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瓊林子集】百里盆地一日行(下)

◎金戈

 順著新店溪右岸下行,過了景美溪後,就是淡水河了,出了大稻埕閘門,不一會兒,幾個繁忙熱鬧濛煙的街頭後,路邊人來人往的榕樹下,小桌一張,傳統廟口手路菜有蒸魚、悶筍、白菜滷、紅燒炸肉,再來一瓶冰啤酒。這裏叫做「媽祖坑囗」,是早年工人中午放工後的飲食區,在吃飯的同時,我知道了這附近有全臺第一家西餐廳,叫「波麗士西餐廳」;對面的「太平」、「永樂」國小,各居延平北路兩側,日本時代分別為臺灣和日本小孩的小學;還有,原來板橋林家當年是以賣米致富的。午餐後再回到淡水河岸,繼續向八里方向前進。

 基隆河注入淡水河的這個區域是社子島,騎過橋就是關渡了。剛才在橋上得知,橋邊高聳垃圾焚化煙囪頂端,有個360度旋轉餐廳,一時說不出它是創意、幽默還是諷刺?關渡的媽祖廟據說是北臺灣第一座,我們在那裡稍事休息,重整旗鼓後,跨越關渡大橋,到了淡水河左岸─八里。

 八十公里至此,我和倡頡已顯疲態,最後一段上坡路段將會是考驗。朱哥老當益壯,在我們今早行程之前他就已經上了一趟觀音山,到現在將近騎了一百公里,仍然不減神勇。他說要帶我們騎一條比較輕鬆的路回林口——老仟坑路。沿路上,我一直看到「往觀音山」的路標,心中揣測納悶,但沒說出口,直到中途陡坡讓我們吃足苦頭,尤其是倡頡,兩腿抽筋倒在路邊,不覺讓我懷疑誰是「老千」?

 辛苦地騎上了觀音山「腰」,實在沒力氣質疑朱哥的起始企圖(我認為他原想把我們哄騙上觀音山,還好倡頡抽筋配合得好,就接著大下坡),我心知不妙,因為有下就有上,苦難再度當前。

 一百公里,七小時不算太難,是我們平常運動不夠規律,所以體能上受到考驗,但今天的收穫遠超過如此。我們敬畏朱哥的鬥志、體力;他豐富的本土認識,讓我覺得自己對家園的了解不足─ 十七世紀的大地震,造就了現今的臺北盆地。

 回到公司,就想把這不成紀錄的「紀錄」分享給大家,忽然想到「謙虛」和「炫耀」的內涵。臉書或line上的「分享」行為和「炫耀」究竟真有不同?還有很多行為樣態如表揚、比賽頒獎、穿華服、說有學問的話、頭銜、分享照片、分享文章……不是炫耀嗎?「謙虛」是美德,但「炫耀」真非良行?會是他人的嫉妒之心作祟嗎?若大家真不去炫耀的話,「謙虛」就可能變成太做作的「非良行」了。(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