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志行萬里遠

◎莊雲惠

 國中學生像一團泥巴似地,懶洋洋地說不想上課。

 那想做什麼?「想玩!」赤裸裸的表白,讓我無言以對。

 每每想起也許酷暑難耐,驕陽如火烘烤大地;也許大雨肆虐,淋溼衣衫;也許寒氣逼人,冷風刺骨……不管天氣寒暑,家長總是按時接送孩子上下課。那任勞任怨的辛苦和不懈不怠的堅持,蘊藏多少為人父母的用心與苦心,以及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待。

 孔子說自己「十有五而志於學」,以現代人來說,垂髫之年送幼稚園,或早早就開始學習才藝,因此十五歲才立志求學,時間似乎稍晚了些;但孔子終究能成就一家之言,被奉為「至聖先師」。他所憑藉的是什麼?我想是一旦立志,就身體力行,貫徹到底的毅力和決心吧!

 立志非常重要,只有自己想要好,才會愈來愈好;只有強化心理素質,才能具備充沛的動力,驅使自己向前邁進。

 記得曾經有十來歲學生煞有介事地告訴我:「其實我只要平平凡凡過一生!」心想,在「其實」的剖白之前,有什麼說不得的委屈與妥協嗎?我很想問:他心目中的「平凡」是什麼模樣?所謂一生又多長?望著那空洞的眼神,我悠然一笑,不多加置喙,畢竟人生道路還是得自己去走,未來的答案還是得靠自己去尋覓。

 我很羨慕孔子可以與學生顏淵、季路聚在一起,談論各自的志向。孔子問兩名得意門生有什麼心願?豪氣的子路說,如果擁有車子、華美的衣服、皮裘,能夠與朋友共享,舉凡食、衣、住、行都給與方便,就算用盡也不足惜。顏淵的個性不同,力行修身養性,希望自己即使有善行奉獻,絕不驕傲聲張;勞苦的事情,不交給別人去做。那麼老師呢?「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懷抱濟世理想的孔子念茲在茲期望眾人能獲得照顧,也可以得到朋友的信任。這段記錄於《論語》的師生對談,展現了胸懷志向的光明希望,還有朝著理想奔赴的熱情與活力!

 「我也想玩樂啊!能玩樂,多好!」我開玩笑似地對學生說。玩樂比學習容易多了,安逸比耕耘讓人著迷。可以玩樂,誰想要埋首苦學;若能安逸,誰想要努力追求進境?但生活不應僅是過日子而已,人生數十載也不只是吃喝玩樂,徒然把意志消磨於感官層面的享受。「自古流芳傑士,多從血哭淚盡中走來。歷代高譽賢豪,必自大艱深危上勘過。」總要做些有意義的事,在午夜夢迴之際,才不會感到空虛落寞吧!

 茫茫歲月,滾滾紅塵,如果想充實生命、豐富心靈,就要為自己立定目標,「志行萬里者,不中道而輟足」,唯有不斷前進,不斷逐夢圓夢,才能活出生命的光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