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藉疫情操弄輿情 中共手法可議

武漢肺炎肆虐,大陸民眾出入公眾場所配戴口罩,以免遭受病毒感染。(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武漢肺炎肆虐,大陸民眾出入公眾場所配戴口罩,以免遭受病毒感染。(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張旖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發展至今,有許多非官方影像與照片,透過微博、微信與抖音等社群軟體流出,除提供世界各國新聞媒體獨家報導素材,此類「爆料」遽增,也凸顯科技兩面刃特質。

 以往觀察中國大陸,除官媒論述走向與一些特定學者發言外,就是指標性的海外流亡異議人士動向發布。而這些方式,好比遠端連線,人並不在現場,只能「被動」接收可能來自不同派系官商的放話,甚至有可能是中共「中央」乾坤挪移的「自我揭露」策略,不但無法判定真實度、目的性與消息源頭,更無法進一步分析輿情,還有可能被錯誤引導。

 準確了解輿情,除可掌握民間狀況,還可達成控管、解散或煽動人群的目的。這可由2月7日所流出「沃民高科沃德網情研究院」做的「重大網情專報—關於李文亮去世引發的線民(網路使用者)情緒反應與建議的報告」得到印證。

 掌控媒體 操弄民情

 一份簡單的民間單位「重大網情專報」,背後說了什麼重要訊息?

 第一、中國大陸官方靠「微博」掌握並操弄民情:

 上述報告竟可以達到「計算情緒、測量人心」,判斷出悲傷和憤怒為主的心情波動,將因「憤怒」漩渦逐漸增強,推演產生危及政權暗流的可能原因,以及如何避開暗流招致溺斃結果的7個SOP(建議)。

 事實上,在同一天,這份報告曝光前,「中國國家監委」才宣布要派人調查「李文亮事件」,符合建議中的第2項「追責」;而官媒大力「英雄化」李文亮,則符合建議中的第1項「肯定」。李死後隔天,當地群組中便有帳號開始宣導要為李塑「雕像」,以及為病患送資源與當義工,符合建議中的第4項「減負」;9日官方則宣布已研發出「5種新藥」治病消息,亦符合建議中的第6項「發布利多」。

 由上可印證,官方透過大數據監控民情,是毫無懸念的,那值得關注的是什麼?

 報告末,刻意曝光了單位成立時間(2007年)、投注資本額,最重要的是幾位掛名學者身分。這份僅有7頁的報告中,有4頁為輿情分析內容,3頁則為「報送單位介紹」,不論這份報告所達層級為何,準確度幾分,我們可從中獲得的訊息是:

 1.此單位有「ISO 9001認證、『國軍』標認證(民企入軍工)、武器裝備科研生產二級保密資格(可承擔機密級和秘密級科研生產任務)」等多項背書,這個層層認證的過程,是否代表輿情分析已成一個趨勢產業?甚至隱隱透露出組成結構。

 2.另以「為『中國』最重要的機構解決最棘手的問題」,而專注「人心識別AI技術」的研發與應用,已服務軍隊、政府多個重要部門等,暗示其操作領域之廣,與此模式之常態。這值得思考,在地大物博的中國大陸民間,有多少個決策與判斷,是交由數據,而非取決以往我們所認知的核心人物?為何連軍隊決策也能靠「數據服務」?

 3.「中國」大數據監控的技術發展至哪個階段?誰可從數字判讀結果、判讀標準何在?政策施行與報告結果的一致性高嗎?若大數據可決定政策走向,那麼真正管控「中國」的,到底是數據背後的操作者,還是千萬人之上的「習主席」?

 反之,若數據成為極權者奉為圭臬的信念,那麼數據亦可成為毀滅極權者的關鍵。這是反動「中國」的破口之一。

 4.此研究院董事長為何能接受外媒《華盛頓郵報》訪問?輿情監測的報告以往少見流出,不能不思考其為何在此時機點曝光,以及被誰外洩?為何希望造成外界關注?另依中共慣例,若非特殊身分發言人,如耿爽,誰敢如此理直氣壯接受外媒坦承在為政府「解決問題」?

 我們該問,中共對媒體的操作與反向操作,是否有更精煉的戰術?

 官商合作平台 測量輿情利器

 第二、「微博」全民參與弄假成真: 

 由上述分析可得知,微博(甚至微信與抖音)這個平台,是官商合作刻意設置,而用以測量輿情的母體。這也是為何儘管微博雖早在2018年採取實名制,但仍成為各類研究者主要觀測中國大陸民間輿情的溫床。弔詭的是,除了上述報告以此為據,臺灣與國外媒體近1週內,所有打臉官媒文宣式報導的各種獨家畫面,都是從微博取得。如武漢人民醫院內部狀況、方艙隔離所搬入實況等,在臺灣電視台、報紙及網路平台等,大幅曝光,然官方卻未嚴正否認。

 既被嚴格監測卻又不時失控的可能性是:

 1.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管官方如何封鎖個人帳號與查禁關鍵字,甚至降低搜尋「熱度」,與挪動TOP排行榜,仍阻擋不了「李文亮之死」所造成逾10億粉絲的「刷屏級事件」。也許相當程度說明,官方無法完全掌控它設置的網路平台,更印證「由上而下」的「塔樓」階級權力結構,受到「平行連結」的民間「廣場」網絡影響,而這正是透過硬梆梆官方檔案與明星級大人物外,理解中共實況的好途徑。

 2.中國大陸公民意識的星星之火正熾。若非武漢肺炎病毒的發作,我們無法獲得如此龐大由民間自主執行的「實境秀」資訊量,這與香港「反送中」運動有相似的演化過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臺灣此時的角色在哪?

 3.你喜歡看戲,我讓你看個夠。從報告4頁的自我宣傳處可看出,中共已用數據對民間輿情及其他領域,做出各種層面(含軍事)應用,而這平台在此次事件中,不只測量民間社會脈動,也用來研究各國媒體反應,甚至營造中共欲擾敵的假象,或作為鬥爭內部借力使力方式之一。

 如同香港「反送中」事件,那些輕而易舉,以及雖經過些許關卡仍能突破障礙,顯露於世人面前的,是否都屬於被評估過利害關係的同一類訊息?

 善用訊息群組 達成設定目的

 第三、「微信朋友圈」對內對外顛覆同溫層概念:

 一個半封閉式須由門內人帶領進入的訊息群組(如LINE),初成立時以民間傳遞各地疫情與求援資訊為主,後續加入國外媒體的用意,便是希望集結自身力量後向外部發聲。

 在人民處境與狀況最糟時,這些小圈圈,可同時成為「地方與官方」串聯與策動基層最直接的管道。

 設立同溫層(點)產生凝聚力,藉由外界對同溫層分子的窺探傳遞訊息(線),進而發展成不同解讀(正負立場媒體)的報導(面),而建構出虛擬實境(幾何),這不正是一場成功的「展演」嗎?

 李文亮之所以被視為「吹哨人」(其實是受害者),是因為他在微信的「封閉式群組」警示疫情,卻被舉報為「謠言」。然微信的「半開放群組」中,卻仍可自由自在發送各式各樣的疫情訊息,豈不妙哉?

(作者為媒體社群觀察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