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國軍抗「疫」與民同在 守護健康

 蔡英文總統日前視導陸軍6軍團33化學兵群防疫整備時,肯定官兵戮力完成任務,替國人築起一道強健的防疫堡壘,稱許國軍的專業表現,加深國人信賴,真正是一支「平時能救災、戰時能作戰」的鋼鐵勁旅。國軍從過去抗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到現今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的表現,都顯示總統的期望與指示,國軍均能如期如質完成。

 目前武漢肺炎在世界各國的發展,誠如蔡總統所言「日漸嚴峻」,之前對疫情發展充滿樂觀的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已鬆口表示,全球疫情正處於「關鍵時刻」,若受疫情影響國家不迅速採取行動,情勢恐將「失控」,演變成全球大流行。

 從疫情分布的情形來看,全球目前已擴散至中國大陸以外的44個國家,僅剩下南極洲尚未遭到病毒侵害。從受感染國家來看,病毒的熱點也有轉移到中國大陸之外的傾向,包括東北亞的南韓、歐洲的義大利與中東的伊朗,疫情都已快速增溫;中國大陸之外的全球確診增加病例,已超過中國大陸,死亡案例也不斷攀升。美國哈佛大學流行病專家甚至預測,武漢肺炎會成為新型季節性疾病,1年內全球恐有70%人口會受到感染,顯示武漢肺炎已構成全球性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必須以非常嚴肅的態度面對。

 武漢肺炎對各國的威脅,不僅在於病毒在民間社會毫無預測性的傳布,更在於疫情已侵入軍隊等傳統安全部門,威脅世界各國的防衛與戰力。目前南韓已證實,軍隊受到武漢肺炎入侵,因此下令禁止官兵休假、外出、外宿和探視,連駐韓美軍和家屬亦傳出確診病例。為避免疫情蔓延和出現群聚感染,美韓原定於3月初舉行的聯合軍演,不僅首度延期,美軍第7艦隊也開始全面篩檢戰艦和機隊人員。這個情形顯示,原是國家抗疫堡壘的軍隊,在此次來勢洶洶的疫情侵襲下,若防範不善,極有可能成為病毒攻擊下的犧牲者。

 相對於其他國家失控的疫情,我國對疫情的防範與控制,堪稱全世界的典範。從目前的確診病例數來看,我國迄今出現30餘例,增加數緩慢,僅是零星式的感染,尚無大規模群聚感染情形。之所以能夠在大敵當前下,維持疫情穩定,最重要的原因是能夠當機立斷和防疫戰略正確,包括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日前已提升至一級開設,俱為政府在防疫政策上做出正確的判斷。此外,政府各級部門的資源整合與執行效率,也是重要原因,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國軍化學兵部隊,在消毒作業和安定人心上,皆發揮了重要功能。

 國軍33化學兵群在這一波抗疫的幾個指標性事件中,都能完全按照上級指示,百分百完成任務。包括武漢臺商返臺班機消毒、寶瓶星號下船者接駁車輛消毒,以及鑽石公主號旅客包機返臺等消毒任務。上述事件除受國人高度矚目,也考驗我國防疫網的承受能力。33化學兵群在面對如此複雜、難度高的任務下,仍能順利達成使命,讓人敬佩。

 這些任務的遂行,展現國軍防疫、抗疫的能力,也顯示國軍是一支永遠與國人站在一起的隊伍,「哪裡有需要,哪裡就有國軍」。正因為如此,國軍的表現不但受到三軍統帥蔡英文總統的讚許,也得到國人的信賴。這並不是國軍首次展現對抗疫情與災害的能力,2003年全球爆發SARS期間,國軍化學兵部隊就在政府指示下,協助進行消毒工作。當年最具指標性,爆發醫護人員集體感染,遭臺北市府下令「封院」的臺北市立和平醫院,入院進行消毒的正是33化學兵群。當時,國軍的化學兵部隊全數出動,執行全臺醫療院所和社區消毒任務。不僅如此,國軍還騰出全臺8處營區,作為執行隔離的場所。由於當時抗疫急需負壓病房,政府決定將部分醫院改為SARS病患專責醫院,國軍醫院也擔當前鋒,國軍松山醫院即收治高達300多位病患。除了SARS,歷來登革熱、禽流感、非洲豬瘟等防疫、抗疫工作,國軍也無「疫」不與。這部戰「疫」史,證明國軍是蔡總統口中的「防疫堡壘」,也讓國軍累積了許多防疫、抗疫的經驗。

 歷來抗疫可謂身經百戰的國軍,已鍛鍊出防疫的堅實戰力,足以支援政府對抗武漢肺炎的工作。誠如蔡總統所訓示的,須將「防疫視同作戰」,保持高度警戒,將防疫工作做到「滴水不漏」。因此,所有國軍部隊一定會貫徹防疫指示,落實所有防疫機制,構築防疫的銅牆鐵壁,成為政府對抗武漢肺炎的前鋒。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