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為鼠常留飯

◎文景

 《菜根譚》是一本文字淺白且極富哲理的小書,既可於休閒時閱讀,又能在生活中獲得啟示,例如:「好花半開,美酒微醉」;說明凡事「滿則盈」的道理。《菜根譚》裡也有「為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的句子。

 提到老鼠,幾乎無人不厭惡;已故相聲演員魏龍豪有一段關於「貓與鼠」的相聲,內容非常有趣。魏龍豪在那段相聲中,以詼諧的語氣談到貓與鼠之間關係的演變,還仔細描述了牠的長相:無論大小,全長得「一個樣」:眼小嘴尖,渾身褐黑的皮毛,出洞前還會吱吱叫;在魏龍豪嘴裡的那隻老鼠,既貪杯好酒,還「藐視天敵─貓」,雖然,最終還是被貓吃了,但是,貓在主婦豢養下,早已不再是捕鼠能手,而成了老鼠嘲笑的對象。

 老鼠生活在地底下,經常躲在涵洞、水溝、茅廁裡,尤其是藏身在傳統市場賣雞鴨魚肉的攤位下,偶爾竄出來,人們看到除了一聲尖叫之外,就是想拿身邊任何工具把牠打死;夜深人靜時,牠跑出來覓食、交配;老鼠最讓人厭惡的是牠會亂咬東西,不論是皮鞋、書本、家具等等,凡是老鼠出沒的地方,幾乎都有牠囓咬的齒痕,儘管老鼠如此讓人厭惡,以致出現「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歇後語,但仍有人「憐憫」老鼠也是上天創造的生命,因此,在《菜根譚》裡有「為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的說法。

 「上天有好生之德」,這是儒家一貫的仁愛思想,人能愛人類之外的各種動物,是出自「仁愛與憐憫之心」,雖然老鼠常是「不請自來」,且「既來之則安之,不但安家落戶,還繁衍生子」,甚至不久竟「族繁不及備載」地「喧賓奪主」起來,侵入主人生活中,吃主人家的食物,且把衣物鞋襪到處亂拖亂啃,囂張行徑到任何有「涵養」的人都難以忍耐,但《菜根譚》的作者仍主張要「為老鼠留幾顆飯米粒」。也許生活在今天都市的人會認為:「有老鼠,就代表環境衛生堪虞」,不把老鼠趕盡殺絕已是不智,幹嘛還要留飯給牠?

 其實,從文學或哲學的角度來看,「眾生平等」是天道,畢竟,上天既創造了老鼠,「老鼠當然也有生存權」。一般人討厭牠是「常情」,但在「常情之外」總有「特例」,否則這個人間就「不熱鬧」了。「為老鼠留飯」並不是擔心老鼠會餓死,或是希望牠不再亂咬家具、書籍;為老鼠「留幾粒米飯」只是凸顯人類的仁愛胸懷,自己有吃穿,也希望動物都能「食無虞」。以今天的公共衛生觀點而言,最好是「人鼠互不侵犯」。人過人的生活,鼠有鼠的門道;家裡沒有鼠輩出沒是最基本的衛生要求;「為鼠留飯」只能視為「仁愛」理想的實踐。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