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未雨綢繆 正視糧食安全問題

 瑞典「科特伯格福斯」基金會日前宣布,為推動糧食系統革新,維持全球生態穩定,將於今年底開始,每年頒發2項各百萬美元的「糧食星球獎」,以獎勵「現有、可擴展的永續糧食解決方案」,以及「可能改變全球糧食產業的創新計畫」,未來並將與德國「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中心」共同主持該獎評選。

 1972年爆發的世界糧食危機,可說是當代討論糧食安全領域的起點。儘管聯合國將2030年前達成全球「零飢餓」作為人類永續發展目標之一,但在過去幾年,解決全球飢餓問題的成效,不進反退。

 全世界每年仍有超過8億人長期處於饑餓狀態,其中1億5千萬人是5歲以下兒童。由於中東、非洲等許多地區連年戰亂,加上日益嚴重的極端氣候變遷,天災與人禍等多種因素形成了「完美風暴」,使全球糧食危機持續惡化。

 設置「糧食星球獎」,不僅展現歐洲科研智庫的人道主義關懷,更反映國際社會尚無力解決人為的政治衝突,唯有積極加強技術能力,方能因應當前糧食安全難題。我們回顧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於1996年舉行的「世界糧食安全高峰會」內涵,當時即定義糧食安全為「任何人不論何時,均能實質獲得充分、安全且營養之糧食,並符合飲食偏好,以確保健康活力的生活」;至2007年「有機農業與糧食安全國際會議」,糧食安全的意涵更為廣泛,包括「每個人都擁有獲得充足優質膳食資源的基本權利,無論國家、民族、家庭或個人,任何時候都能得到適當的飲食,遇有經濟或氣候等突發事件,或季節性糧食供應不穩週期時,不致有缺糧危險」。

 全球糧食安全的挑戰,除了人為因素、氣候災害,與影響農業穩定的生產及供應外,還有全球榖物增產動能降低,民生、工業需求與糧食種植的土地、水源競爭,糧食耗損浪費數量龐大,以及部分地區人口高度集中,形成農漁畜產品產銷失衡等問題。顯然已不是我們過去認知的,只要單純將「糧食自給率」作為衡量指標,提高「生產型農業」產能,即可確保糧食安全。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2012年首度發布的「全球糧食安全指標」(GFSI),為目前國際通用的糧食安全檢視工具,包括支付能力、供應能力、品質及安全等3大面向。依照2017年的排序,全球前5大糧食安全國家,分別為愛爾蘭、美國、英國、新加坡與澳大利亞。我國雖非聯合國會員國,不在GFSI資料庫內,但若計算相關統計資料,我國的年排名,應為28。特別的是,基本上已無農業,且「糧食自給率」幾乎為零的新加坡,始終都在世界前5名,代表糧食自給,並非檢驗糧食安全的唯一指標,這對我國增進糧食安全有所啟發。

 由於國際穀物價格長期低廉,降低我國農民種植雜糧意願,也使我國成為糧食進口國,而糧食消費結構隨飲食西化,以及糧食耗損數量占供應量近3成,形成我國最需改善的糧食問題。因此,未來應考慮分散糧食進口區域,積極與國外農企合作進行農業投資,穩定海外農產供應來源,並透過飲食教育,降低食物浪費,擴大生產具有替代進口性質之農產品。

 事實上,我國農委會等相關部會過去研討確保糧食安全議題,已建構完善監測預警系統,應用智慧科技提高預測水準,以及設置全面性糧食安全指標的結論。顯示我國糧食安全觀念,已破除過去「糧食安全等同糧食自給率」的迷思,與時俱進。

 就國際社會言,鑑於本世紀以來,全球氣候變遷加劇,嚴重危害糧食安全,凸顯糧食充足性、可取得性、食品使用性、供需穩定性等均相當脆弱,需靠各國通力合作,投資長期基礎建設、氣象預測與監控、風險評估與管控等治理機制。共同發展全球、區域、國家、地方、社會等各層級環境適應工程,方能穩定糧食生產、儲存、加工、運銷、市場、使用等環節,並進而減緩氣候變遷衝擊,提供貧困、動亂地區必要援助。

 觀諸近期東非遭遇規模罕見的「沙漠蝗災」,係因當地政局長期動盪,飽受恐怖組織威脅,復因極端氣候進逼,導致大地成為滋養蝗蟲的沃土,讓原本就因連綿戰火,而殘破不堪的地區食物供應鏈,岌岌可危。也再度向世人警示,重視糧食問題與潛在危機的重要性。

 糧食安全屬於國際非傳統、多層次安全領域的重要部分,其議題探討正走向安全考量面向複合化,治理層次由國家向社區、個人遞延化,與安全評量指標綜合化等趨勢。端賴有志之士投注心力,有效解決當前問題,未雨綢繆,確保人類社群永續發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