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吟遊人生】女師因緣話從頭

◎蔡富澧

 如果說,趙慕鶴老師的鳥蟲體是群鳥無聲的啁啾,那麼葉水蓉老師的現場揮毫就是眾鳥靈動的飛舞。就是因為葉老師在校慶活動當天的現場揮毫,才讓我有機會了解鳥蟲書在葉老師這一脈的傳承因緣。

 約定的那天早上,我提前到達活動中心一樓的空間,找了一個沒有視覺障礙的位子等她。時間一到,葉水蓉老師戴著一頂鴨舌帽,像個隱身市井的江湖門派傳人般,準時出現在我眼前。那一刻,我感覺歷史是流動的,鳥蟲書是活的。由於素無淵源,我們沒有浪費太多口舌,很快導入女師以及鳥蟲書的正題。

 葉老師說,她是高雄女師專最後一屆,在她這一屆之後就改制為師範學院了!在這裡,花樣年華的她碰到了兩位對她一生影響極大的趙老師──第一位是擔任訓導長的趙相元先生,第二位就是趙慕鶴先生。趙相元先生當年是北平師大籃球隊的隊長,民國五十六年從陸軍官校轉到高雄女師擔任第一屆的訓導長,也是葉水蓉的籃球教練,對她影響非常大。

 當時女師已經剩下最後兩屆的學生,所以籃球隊成員愈來愈少,往往只剩下五、六個人打球,趙相元老師看著她們幾個小蘿蔔頭,每天早上六點和傍晚,沒有教練,只是自個兒埋著頭亂玩,當時身形瘦弱、戴著深度近視眼鏡的趙相元老師便自告奮勇說,我可不可以來教妳們?原本大家還有點懷疑,但後來事實證明,趙相元老師真的把大家帶得非常好,他所教的打球技巧,像是左勾手、轉身等,很多年後她才在美國職籃見識到。在趙相元的訓練下,第二年,葉水蓉就當選高雄市籃球代表隊,參加了當年的省運會,並勇奪第二名佳績。

 集訓時,經常碰到下雨天,在沒有室內練習場地的情況下,為了保持體能,趙老師又教了葉水蓉別的技能──棍棒和花式跳繩,這種跳繩是穿著踢踏鞋在乒乓球桌上跳,一跳繩子可以轉三圈。葉水蓉說,趙相元先生是她這輩子的大恩人,除了籃球的訓練,後來還介紹她和她先生認識。葉水蓉畢業後,分發到臺北市木柵國小服務,而她的先生是高師院第一屆的學生,婚後就留在高師大英語系當助教、講師,一直服務到退休。這樁婚姻可說是高雄女師和高師大「聯姻」的一段佳話。

 至於趙慕鶴老師,葉水蓉老師說他一生都是典範。趙老師剛來臺灣時,曾經在湖口裝甲部隊待過一段時間,退伍後就到高雄女師擔任行政人員,當時在女師就讀的葉水蓉就認識他,但是沒有那麼熟識。由於趙相元、趙慕鶴兩人都是山東人,兩個老鄉在學校裡互動頻繁,透過趙相元,葉水蓉後來與趙慕鶴有了較多互動,也才有後來鳥蟲書的師徒關係,這項幾近失傳的技藝,便在一個有心傳承、一個有心學習的機緣下,薪盡火傳地保存下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