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肆應中共威脅 印度力行國防現代化

 美國總統川普近期將展開印度之旅,以鞏固「印太戰略」的重要支柱。此前,印度與美國達成軍售協議作為伴手禮,象徵兩國軍事合作的深化。協議內容包括總價35億美元的30架陸海軍作戰直升機,以及後續的先進整合防空系統。另包括空軍戰機以及印度海軍艦載機等購案,也在協商中。印度軍方將這些重大軍購,由傳統的「俄系裝備」轉向美國陣營,中共軍力的崛起可說是重大關鍵。中共力挺巴基斯坦,又在印度洋常態部署海軍兵力,已對印度的國防安全,構成嚴重挑戰。 

 2021年度,印度編列的國防預算高達3.37兆盧比(約440億美元),較2019年成長近6 %。印度國防部表示,考量到共軍現代化的速度,及其軍事影響力對南亞與印度洋的擴張,必須大幅整軍經武,才能達到國防現代化,滿足防衛目的。

 就總體國力而言,在總理莫迪的領導下,印度的國家生產總值,去年達到2.59兆美元,且年均成長為7%,高居世界第一,此一表現被稱為「莫迪經濟學」。然而,雖然經濟表現不俗,但印度也面臨通膨惡化、產業效率低落,以及稅務改革等挑戰,經濟前景難保長期高速成長。莫迪政府仍毅然決然調高國防預算,使其達到GDP的1.6%,充分展現防衛意志與決心。

 印度戰略文化的兩大傳統是「忘戰必危」,以及「獨力作戰」。這樣的傳統,萌芽於脫離英國殖民的獨立初期,和歷次「印巴戰爭」及「中共邊界戰爭」的經驗,以及持續至今的大小武裝衝突。這些實際的戰事經驗,深化了印度「靠人打仗要失敗」的危機意識。基於如此的信念,新德里採取「不結盟」立場,實務操作上則企圖扮演南亞的「權力平衡者」,或至少是「議題式權力平衡者」。冷戰時期東西對抗最熾之時,印度即採取不選擇特定陣營的策略。在此一背景下,其軍備整備向來呈現「八國聯軍」樣貌,三軍系統混雜法系、俄系、英系為主的裝備,陸海空軍的建軍計畫各行其是,導致妥善率低下。在戰力大受影響的情況下,自然無法達成前述的戰略目標。

 與此同時,印度近年的外部威脅,亦不斷擴大。在地緣戰略方面,中共與巴基斯坦的合作,號稱「全天候夥伴」關係,同時大力拉攏在印度洋沿岸的緬甸,重金投資港口建設,在印度的陸地與海洋,插入兩支戰略釘鎚;加上北京的軍事能力,已經進入新一世代,由水下至太空乃至虛擬的網路空間,都陸續投入新裝備,更以火力投射與兵力投射的方式,不斷向新德里展現威力。

 共軍近年的火力投射發展,主要為新服役的「東風31」洲際飛彈,具備高度的機動力與快速發射能力;兵力投射則是陸地與海上的鉗型包夾,特別是「運—20」戰略運輸機、「直—20」通用直升機的投入服役,大幅增加共軍在「中」印邊界山區的運動與補給能力。此外,印度老對手巴基斯坦,也已非吳下阿蒙,在中共撐腰下,不斷充實海空軍備,原本在印巴戰爭中便極為驃悍的巴國軍隊,便曾讓印軍吃足苦頭,在大幅強化裝備的情況下,戰力自然令印度警惕。

 印度軍隊雖然也想增強戰力,但由於受限於軍備政策及軍種本位主義,導致歷來的軍備投資,總是事倍功半。以前述的戰略飛彈而言,印度自製的「烈火」飛彈,受限電子技術與推進藥的化工科技,因此射程硬是只有中共「東風31」的一半;而在傳統兵力方面,2019年2月爆發的「印巴空戰」,印度先進的 「Su-30」戰機,遭巴國空軍以美製F-16早期型搭配 AIM-120C5型飛彈輕鬆擊落,這當頭棒喝,令印軍重新思考建軍方向,也是印度軍方認真評估改用美系裝備的原因。

 面對中共更安靜的新式潛艦,在印度洋頻頻出沒,印度海軍艦隊雖然擁有140艘各式艦艇,卻僅有老舊的12架英製「海王」(Sea King)直升機與10架俄製「Ka-28」反潛直升機,已顯力不從心。因此,印度海軍此次以26億美元,採購配備反潛魚雷與反艦飛彈的24架美製MH-60直升機;同時,印度陸軍也放棄俄製攻擊直升機,以9.3億美元,採購6架美製AH-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用以對抗巴基斯坦與中共地面兵力的威脅。美系武器的戰力與可靠性,帶給印度軍方更多信心。

 依照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公布的《軍力平衡2020》報告,2019年全球軍事支出1.73兆美元(約52.3兆新臺幣)較2018年增加4%,在在凸顯軍備競爭的全球化,主因就是中共快速擴軍。印度身為南亞大國,自難獨善其身,除增強軍力外,甚至可能需要調整其權力平衡的國策,以避免戰略天平傾斜,力保國家安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