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父志子隨 忠烈傳承

◎林疋愔

 今年是一江山戰役六十五周年,獻花悼祭後,一江山戰役協會榮譽理事長王應文拖著消瘦病體,在一旁默默拭去眼角的淚水。每每回想起與父親王生明將軍在基隆港送別的情景,內心便感慨萬千,難掩追思之情。也許是因為太想念了,身為王生明將軍唯一的子嗣,王應文在接受專訪的半個月後辭世,到天堂和父親相見。

 王應文理事長生於民國三十年,湖南長沙人,民國三十八年隨母親遷居來臺,一江山戰役後,於民國四十五年四月遷入一江新村。因為從小受父親身教言教的品格薰陶,將父親視為最崇拜的英雄,王應文小時候曾告訴父親,他要像父親一樣當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的軍人。在父親為國捐軀的同時,他便決心繼承遺志投身軍旅,高中畢業即報考軍校,就讀政戰學校十一期新聞系,一路戰戰兢兢,不曾懈怠,至上校軍階退伍。

 軍校畢業後派駐桃園任職臺北師管區中尉時,王應文被一江山烈士遺屬推舉為「一江村自治會會長」,後又當選為「一江山烈屬協會」第一任理事長。「一江山烈屬協會」改組為「一江山戰役協會」後,除擔任理事長,更兼任「渡海興臺會」理事長,持續為蒐集、展示一江山戰役相關史料而努力,希望藉由自己和協會的微薄力量,重現歷史印記,悼念忠魂,世代傳承。

 我在當學生的時候,曾經聽過王應文的專講,他說:「我像你們這麼大的時候,我的父親為國捐軀,十三足歲,未滿十四歲,那個年紀失去了父親,你們現在能夠好好孝順雙親,真的很幸福。」的確,我們的幸福是王應文的父親和一江山烈士們以生命犧牲換來的,讓身在臺灣的子子孫孫能在和平穩定中成長茁壯。

 每當談及生離死別,王應文總是遺憾未能多陪伴父親。他感嘆說:「若是時光能倒流,回到與父親訣別的時候,我想抱抱他、親吻他,跟他多說幾句心裡話,說我很愛他……」王應文難忍悲痛的情緒,哽咽地表示,多希望當時能與父親一同趕赴前線,為國家出征,哪怕是戰死沙場,此生也無憾,因為這是為中華民國而戰,為國家、為人民而奮鬥。那一幕讓我們在座的每個人全揪緊了心,像是看見他們父子倆就在眼前深情對話,一輩子都忘不了。

 王應文生前無時無刻不心繫著國家,他四處走訪,出席各種場合口述歷史,宣揚一江山戰役「我死則國生」的大愛精神,並懇請政府推廣,將一江山守軍刻劃出的戰略與政治價值做為教材,加強國人的愛國信念及國家認同,才能使身處繁榮安定的後生晚輩以史為鑑,讓社會民眾知福惜福,飲水思源。

 回顧王應文的一生,也許他不像父親王生明將軍那般壯烈輝煌,但他始終堅持繼志承烈,依循著父親的脈絡,從生離到死別,從愛到惆悵,從不捨到放下,從渺小個人到浩大家國,從我到你,以切身之痛帶我們認識一個勇敢的世代。

 父志子隨,世代傳承忠烈,讓我們以最誠摯的心向王理事長,向我們最感恩緬懷的那一整代人,獻上最崇高的敬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