揚言制裁力道若提高,將不惜退出協議。

 綜觀歐盟其實偏向伊朗,曾試圖支援「貿易兌匯工具」,協助伊朗繞過美元系統,突破制裁,無奈難有實質進展;現階段為避免美國、以色列藉口協議失效,而有激烈行動,只能透過協議中「全面制裁」的程序議題,凸顯協議運作如常;實際上,紛爭調解程序曠日廢時,只要不真正推行,聯合國安理會根本很難介入,但也創造各方安撫伊朗,保存協議的機會。

 引入俄中勢力 對抗歐美

 伊朗多年來因受西方制裁,經濟衰退嚴重,加上人民自由受限,社會內部始終不穩定。繼去年導因民生問題的全國示威後,1月8日擊落國際航班卻辯稱機械故障,最後才坦承誤擊事件,再度使該國輿論抨擊德黑蘭高層掩蓋真相並逃避責任,原本對美同仇敵愾氣氛,瞬間被怨懟政府的憤怒取代。儘管到目前為止,伊朗宣稱逮捕並調查數名涉案嫌犯,企圖平息民憤,但該國2月即將面對國會選舉,恐成為另一個社會動盪的炸彈。

 在此情況下,伊朗可謂內憂外患,僅能主打「外國勢力干涉」,轉移國內外壓力,透過減緩違反伊朗核協議幅度,敦促歐盟加強援助,並妥處誤擊事件,防範陷入孤立困境。是以,伊朗深知並非美國對手,但中共與俄國皆需要伊朗在中東牽制美國,透過俄、「中」給予的支援,未來伊朗勢將拖延會商,謀求最大利益,並引入俄、「中」力量,以地緣政治取代傳統軍事競逐。

 結語

 在伊朗,乃至於「伊朗核問題」中,可大致分為伊朗本身、美國及其中東盟國、中共與俄國,以及歐盟國家等主要各方,不僅涉及國際權力更迭,更是大國參與的區域勢力競奪。所幸目前沒有一方願意開啟全面軍事衝突,但「代理人戰爭」會否因此升溫?美國軍力與資源調動會否削弱「印太戰略」?以及西方對於《伊朗核協議》底線會否改變?都將是持續觀察中東情勢的重要面向。

(作者為淡江戰略所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