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臺灣小旅行

◎琹涵

 最近,我讀年輕作家的書,書的內容寫的是為期一個月的臺灣小旅行。然而,整本書主要還在寫人,風景的描繪不多。人的不同、有趣和溫度,使得這本書變得有看頭,也耐人尋味,和一般的旅遊書大異其趣。

 還真寫得不錯,看來,年輕一代的寫手已然嶄露頭角,甚至出類拔萃,確實令人讚賞。

 然後,我開始想,我出生在屏東,童年在高雄,中學在臺南,大學在臺北。教書時,我在南部的偏鄉白河,那個夏日有著荷花招展的美麗小鎮,後來,我又調回新北市任教,直到退休。幾乎是從臺灣尾到臺灣頭,由南到北。我這麼一個不愛玩的人,然而,生命的軌跡已在冥冥之中有了安排。

 那麼,有一天,我要不要也來嘗試一趟小旅行?

 朋友四散各處,親友故舊多矣。我是一個念舊的人,從小認識的人,無論鄰居或同學也極少「失聯」,總是持續保持聯繫交往,一起長大。這讓我相識的人比較多,甚至被誤以為是「交友滿天下」,其實自己的個性內向安靜,今生從來不會是「人來瘋」。

 我想見的,不會是陌生人,而是熟識的人,尤其是那些曾經相伴一程、同走一段路的人,但願有機會向他們表達自己心中的謝意。

 只是,對我而言,一個月是肯定不夠的,或許需要一季?一季又覺得有一點長遠了。或許,我可以考慮分區、分次旅行?

 我記起自己年少時曾經讀過晏殊的〈清平樂〉:「金風細細,葉葉梧桐墜。綠酒初嘗人易醉,一枕小窗濃睡。紫薇朱槿花殘,斜陽卻照闌干。雙燕欲歸時節,銀屏昨夜微寒。」秋風颯颯,吹得梧桐葉紛紛飄墜,轉眼就要落盡了。秋意上了我的心頭,縱使綠酒淺嘗,仍感到微有醉意,於是就在小窗下,我沉入濃濃酣睡。醒來時,只見紫薇和朱槿都已凋謝,這時斜陽依舊多情地照著欄杆,一片寂靜。眼看那雙燕子就要飛往南方,在我華美的臥房,昨夜已透入些微寒涼。

 秋夜淒清,那樣的滋味卻也很難說得分明。……

 的確,曾經有過的離合悲歡,也教導了我很多,此刻,我已經走在人生的秋日,多少事欲說還休!

 是不是因為這樣,臺灣小旅行因此更讓我躍躍欲試。

 想到生命的黃昏已經逐漸臨近,我的臺灣小旅行,也或許就是我的人生畢旅?真是這樣嗎?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