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編裝興革加乘戰力 肆應新挑戰

 美國陸軍參謀長麥康維爾上將近日在華府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演說時表示,未來將配合新裝備與新戰法的引進,調整既有編裝,或成立新型態單位,以充分發揮新式武器裝備與戰術戰法效果。同時,為履行對盟邦及夥伴國安全承諾,未來將編設6個「安全部隊援助旅」,有效提升這些國家維護自身安全,遂行聯盟作戰之軍事能量。

 面對中共與俄羅斯等「實力相當對手」日趨嚴峻的安全挑戰,美軍前陸軍訓準部司令柏金斯上將,於2011年提出「多領域作戰」概念,以「聯合兵種作戰」為基礎,藉整合有形與無形領域之各種能量,打造可在地面、海上、空中、網路、電磁及資訊等領域,創造「機會之窗」的全新戰術戰法。此概念獲得前陸軍參謀長密利上將大力支持,並據以策定美國陸軍未來建軍6大優先重點;其他友軍高層亦表達支持。

 美國陸軍與海軍陸戰隊在2016年底,公布「多領域作戰:21世紀聯合兵種作戰」白皮書,明確指陳未來戰場已不可能存在單一領域各自為戰情況;地面部隊遂行全球兵力投射行動時,須具備「以陸制空」、「以陸制海」,甚至獨立遂行電磁頻譜、網路空間與認知行為領域作戰的能力。基此,陸軍先後於印太司令部及歐洲司令部,各成立一個「多領域特遣隊」驗證單位;海軍陸戰隊則規劃成立「陸基機動反艦打擊部隊」。

 一如1980年代美軍發展「空地整體作戰」概念的歷程,美軍各軍種過去幾年間,已展開大規模新式武器裝備研發,及戰術戰法驗證計畫;同時為因應敵情威脅變化,與未來作戰需求,陸、海、空軍開始推動多項新式武器科研工作,包含極音速武器、高能雷射、遠距精準反艦飛彈、人工智慧型無人載具及情監偵系統,力圖在強敵挑戰下,力保軍事科技與聯合作戰優勢。

 在2018年「環太平洋演習」中,美軍首度針對「多領域特遣隊」進行全員、全裝機動部署與實彈射擊驗證。這支以原陸軍第17砲兵旅為骨幹,納編其他多個專業單位編成的部隊,在最短時間內,完成美國本土至太平洋島嶼的部署,並順利完成反艦飛彈射擊任務,充分展現強大遠距機動部署能力及打擊戰力。然這僅是實現多領域作戰的第一步。

 美國陸軍各師級部隊現有編裝,仍停留在第一次波灣戰爭的模組化型態;且因過去執行中東地區反叛亂任務所進行的調整,在戰術指管或兵力編組上,均不足以肆應「多領域作戰」需求。在火力與機動相結合的基本原則下,火力支援單位逐漸改變為可遂行遠距精準打擊,在電磁、網路與資訊戰支援等任務條件下,原有地面打擊部隊的編裝,必須大幅調整,方能肆應未來「分散式殺傷」的需求。

 這正是麥康維爾上將特別強調「編裝調整對未來戰力發揮極為關鍵」的原因。正如1980年代推動「空地整體作戰」的成功經驗,一個結合戰車、砲兵、機械化步兵、反裝甲、防空、陸航、工兵及建制偵搜單位的美軍聯合兵種師級部隊,戰力絕對勝於華沙公約組織的裝甲師或摩步師。同樣的,未來美軍師級部隊,也應具備執行「多領域作戰」的各種戰術能力,方能有效落實這項全新的作戰概念。

 尤其,在島嶼星羅棋布的印太戰場,執行遠距兵力投射的地面部隊,愈接近第一島鏈區域,愈難獲得空中與海上武力支援。而此區域,卻是美國與中共爭奪制空、制海及制電磁權等方面,最激烈的地方。遂行「分散式殺傷」的地面部隊,不僅要確保自身安全與戰力發揮,甚至必須以遠距火力及戰術運動,為友軍創造掌握領域優勢的「機會之窗」。

 在此嚴苛要求下,美國陸軍的編裝調整,必須使部隊具備分散指管、快速機動、獨立作戰的能力,並盡可能降低後勤補給與基地保修需求。同時配合極音速武器與遠距精準防空、對地與反艦飛彈的部署期程,逐步成立新的驗證單位,並先期完成戰術戰法與準則發展。如此,方能在最短時間內,讓新武器系統與新編裝充分結合,發揮最大效能。

 綜言之,「實現戰法與落實訓練之關鍵,在於正確的編裝」。在人類數千年的戰爭史上,從亞歷山大時代到後冷戰時期,軍隊編裝設計之良窳,一直都扮演著舉足輕重角色。隨著科技進步,「打、裝、編、訓」的連貫性與系統性,更能使軍隊戰力發揮優異的加乘效果。美陸軍未來推動之編裝興革,其經驗教訓與成果,應能提供我地面部隊「聯合兵種營」編裝實驗重要參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