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吟遊人生】再見鳥蟲書法揮毫

◎蔡富澧

 高雄師範大學的前身是高雄師範學院,再之前是女子師範學校。一○八年校慶把女師創立的時間也一併納入計算,所以這次辦的是六十五週年校慶,系列活動中,最吸引我的是「高雄女師特展暨趙慕鶴老師鳥蟲體書法展」,從承辦人寄給我的電子郵件中,也有葉水蓉老師的鳥蟲體書法揮毫,那是何其難得的機會,既可看到許多鳥蟲體書法,還可欣賞現場揮毫,勝過文學院穿堂牆壁上的作品和網路上的資料。

 展出時間約一個禮拜,但我只有星期三那天有空去觀覽,那也是展出的最後一天。當天上午我把《大海洋詩刊》第一百期的落版單和原稿拿到印刷廠,與朱學恕老師見面,敲定了排版、校對事宜後,便匆匆趕回高師大活動中心,距離中午結束時間只剩半個小時。

 展場設在活動中心二樓,一進門就看到葉水蓉老師正在撒了金粉的紅紙上,以鳥蟲體聚精會神一張張寫著不同的字,寫字桌前面則排了長長一隊等著求字的學生。展場大約一半的空間展出女師時期各種珍貴的資料、書籍及照片,另一半空間則展出趙慕鶴老師的各種鳥蟲體作品。由於時間相當有限,我只概略瀏覽過女師的資料,接著就將趙老師的作品一一拍照,大幅和小品都有,每一幅字裡都有許多隻栩栩如生的鳥兒,如果細看那些大幅作品,便可感受到群鳥翔集的壯觀,甚至彷彿還能聽到羽翼拍擊聲和啁啾的鳥鳴。

 展覽期間,學校送給每位參觀者一份小禮物,它是小巧的磁鐵書籤;另一個最吸引人的亮點,就是葉水蓉老師的現場揮毫。在此之前,我只約略在網路上看過趙慕鶴老師的鳥蟲體傳給學生,那時對葉老師的名字只留下淡淡的印象,自從去年趙老師在山東老家仙逝之後,本以為要再看到鳥蟲體書法是不太可能的事了,誰知如今還有機會親炙鳥蟲體的再現。

 我走到隊伍的最尾端排隊,安心等待。長長的人龍緩緩往前移動,工作人員過來清點人數,我是最後一個,應該可以在十二點前結束,再往後就沒時間也不給排隊了。輪到我時,敬請葉老師為我寫個「澧」字,看著她在二十公分見方的紅紙上,一筆一劃精心構思,巧妙布局,一隻隻鳥兒變成楷書上的筆劃,由「曲」而「豆」,最後才寫上三點水,一個「澧」字很快就寫好了,看似容易,卻是二十餘年功力的結晶。

 這時候外面又來了幾個外籍生,甚至還有老師帶著整個班級來排隊,工作人員對他們說,時間結束了,不能再排隊了!但見埋首揮毫的葉老師抬起頭來,笑著說:「沒關係啦!既然來了,就寫完吧!」讓那些學生當場高興得尖叫了起來。

 我找到空檔,向葉老師表達訪談的意願,她很大方地答應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