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你好毒

◎偌堯

 有種怨,咬牙刮骨都解不了——她積累在體內的毒。

 提到「毒」字,大夥兒近期特別敏感,躲在長方形不織布後,淡化可供辨識的面容,豎起耳朵窺聽,警戒空氣中各處發作的咳嗽,一聲聲,成為確實指控的例證,誇張到誰只要清清喉嚨,都能迅速啟動連鎖效應,「那人病了,一定是中毒。」沉默大眾竟產生高頻共鳴。

 於是,當下如按了有時效的「靜止鍵」,四周人與物倏地凍結,目光投向持續抖動的背影,在他還來不及察覺,便有默契各作鳥獸散,更甚者,慷慨激昂扛起重責大任,引爆幾日來積累的情緒炸彈,「你有沒有公德心?」未演出肢體擦撞的翻桌片段,卻已見拿起手機打電話報案的畫面。

 好吧!外面世界如此險惡,她觀賞完這幕,忍不住衝下通勤巴士,用力扯了扯兩側衣領,一秒也不敢耽擱直奔公司。

 保全今日眼神怎麼也顯得尖銳鋒利,道道都想刺穿被自動門吞入的每位員工?同樣的,她看不清他那張刻意隱藏的臉孔,只好低頭快步走過。

 當電梯抵達指定樓層,同事們嬉鬧如常,她放輕腳步,漸漸趨近紅毯鋪設的另一端底部——象徵權力地位小隔間所劃設的安全領域——卻在她還沒來得及放下維繫生命熱度的超營養飯盒前,腹中怒火便失控竄燒。

 「為什麼事情還沒弄完?」想也沒想,她向前方撂下狠話,一開口便無法停止,「連你也這樣對我!」似乎認定把稍早承受的驚嚇轉移至年輕工讀生身上,就能緩解胸口鬱悶,「要害我住院嗎?」她愈講愈入戲,那雙立體明眸如凸眼金魚般忽然鼓脹起來。

 誰都明白,她不太對勁。

 好不容易可以開始工作,白色藥袋像故意搶鏡般七零八落點綴著她的辦公桌,真是難以忽略的存在,她時不時撿起其中之一喃喃自語,「我剛吃了?」不確定的恐慌又湧上心頭,她翻找一疊疊沒有答案的資料,掩飾快奪眶奔流的淚水。

 「她這也好哭?」最有害的,其實是暗處窸窸窣窣的耳語。當然,悲劇不僅是一方的責任,「像我這樣,很快會死掉。」感知到什麼似的,她嚴肅吐露凝重訊息,且沒讓接收噩耗的人消化,馬上再表演一口氣囫圇塞嚥幾顆膠囊與錠劑的真功夫,佐證瘟疫糾纏的夢魘並非傳聞。

 下意識斥共事者「白癡」,動不動貶低他人智商的用詞,削弱同儕的憐憫,開始有意無意排擠她,大小事時不時遺漏告知的作為,反倒加柴添火,促使絕境完美鋪陳末日。

 終於,無可挽救的局面,被她精準預言,「只能更糟,很嚴重。」嘴巴滔滔不絕溢出幻象,她沒料到,一句一句最先腐化的,是自己的健康正常心智。

 「你好毒。」她與她攻擊的對象明裡暗裡互批時,意見竟如此契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