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防疫就是作戰 攻守兼備滅病毒

 國防部長嚴德發日前召集國防部及各軍司令部高階幹部,舉行「防疫管制會議」,除提醒防疫重點,並要求各單位以「防疫就是作戰」的最高指導,秉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態度,進行防疫工作,力求做到「絕不能發生群聚感染」的要求。鑑於國軍是防衛國家安全的中流砥柱,各項工作確實不能有絲毫疏漏,必須採取更嚴格的標準,方能確保國防和國家安全無虞。

 中國大陸去年12月出現「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以來,短短不到3個月,就已擴及30國。目前全球確診病例超過77000例,死亡人數逾2400人,且持續增加,範圍也不斷擴大。除了疫區核心中國大陸疫情擴散,鄰近國家情況也極為嚴重。

 目前南韓已「全國淪陷」,確診病例高達600餘人;日本則有近800人感染,兩國旅遊疫情建議,已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升至第二級警示。此外,新加坡有80多例確診,泰國也有30餘例。相較於這些國家,臺灣確診病例偏低,但鑑於與大陸僅一水之隔,民間往來互動密切;且地理接近前述疫情快速增加的鄰國,面對威脅不可不慎。

 武漢肺炎疫情之所以傳播快速,主因病毒的傳染性強,依目前臨床數據顯示,其致死率低於SARS,但傳染性卻高於SARS。最具威脅的是,此病毒具有「無症狀感染」特性。據統計,患者感染病毒後的前5.2天,可能不會出現症狀,雖然目前僅1.2%患者毫無症狀,然輕症比率高達8成。這些也是無旅遊史及接觸史的病例增多原因,且目前治療的藥物,仍在試驗中,疫苗也尚未研發出來,是絕不可輕忽的新興傳染病。

 「快速傳染力」加上「無症狀感染」,使得武漢肺炎極易從點擴散成面,從個別病例擴散成群聚感染。中國大陸和日、韓等鄰國發生的群聚感染,正是出自此一原因。因此,人群聚集處便成為疫情散布最主要的熱點,也是群聚感染最可能發生的媒介,軍隊即屬此一類別。

 據港媒報導,中共武警、空軍、火箭軍等軍隊,均已被病毒入侵,造成約3000名軍警與隨行家屬被隔離。其中包括海軍三亞潛艦部隊,導致原預定於2月開始的「核潛艦重點訓練」專案,被迫暫停。鑑於中共威權政體的封閉性,這則消息雖難以證實,但南韓軍隊已出現確診病例。為防止疫情擴散,南韓國防部決定限制官兵休假、外出、外宿和探視;鄰近重災區大邱市的2座美軍基地,也決定暫時關閉。

 上述情形顯示,武漢肺炎已成為不折不扣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嚴部長強調「防疫就是作戰」,亦是針對此一特性而發。既然武漢肺炎被定調為非傳統安全敵人,要戰勝敵人、打贏這場防疫戰爭,就必須攻守兼備。

 從攻擊的角度看,要能速戰速決克敵制勝,必須發揮總體戰力,也就是動員全國軍民力量,一起投入這場「戰疫」。日前國軍化學兵部隊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前往機場協助「鑽石公主號」郵輪旅客返臺消毒作業,是國軍投入抗疫的具體行動。鑑於國軍豐富的抗SARS經驗,絕對有足夠「戰力」打贏這場非傳統戰爭。

 從守的角度來說,最重要的是能將個人本身的防護做好,也就是嚴部長耳提面命的「以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態度,進行防疫工作」,以及「用最壞的打算,(做)最好的準備」。就個人而言,必須落實各項防疫措施,包括勤洗手;注意自己身體狀況,有病症立即就醫;食物應徹底煮熟,並注意來源及安全;盡量避免接觸野生或養殖動物;避免出入人潮眾多的場合;無特殊原因,應避免赴疫情高風險國家旅遊等。就單位而言,「最好的準備」包括營區須落實官兵每日體溫測量;完善官兵旅遊史調查。防疫督導小組須扮演好督檢、輔導各項防疫作為的角色;營區進行區隔管理及消毒等。「最壞的打算」就是一旦出現確診病例,必須有完善的隔離及檢疫作為。

 孫子兵法說:「故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其所攻。」這句話既可用於傳統戰爭,也可用於非傳統的防疫戰爭。簡單來說,如果我們要打贏防疫作戰,就必須一方面進行「防衛固守」,讓敵人(病毒)沒有侵犯的空間;另一方面,則要集中力量,向敵人(病毒)的弱點發動攻擊,才能徹底殲滅來犯之敵。全民齊心協力,贏得防疫作戰的勝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