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智慧的語花】人生的下半場

◎熊仙如

 「生命只能在回顧中理解,卻必須在前瞻中活下去。」──齊克果《日記》

 當身邊的人知道我決定退休時,幾乎沒有例外的都立刻反問:「真的?為什麼?你還年輕啊……」

 我的回覆勢必得以「因為……」開頭。這個「為什麼/因為」的問答模式可以無限延伸,除非對方真心認同我的想法。不管我給出什麼答案,對方都會再拋出另一個質疑:「是喔,那為什麼你……」甚至有的人會刻意壓低聲音:「你的身體有病嗎?」還有更讓我啼笑皆非的提問:「還年輕卻不再工作,那每天要做什麼?難道你要去跳大媽廣場舞?」不過,我發現絕大部分的質疑都是來自對金錢的眷戀與不捨──「你錢存夠了喔?」「幹嘛跟錢過不去?」「去哪裡找這麼好的工作?」「有什麼重要的事一定要退休才能做嗎?」這些問題顯示提問者關心的一是我拒絕明明可以簡單賺到的錢是「不智」的;另一方面也為我未來的日子怎麼過感到擔憂。

 這些雷同的對話讓我不禁陷入沉思……

 詩人拉金在他的詩作〈下一位,請〉中寫到:「總是太渴求著未來/我們/養成了預期的惡習/某樣事物總是會來臨/「等到那時」,每一天/我們都這麼說……」「等到那時」究竟是何時?連自己也沒有答案。佛洛斯特說:沒有開始寫,不會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同樣的,沒有停止如呼吸般的日常,如何知道改變後的自己可以做什麼?因為害怕而不想面對;因為不確定所以拖延所以等,等到每一個未來成了現在,每一個現在又成了過去。這個「等到那時……」一直卡在想像與實踐之間,殊不知到時候一切會不會變得很美好,與這些想像中的外在因素並沒有那麼大的關聯。問題在於我們被同一個工作形態宰制了生活選擇,到最後連自己都相信唯有過著這樣的生活才是正常、才是好。

 人生的下半場,在精神與體力上雖是不可逆的逐漸弱化,但在經濟與自由上卻是實實在在的擴充了額度。所有的學習、付出可以「無所為而為」的「為所欲為」,不再需要討好他人或是完成別人賦與的目標;對物質的索求積累由加法變成減法,「無欲則剛」的生活讓身心靈都因為負重減少而更輕安自在;不必祈禱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而是身體「自然就會醒」,發現好好的「傾聽身體內在聲音」,無論食衣住行都會慢慢找到與自己共處的最佳模式。

 到了可以回顧的年齡,也就是有故事可以分享的年紀。看著周遭這些正在書寫不同生命故事的年輕人,總是感覺似曾相識而不禁會心一笑──那些美好的曾經雖然遠了,但是生命如薪火不曾停止傳遞的延續著。往前看吧!仍有無數的未知等待著我,讓我在前瞻人生下半場的節目表時,依然充滿了好奇與期盼。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