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墨緣集】記青春歲月一帖

◎王漢國

 某日,看到一張照片,照片裡呈現的是一座美得像童話般的小鎮,倚河傍海的小鎮,它的姿態是優雅的,它的街道是恬靜的,它的光影也是清晰可人的。

 稍事聯想,若能在這樣一座小鎮上徜徉漫步,不疾不徐,悠然自在,看河觀海,怡然自得,將是多麼靜好的歲月。

  頃刻之間,那座小鎮似乎正在遠方殷殷地向我召喚,不禁讓我想起小時候成長的家園。青春年少,歲月不老。在翩翩起舞之間,它彷如一座直入天際的棧橋,可以供人凌波而上、踏浪而行,在群鷗簇擁下,逍遙容與,遺世獨立。直到天宇深處、綠波盡頭,驀然回首,只見天光雲影,恍惚迷離,竟有著不知昨世今生之感。

 小鎮故事多,有歡愉有悲傷,有青春的浪漫,也有成長的苦澀。腳踏車是我們寄情遠方的夥伴,踏上征途的協力,思前想後,何不就從這倚河傍海的小鎮出發呢?於河海交會處,迎風而立,獨自行吟,思情萬種。期盼著,若有文天祥的歌或濟慈的詩相伴而行該有多好。

 小鎮景致好,有春天的喜悅,有秋天的滄桑,也有酷熱的夏暑和凜冽的冬寒。在那個多愁善感的少年時代,四季自會有不同的安排,又何曾畏懼過風霜雨露?莎翁在《暴風雨》裡的一首〈安魂曲〉唱道:「彼無毫毛損,海濤變化之,從此更神奇」,正是少年青蔥斑斕、奔放不已的情懷。

 少年的情懷熱情奔放,彷似一艘航向遠方的船,在碧海青天之間,尋尋覓覓,永無停泊之日。其實,在少年的青春夢境裡,他一直在尋找接納自己的人,尋找真心愛他的人,尋找屬於他的歷史定位,尋找一座可以安憩的港口。當返航時,他是多麼渴盼著夢已成真。

 且聽吳奇隆在〈追風少年〉歌聲中唱出的少年情懷:「肩上扛著風/腳下踩著土//心中一句話/不認輸//我用火熱一顆心/寫青春//不管這世界有多冷/就讓豪雨打在我背上/就算寂寞比夜還要長//誰能了解我/誰會在乎我/少年的夢」。是的,少年逐夢,無懼風雨,只為了要做個坦坦蕩蕩的追風英雄。

 歷史興亡,古今一同。千秋多少事,盡付笑談中。從小鎮出發的少年,擁有著一顆不變的初心,如今已逾耄耋。回首前塵,有道是:「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少年的我,曾經問過「世間情為何物」,也喊過「人間義在何處」,而如今熾情雖已淡、義薄似雲天,只盼得真情永在,仁義永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