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童年寶盒

◎蔡劭璞

 偶爾,我會讓自己在長長的時間廊道裡奔跑,奔回那段牽著父親的手,在雜貨店裡鑽來溜去的時光,奔回單純無慮的童年。

 對我而言,童年就像一顆顆七彩絢爛的玻璃珠,在光線折射下盡顯斑斕的色塊,即使復古老舊,也讓人無法忘卻,於是念舊的我把童年回憶放入一層層的藏寶盒裡,煩憂時便拿出來解愁。

 首層是父母穿著時髦衣裳的年輕身影,一臉慈愛的拉著我緩緩學步,帶著我走遍臺灣秀麗的城鎮,領著我逛遍清幽巷弄,讓我得以小小的眼眸看大大的世界。

 第二層是紮著雙辮的我,一臉懵懂,最愛和妹妹一起大口吃著霜淇淋,嘴角沾著雪白,在冰涼中享受備受寵愛的滿足。

 第三層是害羞的自己第一天上幼稚園,一雙咕嚕眼眸自踏入教室後仍直盯著窗外的母親,只要她一轉身,我也立即飛奔逃出教室,追著母親的背影哇哇大哭。

 最後一層,是參與告別童年的國小畢業典禮,那天怯生生地上台領受優異獎狀,緊張的我看到台下爸爸滿足的笑容,忘卻害羞,心中湧現一股悸動,那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原來也能讓家人驕傲。

 純真的童年是永恆不滅的玻璃珠,我珍藏在生命的寶盒中,留待他年細細回味。即使歲月流轉,長大後仍不時憶起那最純真自在的童年。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