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阿嬤的祝壽金

◎楊文彬

 人生是一條從生活到死亡的單行道,除了悲歡離合交錯,總有必須向親人告別的時刻。

不知是不是阿嬤住進加護病房的日子裡,爸爸經常帶我去拜拜。那天在電視台錄影,主持人提到阿嬤時,我就止不住流淚了。

 阿嬤,您現在過得好嗎?我好想念您老人家!

 那年我還沒讀小學,小蘿蔔頭一天到晚纏著阿嬤四處閒逛,有趣又好玩!

 阿嬤總是一襲輕裝打扮,撐著一把花陽傘,佩戴墨鏡,簡直時髦透頂。我也樂得到處遊玩,盡享輕鬆愜意!沒出門時,阿嬤會要求我乖乖寫字或讀書,但我總有辦法敷衍應付。

 有一天,救護車開到家門口,醫護員緊急搶救,插管、電擊……送醫後,阿嬤被推進加護病房,家屬簽署危急同意書。阿嬤先後坐輪椅又臥病在床,舉凡翻身、盥洗都須專人照護,沒多久便形容枯槁,大人們更倉皇商議因應。

  最後阿嬤還是不敵老化與病魔的摧殘而辭世,留下我遺憾的傷痛與絕望。

 成年後,某日父親告知有一筆阿嬤的祝壽金,讓我墜入往事的回憶裡。父親說,那是阿嬤留給我的紀念品,原來是她生前為我買的壽險。霎時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我趕緊走進房裡,坐在床前,整顆頭埋入阿嬤遺留的棉被裡痛哭失聲!

 我手裡緊握著老舊的指甲刀,它是多年來我常為阿嬤剪指甲,她老人家留下來的遺物。

 阿嬤,您別操心,我會聽話努力生活,當個最乖巧的孫子!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